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玩外围哪个软件好: 第九十七章 仍在下方

    强烈推荐:

    经过威尔斯的解释,兰朵莉雅、刘璃和斯威夫特三人才终于了解整件事情背后的真相。(www.zhangmengxiao.com.cn)本来兰朵莉雅还以为安卡脑子之前就出了问题,居然以五阶高级的身份参与到这种无聊的任务中来,却没想到这老头子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能摸清楚“混乱元素”的底细,任务成功与否对他来说都并不重要。

    斯威夫特才是真正欲哭无泪的那个,他和安卡本就有着一层师兄弟的关系,同是主修红色元素又都是专精祈灵,当年求学时这位师兄没少照顾自己。却没想到百十来年后的今天被他坑了,连目标都没搞清楚就傻乎乎的参与了进来,最后还闹得个任务失败被俘的下场。虽然凭借高阶法师的身份可以保证性命无忧,但丢面子是一定的了。若是落到其他人手里还算好的,偏偏抓到他们的还是大名鼎鼎的黑洞魔女。天地良心,五年时间对于一名高阶法师来说也不短了,虽然五年里安卡也没少指导他修炼上的问题,但洞窟深处资源匮乏却是没法解决的,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修炼进度受到影响了。

    斯威夫特那哀怨的目光让安卡觉得如芒在背,老法师也不由得在心中暗骂:“当初可是你非要我带你过来,还说什么耽误点修炼时间能得到师兄的指导是我的xìng yùn,这会儿这么看着我是要闹哪样……”

    “好了,剩下那些我帮不上什么忙了。”刘璃收回手,侵入安卡体内的“混乱元素”已经被他抽取得差不多了,至于已经深入冥想空间中那些,他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有靠老法师自己去处理了。

    “刘璃是吧,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若不是有你在估计我已经死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或者你什么时候想去北边游历一番我也可以tí gòng一些帮助。”安卡刻意不提刘璃给他那一脚,他还想着跟这个少年搞好关系,以了解更多关于“混乱元素”的知识。安卡相信凭借自己与威尔斯之间还算不错的关系,让刘璃稍微帮点小忙应该不成问题。

    “我们家刘璃没空。”听了威尔斯讲述了事情的始末,副院长大人哪还看不出安卡那点小心思,本来她对这老头子的做法就很不待见,如今空口白话就想让自己的学生去帮他解决麻烦,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安卡感觉脑仁儿一阵生疼,好不容易找到了解决空间裂口的希望,现在又被黑洞魔女在这里横插一杠,别说是作为小辈的刘璃了,在魔女的威严下估计连威尔斯这个老朋友都帮不了他。果不其然,安卡转头看向威尔斯,明显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爱莫能助的色彩。

    “还有,老家伙,你这条命现在都算是被我家刘璃救下来的,你就没点什么表示吗?”兰朵莉雅在学院执教这么多年,可以说克洛诺斯帝国内的中阶法师,有一大半都跟她有着一层师徒关系。虽然大多数并非她亲自带过的学员,但在学院中见了面那些孩子总会称呼她一声“兰朵老师”。若是奥丁教团国的计划真的成功了,且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战争开局的劣势会让多少学生命丧其中都是犹未可知。正因如此,她对安卡和斯威夫特这两个领头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哦,对,不能没有表示。”安卡已经彻底放下自己这张老脸了,他现在的表现足以用一句“打蛇随棍上”来形容,如今在这位老法师心中,再没有什么比解决空间裂缝更重要了。一面说着,安卡一面从法袍中拿出一本笔记,在看到这本笔记的瞬间,斯威夫特露出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这本法术笔记中,记录了安卡毕生的修炼心得,尤其是关于祈灵方面的修炼方法,更是重中之重,从它在“混乱元素”肆虐中还得以完好保存这一点上足以看出安卡对它的重视。斯威夫特求了他好久,想要借阅这本笔记,在后辈的软磨硬泡之下,这才不得不答应下来。不过老法师也在犹豫,要不要这么轻易就将自己多年积累宝贵经验传给这位学弟,毕竟这都是他一点一滴记录总结下来的。这才是笔记被他随身携带,既没有收在储物空间,又没有交到斯威夫特手上的原因,没想到如今却便宜了刘璃。安卡深知,有两位高阶法师照拂,那些对于普通人来说极其珍贵的储法物品对于刘璃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而新的法术知识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被一名真正的施法者忽视。

