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足球代理赚流水钱: 第六百八十六章 怎么是你

    季牧爵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轻声开口道;“不如你下午和我一起过去一趟吧。(www.zhangmengxiao.com.cn)”

    “诶?”商竹衣没有想到季牧爵会突然这样讲,有些意外:“可以么?我主要是怕自己不小心说错话,会惹对方不高兴……”

    季牧爵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不会,听说对方是捐赠者的姐姐,恐怕对我这个初次见面的异性,或多或少会有些防备和抵触,但是你却不同,同样身为女人,你们之间或许反而会更方便沟通。”

    闻言,商竹衣略微思考了一下,也赞同季牧爵的说法,于是也没有再矫情推辞,点了点头便答应了下来;“那好,正好周总打电话来给我放了假,我有的是空闲,陪你过去一趟好了。”

    “放假?”季牧爵微微蹙眉,不用商竹衣解释,他也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不过季牧爵并没有对此表示不满,因为即使周总不让商竹衣放假,在这种时候,他也是不可能放放心让商竹衣一个人去上班的。

    于是,他不等商竹衣说些什么,便点了点头;“你最近辛苦了,休息一段时间也好。”

    商竹衣苦笑着点了点头,口不对心地说道:“是啊,也挺好的。”

    说完,她又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然后故作轻松地说道:“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饭吧。”

    “好。”说着,季牧爵揽着她的肩膀,两人一起并肩走下了楼去。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商竹衣收拾了一下烦乱的心情,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已经等在客厅里的季牧爵,她强笑了一下:“我们走吧。”

    季牧爵点了点头,二人一起往车子上走去。

    来到一处地势略显偏僻的咖啡店门外,季牧爵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而商竹衣则直接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这时捐赠者家属……约定的见面地点么?”

    虽然说不出有什么不妥,但是也不难想象捐赠者的家属,现在应该是满心悲痛的状态,为什么会大老远地约他们来到一家偏僻的咖啡店里?这实在有些奇怪。

    她能想到的,季牧爵必然也已经想到了,不过为了颜容的手术能够顺利进行,不论对方耍了什么花样,他都必须去见一见这位捐赠者的家属。

    “你在这里等我。”临到约定地点的门口了,季牧爵却忽然变卦。

    都已经准备拉开车门的商竹衣闻言,愣了一下;“什么?”

    “对方好像有些古怪,你不用跟我进去了,在外面等着。”季牧爵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行!”商竹衣的态度也同样坚决;“我要和你一起去。”

    季牧爵皱着眉头看向她,然后放缓了态度;“说不定只是我太过敏感了,不一定有什么事情的。”

    “那也不行!”商竹衣倔强起来,也是几头牛都拉不回的主儿。

    看着她眼底坚决的神色,季牧爵只好妥协,他先是用手机联系了一下宋溪,稍作安排之后,他无奈地转过头看向商竹衣:“走吧。”

    闻言,商竹衣这才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拉开车门和季牧爵一起走了下去。

    一走进咖啡店里,季牧爵就知道自己刚才的感觉并没有错,因为这家咖啡店虽然地势不好,但也不可能人迹罕至到连大厅里都看不到人影的地步。

    但是既然来都来了,这个时候不战而退不是季牧爵的风格,他沉下心来,凝神留意着周围的一切。

    这时,一位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的神情有些紧张:“二位就是季先生和季太太吧?”

    季牧爵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点了点头。

    “楼上请,约二位前来的人已经在楼上的房间等着你们了。”说着,女侍者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商竹衣有些紧张,季牧爵便伸手牵住了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两人一起往楼上走去,在女侍者的引导下,他们来到一间包厢的门外,女侍者忽然停住了脚步:“这位客人说不希望被打扰,所以我就不进去了,二位请吧。”

    说完,女侍者也不等答话,便生怕来不及似的转身跑掉了。

    见状,商竹衣更加紧张了,但仍旧没有丝毫要转身离开的意思。

    于是,季牧爵只好抬手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包厢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但是还是不难辨别出,长椅上面好像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这让商竹衣暂时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抱住季牧爵的手臂,抬起眼睛去征求他的意见。

