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赌外围是什么意思: 第一百九十二章 士兵们,拿起武器!

    “又是异空间吗?”从龙城出来之后,刘璃对深入异常空间多少会产生一些排斥,虽然在龙城停留的一年对他来说利大于弊,但那毕竟是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任何熟悉的人,这种感觉让他很不适应。(www.k6uk.com)

    不过很快,刘璃再次安下心来,他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异常空间,只是利用迷锁构筑的障眼法而已。莫里哀可不知道刘璃具备极其出众的空间天赋,身还穿着能够强化“空间要素”的法袍,自然不会为迷惑一名中阶下太大功夫。

    “此地名为黑暗空间,是这座城市中迷锁的一部分,你可以尝试各种法术,只要能从这个空间逃出去,就算你过关。你可以在这里尽展所学,不过若是你的老师没有指导过你关于空间要素的知识,那只能算你倒霉了。”莫里哀的脸挂着自信的微笑,毕竟刘璃展现出的实力仅仅是中阶,“那么先让我来看看,你究竟师承何人吧。”

    刘璃实在不想打击站在不远处这位高阶法师,只是在他的眼里,这“黑暗空间”实在是漏洞百出,若非有“迷锁”的加成,刘璃觉得自己可能要无聊的打个哈欠……好吧,即使有“迷锁”加成他还是这么做了。

    “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态度?”莫里哀当然有理由将他的不满发泄出来,主要是刘璃的表现实在是太过目中无人了,“看样子我有必要给你增加一些难度。”

    刘璃当然不是故意要激怒一位高阶施法者的,只是“生命符文”产生的效果是双向的,这让他面对莫里哀时,没办法表现出面对其他高阶时的恭敬。而且身为半精灵的莫里哀看起来太过年轻,刘璃在他身完全找不到面对长辈的感觉。

    在对方的主场正面对一位被激怒的高阶,刘璃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将“归亡”紧握在手中,瞬时间,那熟悉的黑洞大阵再次被他施放出来。

    “你……你是那个魔女的学生!”这下子轮到莫里哀惊慌失措了,看他这反应就知道,这位半精灵曾经与兰朵莉雅打过交道,而且过程貌似不是十分愉快。半精灵左顾右盼,似是害怕某个魔女突然出现这处空间之中。

    ……

    “士兵们!拿起武器!”

    奥罗沙堡外围的正面战场,随着指挥官的呐喊,精钢制成的长剑被士兵从鞘中抽出,形成一片钢铁交织而成的森林,明晃晃的利刃,映照出的是那些或是年轻、或是苍老,但皆不缺少坚定信念的目光。

    增益法术的灵光层次分明地覆盖在士兵身,辉光利刃、霜寒铠甲、阴影披风、巨力术、生命绽放……带着各种色彩的法术按照既定的顺序闪耀,让这些普通士兵的战斗力直追正式武者。法术加持带来的不仅是战斗力的提升,它焚烧着士兵的理智,激发了他们体内本就沸腾的血勇。

    “杀!把这些拜尔猪猡赶出我们的土地!”

    “杀!为了克洛诺斯的荣耀!”

    “杀!为了美好的明天!”

    “杀!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后辈!”

    金铁交鸣之声与飞溅的鲜血组成了这天地间唯一的旋律。这是一场无关善恶的战争,一方为了肥沃的土地,心怀对更理想的生存环境的向往。而另一方,则是为了保护生活在熟悉的土地的家人。

    当士兵与士兵混杂在一起,形成犬牙交错的态势之后,位于战阵后方的施法者,也开始了与远方那些同行的交锋。

    “第七小队,一点钟方向,距离四百五十米,阴影之矛准备……放!”随着小队长一声令下,在不远处的天空中,由黑色长矛形成的疾雨轰然坠落,只是在这矛雨之中,一个乳白色蛋壳般的防御法术自是岿然不动。

    “第四到第六小队,去帮帮七队,把那个蛋壳给我砸掉!”眼看久攻不下,希斯曼这才第一次开口。随着他的命令,暗影之矛的密集打击中,逐渐出现了一抹艳丽的红。致命的流火紧随着黑色长矛急坠而下,乳白色的蛋壳在接连不断的打击中轰然崩塌,碎成齑粉崩散开来,而处于防御之中的两队拜尔施法者,则在黑矛与火焰的轮番打击中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呵,这小子,干得不错。”奥罗沙堡中央的法师塔中,威尔斯正坐镇此处,战场的一切皆在他眼前展现,无一处遗漏。当他看到希斯曼的表现之后,欣慰地点了点头,脸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来吧,科伦,我倒要看看,破除了我的连锁序列之后,你又有多少余力来进攻我镇守的沙堡。”

    “哼,这就是你所谓的干得不错?跟刘璃比起来简直差远了。”兰朵莉雅正站在威尔斯身边,她自然看到了希斯曼的表现,却是对此嗤之以鼻。

    “好了,兰朵,对年轻人要宽容一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刘璃那样的天才。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的宝贝学生究竟去哪里了?”

