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国彩好还是外围: 第一百六十二章 储物空间

    刚刚决定启程时间,尚在秘灵城的刘璃,当然不可能知道在未知的地方,有两条巨龙正在将他作为话题的焦点讨论。(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不过就算他知道,暂时估计也没空去管那些对他来说还十分遥远的问题。如今,正有一个巨大的问题亟待他去解决。

    刘璃之前的打算,是拜托凯拉将布雷泽等四名学员传送回艾伦诺城,而自己一行四人则跟随她传送前往禁绝山脉的空间裂口。然而这却要必须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兰朵莉雅的马车。

    施法者传送物品除了自身要有一定的空间要素造诣,传送的物品本身也是限制传送稳定和距离的一大因素。在这方面,体积并不是太大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被传送物品的元素含量。兰朵莉雅的马车再怎么简易,那也是一座高阶施法者的法师塔,即便以凯拉和翠瓦七阶的实力,大概也没办法让它横跨大半个人类文明范围而不出现什么偏差。

    “呐,刘璃,帮我把这个收起来!”松鼠以一袋重量超过二十斤的坚果打断了刘璃的思考。虽然猫娘从来不以力量见长,但再怎么说也是一名正式武者,这个重量的东西如果是武器,用来战斗她可能会不适应,但仅仅是抛过来却没什么问题。若非刘璃力量出众,没准在这猝不及防的“袭击”下都要被一击砸翻过去。

    “你啊,我就睡了这么几天,你又买这么多坚果……哎?”刘璃一边说着,一边将储物空间展开,却惊讶地发现,那个他晋升中阶之后,在兰朵莉雅指导下开辟的小型空间中,此时竟然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刘璃刚刚开辟的储物空间与大多数初入中阶的施法者并无太大的不同,充其量也就是因为精神力凝实程度较高,容积稍大一些,勉强达到边长两米的立方体大小。然而此时刘璃再看,不说立方体空间的边长扩大了十倍,达到了二十米,边缘处也变得极其稳固,再也不用担心收纳的物品被空间乱流卷走这种意外的发生。

    然而不管是容积还是稳固程度,都不过是储物空间变化的细枝末节。最为显眼的,却是那个悬浮在空间最中央位置的繁复图纹。那个图纹,与《空间概论》展示给刘璃的,除了大小和颜色上略有不同,其它不管是形态还是细节,都别无二致。

    刘璃并未花费太长时间,就找到了图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小家伙儿要将图纹安置在这里,但从隐含其上那熟悉的气息却能看出,这分明就是被“闪”和“芒”撕碎吃掉的那一枚。

    与《空间概论》展示出形态相比,储物空间这枚符文大了不止一圈,大体呈圆形的图纹直径足有五米有余,却不会对收纳的物品造成任何影响,仿佛不在同一个次元一般。而最让刘璃惊讶的却不是它的大小,而是那熟悉的颜色和有规律的脉动,与冥想空间中的湛蓝——完全一致。

    将精神力沉入冥想空间刘璃做得是驾轻就熟,可将意识完全沉浸在储物空间中却是头一遭。以往不管是收纳还是取用,他都不过是将注意力放在所需的物品之上,除了最初开辟储物空间时,刘璃便再没有太过注意这处空间本身的情况。

    也不知是不是无所不在的世界意志在作祟,每一名施法者开辟储物空间的机会只有一次,曾有不止一名施法者妄图肆意改变储物空间结构,最终导致空间损坏,大量珍贵物品被卷入空间乱流之中,不知所踪。不过迄今为止倒是没听说过有施法者的储物空间出现彻底崩溃的情况,只是这东西损坏之后想要修复,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以上这些,都是兰朵莉雅在刘璃开辟储物空间时告诉他的。

    刘璃的精神力缓缓探入图纹之中,不敢有丝毫过重的动作,生怕影响图纹的运作,给储物空间造成损伤。只是在精神力融入图纹之后,刘璃却发现了一个问题——与储物空间中的湛蓝图纹有联系的,不仅仅是带他穿越到这个世界那神秘的湛蓝,还有与湛蓝一样位于冥想空间中,《空间概论》赋予他的图纹。这倒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毕竟两幅图纹不仅形态一致,并且系出同源。只是他在“空间行者”上烙印下的精神力印记,同样跟这枚图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就在刘璃的预料之外了。

    涉及到自己的储物空间,刘璃哪敢大意。他认识的所有施法者中,在空间要素上造诣最高的非兰朵莉雅莫属。只是此时老师不在身边,甚至距离太远根本联系不到,他能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对待自己还算友善的七阶白龙……或者“天空贤者”凯拉了。只是那位喜欢装嫩的白毛……她给刘璃留下的心理阴影还没消退呢。

    冥想空间和储物空间对施法者来说,前者关乎未来的成就,而后者的作用则体现在平时生活中的便利性上,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而刘璃现在的情况更为复杂,他可从未听说过有哪位施法者的这两个空间会产生什么过于密切的关联。虽然暂时还没发现什么问题,但他依然不敢怠慢,直接触动了凯拉留给自己的精神印记。

    “哟,小刘璃准备得很快嘛……嗯?”凯拉眼见刘璃愁眉不展的样子,哪还看不出来他并非是为了通知自己出发,而是遇到了难题,“出了什么事情?”

