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西安大学生外围: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圣域的日常

    “嘿!小刘璃,要不要过来尝尝我新酿的酒?”

    “结,你又取笑我,明知道我不能喝酒的。(www.zhangmengxiao.com.cn)。”刘璃面带微笑地回应着,“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去哲那里一趟,他好像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啊,你别总惯着哲,现在他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找你帮忙,再这么下去龙都要废了。”

    回到房间的刘璃脸上的微笑迅速消失,心中不断地呼唤翠瓦的名字,可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虽然白龙大长老一再保证,在这个残破的世界里,时间的流速比奥德大陆快得多,但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将近一年,再加上之前在混沌中飘荡了不知道多久,刘璃心中的焦虑感也与日俱增。

    近一年的生活中,刘璃对这座龙城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总数不到五千,却实打实的都是白龙。其中太古龙仅剩大长老,他是那场灾变中,留在“天界”的唯一一名幸存者。远古龙不到二十条,皆是长老会成员,统筹规划着龙城的一切。古龙则要多一些,数量在三百左右,它们负责直接管理这座城市的各个方面,刘璃刚刚来到龙城时,遇到的那位国字脸大叔,就是一条古龙。最让刘璃意外的,是壮年到老年这个阶段的龙族数量意外的少,仅比古龙多出一些却也数量有限,加起来也不过六百之数,它们的任务是教导后辈。青年龙与幼年龙的界限并不明显,它们是这个残破世界的基石,数量足足超过三千,虽然这些年轻人……龙看似悠闲度日,却没有任何一位是无所事事的,它们总能找到需要自己去完成的工作。最后还有不到一千条雏龙,它们就完全属于嗷嗷待哺的孩子了。刘璃甚至有幸在大长老的带领下,参观过龙城地下深处的“孵化间”,那些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龙蛋,就是这座圣域的未来。

    这些巨龙心性上与凡人并无不同,都有自己的兴趣和喜好。就拿哲来说,他最喜欢饲养小动物,在灾变中幸存的物种有不少都是他在照料的,比如那只在巨龙环伺的环境里,每天活在恐惧之中的肥狮鹫……

    其实刘璃在龙城中的生活还算不错,至少算得上是个小有家产的“富人”,这得益于翠瓦留给他的那些晶石。在这座圣域里,那可是硬通货,刘璃曾经计算过,就算他每天什么都不做,也足够他在这里安安稳稳地生活个几千年。就算每天都去挥霍,吃最好的食物,喝最醇的美酒,穿最华贵的衣服,也足以撑个千年以上。当然,一来他不会这么做,再则他也不喝酒。

    唯一支撑日渐焦虑的刘璃没有做出失去理智的行为的,并非源自他人,而是他自身的精神力状态。与翠瓦共生之后,可以自由运用的精神力被压缩到仅剩三成,虽然刘璃也不确定,精神力的逐渐恢复究竟是源自自身实力的提升,还是因为翠瓦正在逐渐恢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如今可以自由掌控的精神力已经恢复到了超过七成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他只等精神力恢复如初时,翠瓦是否会带来他想要的结果。

    “唉,还是吃点东西吧,下午还要去帮哲照顾那只肥鸟。”刘璃摇摇头,低声呢喃着,像是要把焦虑从脑海中甩出去一样。帮哲去照顾那些从未见过的神奇生物并非出于兴趣,只是刘璃觉得自己必须找点事做,才不会被心中的焦虑压垮。

    看着花了半个小时准备的午餐,刘璃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成就感的,虽然依然比不上擅长厨艺的兰朵莉雅,但比起之前生活在艾伦诺城时的自己,已经进步很多了,至少不会再出现将肉排烤焦,或者忘记加入某些佐料这种失误了。

    匆匆填饱肚子,来到饲养场的刘璃,再次感觉到了饥饿……或者说嘴馋。倒不是说他想跟这些奇形怪状的异兽们抢食,只是在饲养场这种专门规划出的,有特殊作用的场所,都会或多或少的用上一些翠瓦给他的晶石。

    依白龙大长老所说,这种晶石是构成“天界”的基石。在那场灾变中,天界的根基完全损毁,但这种基石却有近半被汇聚在这座圣域之中。“天界”再怎么小也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光耀之城虽是世界的中心,但在“天界”崩溃之前,这里蕴含的基石也不足整个世界的万分之一。那些基石也是这座圣域能跨越万年,保存至今仍能正常运转的主要因素。

    “嘿,刘璃,我叫你过来帮忙可不是让你对着基石流口水的。”基石的存在对龙城的居民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即使是哲这样的青年龙也知道这些晶石的作用。