    “呵呵,前两天灰角佣兵团抵达奥罗沙堡之后,跟我说那小子跑去莫里哀城了。”兰朵莉雅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幸灾乐祸,“我想莫里哀一定会继续搞他那熟悉的试炼,我很期待他发现刘璃是我的学生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哈,这的确是值得期待的事情,等刘璃回来一定要好好问问。”威尔斯悠然地将腰间挂着的酒壶摘下,猛灌了一口所剩不多的蜘蛛酒,“真希望这次刘璃能让那个臭屁的小子能吃点苦头,一个纯粹的学者型法师而已,就算到了高阶,还能反了天不成。”

    “噗,威尔,我记得莫里哀的年纪应该比你大吧。”

    ……

    “你你你……你别过来啊,你再靠前一步我可要不客气了!”在阿菲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莫里哀一边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法杖,一边仓惶地后退着,而那个手持一把巨镰的年轻人正携着漫天黑洞缓步向前。

    刘璃的脸色是懵逼的,心中是崩溃的,任凭他脑洞开得再大,也想象不出一名高阶施法者会有这种表现。同时他也不得不感叹“黑洞魔女”的威慑力,莫里哀显然已经吓破了胆子,刘璃现在倒是很好奇自己的老师究竟对这位半精灵做过什么。

    “那么尊敬的莫里哀法师,您给我的考核,算是通过了吗?”刘璃一向是懂礼貌的好孩子,只是跟兰朵莉雅相处久了,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通过了!通过了!我这就安排你和你的朋友出城!”

    “呜,小哀……好丢人。”阿菲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精神,回过头去,再也不愿对眼前的闹剧多看一眼。

    “通过了就好,那我出去等您了。”刘璃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漫天黑洞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直径超过三米的黑球,随后闪身没入其中。

    “这……”刘璃最后露这一手真正地震惊了莫里哀,他一直对自己创造的黑暗空间信心十足,却不想区区一名中阶就能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脱离出去,还表现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不过旋即他又苦笑一声,喃喃自语道:“该说不愧是黑洞魔女的学生吗?”

    “小哀!你太丢人啦!”阿菲紧紧地揪着莫里哀的耳朵,不满地抱怨着。

    “没办法啊,这可是她的学生,魔女的恐怖你不是一样深有体会。”莫里哀除了苦笑,也做不出其他表情了,“不过他刚刚脱离空间的方式……让我觉得莫名的熟悉啊。”

    “他离开的方式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我倒是觉得很正常啊,平常我出入这里不也是那么做的?”

    “对!问题就在这里!”莫里哀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名为狂热的神采,“他只是一个人类,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最纯粹的人类,那么他是怎么掌握穿梭的?必须要搞清楚这一点,不然我研究的迷锁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小哀……你打不过他呀!”

    莫里哀此时只想掐死身边飞舞的这只没心没肺的小妖精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不提这一茬能死啊!

    ……

    “科伦院长,能麻烦您再次出手吗?”诺顿此时的语气虽然算不低声下气,却也是一脸赧然,他之前为了将科伦骗来前线,谎称卡尔身陷克洛诺斯帝国,但当荒芜学院院长向他索要证据时,谎言的败露却成了必然。

    “哼,我之前的出手已经是坏了规矩,而这一切的责任都在你!”

    科伦是个瘦小的老头,但他的脾气却与身高截然相反,若非考虑到诺顿领军身份,他已经将这个敢于欺骗六阶施法者的家伙带回去惩治一番了。

    “院长大人教训的是,可是若不能趁着现在打开局面,等到对方重新布置连锁序列,这场战争再想取胜怕是很难了。”诺顿也是被逼无奈,他可没想到奥罗沙堡的防御体系被攻破之后,克洛诺斯一方会有那么大反应。那种不惜一切,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死守不退的劲头,让见惯了大场面的他也心生寒意。

    “你真以为打破威尔斯的连锁序列是那么容易的事吗?有那么多中阶辅助,那种防御已经达到了六阶的程度,即使是我,现在也没有余力帮你更多了。”

    科伦轻叹一声,叹息中带着无奈,虽然他早就知道,拜尔的施法者在整体实力要逊色于克洛诺斯帝国的同行,却没想到差距会如此之大。尤其是新晋的高阶,根本没有能与威尔斯和兰朵莉雅那样的天才比肩的存在。

    “唉,算了,我就拼着这张老脸不要,最后帮你一次,不过结果如何……那就听天由命吧。”科伦面露苦色,“另外,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次我出手时已经察觉到,那个魔女……已经抵达奥罗沙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