    “刘璃?你怎么了?”刘璃还没有开口,刚刚抛过来一袋坚果的松鼠先忍不住了。猫娘哪里想到一袋坚果就让刘璃变成了这个样子,甚至不惜触动凯拉留下的精神印记。

    “啊,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马车的事情。”刘璃可不想让松鼠替自己担心,赶忙找了个借口,同时以“心灵沟通”示意凯拉稍安勿躁,免得让敏锐的猫娘看出端倪。

    ……

    “好啦,小刘璃,现在可以安心说说了吧,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跟着刘璃来到他的房间,凯拉才开口问道。翠瓦也在此时显出了身形,这条巨龙比凯拉更清楚刘璃的真正身份和未来需要肩负的责任,对刘璃的状态也更加关心。

    “我的储物空间,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变化……”刘璃将自己遇到的问题明明白白地讲了出来,不敢有丝毫遗漏,毕竟现在他能指望的,也只有面前这两位超阶了。

    “咦?你这件法袍……倒是有点意思,它叫‘空间行者’是吗?”回应刘璃的并不是凯拉,而是白龙翠瓦。它没等刘璃回应,直接双翼一震,向着刘璃猛冲过来。白色元素凝聚成的形体可以在虚体与实体之间任意转换,而这条白龙,正是利用这种与高阶施法者掌握的元素化形体类似的状态,融入了“空间行者”之中。

    “啊,果然是飓风蝶的蚕丝!”翠瓦虽然整条龙都融入了法袍之中,可声音里带着的喜悦却是显而易见的,“想当年我的龙巢里就有一张铺满了这种蚕丝的大床!啊~真是熟悉的感觉……”

    刘璃此时是一头黑线,满怀希望的他本以为翠瓦刚刚的话,意味着这条强大的白龙找到了储物空间异变的原因,哪成想它只是怀念自己曾经的床。凯拉以手扶额,虽然近千年的相伴让她知道,自己这位共生的同伴偶尔会脑子脱线,却也没想到这毛病会在此时发作。

    “哈,小刘璃,安心吧,你储物空间的变化不是什么坏事。”虽然刘璃看不到翠瓦的身影,却明显感觉到它在法袍上打了个滚,换成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虽然好多事情还不能告诉你,但……嗯,这么说吧,你和空间要素的相性非常好,而卡洛洛的那本书和这件法袍只是起到了一个‘引子’的作用,让你对空间要素的亲和性提前觉醒了而已。”翠瓦当然没忘记正事,它知道刘璃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

    “说起卡洛洛那个小姑娘,她和小凯拉的性格挺像的,当初在我的世界里也是……”

    “翠瓦……”凯拉的动作由单手扶额变成了双手掩面,她知道这条白龙的老毛病又犯了,后面这些话绝对是说漏嘴所致。

    “啊!忘掉忘掉,快把刚刚我说的都忘掉!”

    翠瓦哪还顾得上继续打滚,这条脱线的白龙飞快地以白色元素凝聚成形体,尾巴缠住刘璃的脖子,四只精致的龙爪抱着刘璃的脑袋,嘴巴大张着,咬在刘璃的头上,好像这样做能让刘璃忘记刚刚听到的话一样。

    “哎?你没事吗?”在凯拉看来,刘璃此时的表情出奇的淡定,哪有一点脑袋被一条龙含在嘴里的样子,别说害怕,他还有闲心平整了一下在翠瓦凝聚形体时变得稍微凌乱的法袍。

    “啊,没事,习惯了。”

    刘璃却是很习惯,跟兰朵莉雅学习时,被一颗黑洞挂在头上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而翠瓦此时咬着脑袋的力度和龙口的大小,都与他熟悉的黑洞别无二致。再加上得知了储物空间的变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心中的担忧终于消弭无形,他现在甚至想把“闪”和“芒”唤出来吸一会儿猫——在艾伦诺时,头上挂着黑洞怀里抱着猫是刘璃的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