    季牧爵仍旧冷静地站在门口,反手按亮了包厢顶灯地开关,近乎刺眼的光线撒了下来,将坐在长椅上的人影找了个清清楚楚。

    “倪……倪璨!”商竹衣最沉不住气,立刻惊呼出声。

    这时,被叫到名字的倪璨缓缓转过头来,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来的人是他们一样,脸上虽然带着礼貌的笑意,但是眼底的温度却一片冰冷;“既然来了,就进来坐一坐吧。”

    季牧爵轻轻地冷笑了一声,似乎很看不惯她这副装神弄鬼的样子,然后牵着商竹衣一起坐到了倪璨的对面。

    “你是从哪里套取的消息,知道我约了人在这里见面的?”季牧爵也没有和她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这次见面是医院从中安排的,而且都是严格按照保密措施进行的,就连约定的时间和地点都是今天一早才确定的,倪璨又是怎么样拿到第一手的消息的?

    被问到的倪璨笑了一声;“季董,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句话用在现在的你身上,正合适。”

    季牧爵没有心情和她开玩笑,沉下了脸色,冷声问道;“到底什么回事?”

    这时,倪璨露出了一抹惨然的微笑;“您难道就没有想过,我其实就是捐赠者的家属么?”

    “我没有闲工夫和你开玩笑,我只说一遍,这次的捐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你如果敢再从中作梗的话,我一定让你后悔出现在我眼前!”季牧爵的心头缭绕着一团火气,如果不想着要从倪璨嘴里套话出来的话,恐怕倪璨现在已经不能这样端坐在他面前和他耍嘴皮子了!

    而此时,一旁的商竹衣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她瞪大眼睛,既怜悯又惊讶地看着倪璨:“难道说……你的……你弟弟他……”

    闻言,倪璨终于有些绷不住了,她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就像是被血腥味刺激到的猛兽一般,看向商竹衣的眼神简直像是要活撕了她一般,她握紧手里的咖啡杯才勉强没有扑过去咬死商竹衣:“是的,我弟弟他在病危通知下达的第二天,就已经……就已经……都是你们的错!但是如果不是季牧爵对我下了死手,让我连工作都找不到,我弟弟也不会因为我交不上医药费而……你们都是杀人凶手!”

    商竹衣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她才惋惜地开口道:“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

    “抱歉有什么用!”倪璨咬牙切齿地吼道:“你们就算跪下磕头,我弟弟也不会回来了!”

    季牧爵听着她们的对话也大致拼凑出了事情的脉络:“所以那个眼角膜捐赠者的姐姐就是你?”

    闻言,倪璨抬手擦了一下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将刚刚失控的脆弱重新掩藏了起来,换上一副冷硬的表情:“是,所以,我根本不需要窃取什么消息,因为就是我约你们出来的。”

    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虽然对你弟弟的事情,我同意赶到很遗憾,但是当初如果不是你暗算竹衣在先的话,也不会招致那样的惩罚,如果要恨的话,按理来说,你应该更恨自己才对。”季牧爵似乎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倪璨的心里不是没有过和季牧爵类似想法,但是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当她发现自责懊悔太痛苦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要向转嫁痛苦和悔恨,于是,季牧爵和商竹衣便成了她心中最好的选择。

    “你胡说!”倪璨厉声喝道:“明明是你心狠手辣,不仅害得我那么狼狈,还导致了我弟弟的惨死,天道好轮回,现在让你有求于我,就是对你的惩罚。”

    “这句话用在这个时候并不合适。”季牧爵似乎一点都不怕激怒她一般,仍旧冷冰冰地说道。

    “你!”倪璨原本就一肚子怨气,现在又被他的三言两语刺激得更加怒火炽盛了:“你简直是魔鬼!”

    “哦?”季牧爵仍旧用一种不痛不痒的语气说道;“看来你对魔鬼的理解不够透彻啊,你现在照照镜子的话,我相信会有更加直观的理解。”

    正在气头上的倪璨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季牧爵这是拐着弯地骂她才是魔鬼!

    “呵,你现在还有心情嘴硬,看来你母亲的病,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嘛!”倪璨知道自己讲不过季牧爵,于是便转换策略,改用激将法了。

    闻言,季牧爵冷笑了一声:“所以,你认为自己手里拿着一双适合给我母亲捐赠的眼角膜,就能让我任由你摆布了的意思,是呢?那你也未免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