    “安卡,那我……”斯威夫特还想挽回一下,他渴望这本笔记好久了,虽然知道此刻并不是插话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回头我亲自教你!”安卡感觉头更疼了,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位师弟魔法天赋不错,不然也不可能修炼到高阶,不过间歇性犯二这一点也着实让人无语。其实安卡心里也一阵发苦,倒不是说真舍不得自己的魔法笔记,只是从斯威夫特的反应上就能看出一些事情奥丁高层那些人对于禁绝山脉的空间裂口,重视程度明显不足。

    奥丁教团国与其他三大帝国不同,它的前身正是发展出祈灵者这个施法派系的宗教组织,以一个法师组织为立国之本的奥丁在施法者的数量和质量上都要强出另外三国不止一筹。强大的实力带来了强大的自信,也让那些高坐于殿堂之上的法师老爷们忽视了潜藏的危险。自禁绝山脉的空间裂口出现异动时起,安卡曾不止一次前往那里进行实地探查,同时再次翻阅了关于数百年前那场战斗的所有资料。老法师已经可以确定,那裂口的另一边,是一个几乎处于未知状态的新世界。

    那是一个极富侵略性的世界,记录中那些奇怪的类人生物悍不畏死的战斗方式让身为高阶施法者的安卡心生恐惧。更不用说对方的实力又是那样强大,数天之内集结起一支几百人组成的队伍并不困难,但若是这些人都具备正式武者的实力,那就不得不让人心惊了。

    教团高层只看到了敌人在法术方面的孱弱,却也不想想,施法者可以作为世界的顶级战力,但正式武者也差不到哪去。没错,或许得益于法术的覆盖范围,在正面战场上法师的确比武者具备更大的优势,但若是对方采取偷袭的战斗方式,被近身的法师面对同阶武者即便还有反抗能力,一身实力又能发挥出几成。要知道,奥丁盛产的是善于调控元素的祈灵者,而不是那些以施法速度著称的持咒者。

    这还没有算上对方的施法者。诚然,在法术运用上,空间裂口中出现的那些生物总会闹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甚至会对同伴造成不小的麻烦。但他们同样擅长破坏已成型的法术,这些怪物以“混乱元素”作为施法的基础,对自己的法术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毫不在意,只要有他们在场,奥丁依靠数量众多的施法者构成的防御体系将变得毫无意义。安卡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醉心于研究这种诡异的元素,以求能在即将来临的世界级战争中,减少“混乱元素”对己方法师的影响。

    刘璃并没有直接接过安卡递过来的笔记,无奈之下,安卡只有将自己的宝贝递给了副院长大人。刘璃清楚,自己只是一名初阶法师,这本笔记被安卡珍而重之地收藏着,绝非什么简单的东西。另外刘璃心中还有一份顾虑,按照刚刚威尔斯的解释来看,安卡虽然有求于自己,但也难保他会动什么歪心思。老法师的确暂时失去了施法能力,但施法者那层出不穷的种种手段绝对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刘璃可不敢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一个并不熟悉的人的品格上。

    安卡为了自己的祖国不惜以身犯险的精神的确让人敬佩,不过这也同样意味着,为了那道空间裂口,他同样可以做到“无所不用其极”,估计一名初阶法师在他的眼中,与地面上爬行的蝼蚁无异。

    兰朵莉雅以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笔记,确定上面并不存在什么陷阱,这才缓缓地将之打开,浏览起上面的内容。笔记上的内容让兰朵莉雅悚然动容,上面记录的祈灵修炼法别说对于刘璃这样一位初阶法师,就连她这个同样精通祈灵的五阶高级都能从中得到很多好处。副院长大人的确没有想到,安卡不仅没动什么歪心思,笔记的珍贵程度也远超自己的想象。

    “唔,你还真是下了血本,以这东西的珍贵程度,差不多能找到几名高阶帮忙了吧,为什么还要盯着我的学生不放呢?”说实话,若不是之前安卡的行为让兰朵莉雅耿耿于怀,为了这本笔记她都有出手帮忙的可能。

    “高阶……呵呵。”安卡苦笑了一声,“别说高阶,就是那传说中才存在的超阶,又有几个能操控那些诡异的红色元素,你的学生已经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呃……好吧,或许还真是这样。”兰朵莉雅不得不接受安卡的解释,“刘璃,你自己决定吧,这本笔记对你的好处的确无法估量,但要不要冒险还得看你自己。”

    “我……”话未说完,洞窟中的几人忽然感觉到大地一阵颤动,虽然还不至于影响洞窟的环境,但震动发生的位置却让他们感觉心中一阵发寒。此时众人所处的地方,是数百米深的地下,而在感知中,那震动却在更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