    基石对于龙城的居民来说,并非用一点就少一点的不可再生资源,任何一个世界,想长久地存在下去,资源的消耗和再生都要构成一个完整的循环。龙城的老年龙数量如此稀少,除了因为老年龙与古龙之间那难以跨越的生命跃迁鸿沟,另一个原因就是它们为了圣域永存,自发放弃了生命,将躯体与灵魂还原成白色元素,凝聚出本源魂晶。虽然老年龙凝聚出的魂晶不够纯粹,但其庞大的数量也足以支撑地下孵化场的正常运转了。

    “啊,好吧好吧,你这个连收敛龙威都做不到的家伙,要不是你成天吓唬大胖,那天它也不会坠下去。”

    “谁让卫大叔说得那么急,我稍一不注意这只肥鸟就被吓到了。”当初从天空坠落的经历已经成为哲人生……龙生的一大污点,“再说还不是因为这只肥鸟胆子太小,我天天都在喂它,居然还会被我吓得忘记怎么飞行。”

    “还有这里的规矩也很烦,还说什么在城内不能现出真身,城北训练场又常年被幼龙们占着,我感觉自己都快忘记怎么飞行了。”哲显然没有停止抱怨的打算,近一年的时间,这条青年龙已经和刘璃成为了不错的朋友。一人一龙居住的房子紧挨着,本就是邻居,再加上刘璃对这个“坠落”的家伙印象深刻,是以时不时地给它一颗来自翠瓦的魂晶加餐,如今哲已经是青年龙中实力最强的存在了。

    “你也不想想,若是你们可以不受限制的现出本体,这座城得乱成什么样子。”刘璃一边将草料和肉食捣碎,喂给瞪圆双眼坐等投食的肥鸟,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那……那个,刘璃。能求你一件事吗?”哲欲言又止,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怎么了?”在刘璃的印象里,这条青年龙的性子跟布雷泽有些像,都是做事不经大脑的二货,倒不是说它不够聪明,只是很多时候都懒得动脑子。能让它这样犹豫,刘璃一时也猜不到它有什么打算。

    “可以再给我一枚魂晶吗,今天晚上,我……我想约结出去。”化为人形的巨龙满脸通红,显然是在害羞。

    “哦嚯,哲你这是打算追求结吗?”刘璃倒不是特别惊讶,不过他也没有打算轻易答应哲的要求,而是继续追问道:“哲,按理来说,我应该支持你的,不过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究竟是真的看上了结,还是仅仅为了她酿的酒。”

    哲的嗜酒如命比威尔斯更胜一筹,刘璃必须问清楚这一点。名为结的雌性白龙同样是刘璃的邻居,只是因为大部分时间用在酿酒上,所以与滴酒不沾的刘璃没有过多的交流。不过刘璃依然记得,在他刚刚选定居所,将自己的“家”安置在青年龙聚居地时,没少受结的照顾。

    “呃,这个……都有,都有。”哲冷汗直冒,近一年的相处让他了解刘璃,猜得到如实回答的结果,却又不想欺骗这个异族的友人,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唉,我就知道……”刘璃实在不知道该作何评价,不过这虽然与他的理念不符,但在巨龙之间却是司空见惯的。他最终还是答应了哲的请求,毕竟从未有其它雌性巨龙让这位友人产生过好感,不过刘璃还是留下了一句话:“好吧,仅此一次。”

    “啊!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的朋友!”哲瞬间变得神采飞扬,差点现出真身长嚎一声,丝毫没有注意到趴在角落的可怜狮鹫瑟瑟发抖的样子。

    ……

    “威尔斯,做得不错,你这种战术,倒是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坐在案边的伟德罗一点也没有受伤后虚弱的样子,声音依旧是那样中气十足。

    “还得多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威尔斯啜了一口自艾伦诺城带来的蜘蛛酒,面色微醺,嘴上客气了一句,可神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流露出与兰朵莉雅如出一辙的张扬,“不过将军你这次可以说是颜面扫地了,帝国铁壁的威严啊……”

    “呵,只要那群拜尔崽子上当,其他问题不过是细枝末节罢了。”伟德罗目光深邃,显然在下一盘大棋,“怎么样,这些天那边的动向如何?”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那就好,不过你小子喝得那么开心居然不说分我一杯,也不想想究竟是谁允许你在军中饮酒的。”

    “将军,领军饮酒是不对的。”威尔斯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将酒壶挂在腰间。

    “好你个臭小子!这话谁说出来都可以,唯独从你嘴里冒出来才会让我这么不爽啊!”

    “虽然你是将军,但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威尔斯硬气地回应着。开玩笑,从艾伦诺带过来的蜘蛛酒本就不多,作为一名资深酒鬼,他才不会与别人分享,即使那个人是“帝国铁壁”伟德罗?凯诺,也绝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