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足球外围吧: 第二百零七章 心武“狂”

    刘璃强行将注意力从手中的辉石转移到眼前即将开始的比斗上,他经常与琳对练,对小萝莉的实力知根知底,刘璃希望在这场战斗中,见识一下圣地中同阶武者的水平如何。(www.k6uk.com)同时刘璃也很是好奇,之前托伦斯提到的“心武”究竟是什么,与外界传承的武技究竟有何不同。

    善用重武的人往往喜欢通过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势大力沉的攻击摧毁敌人的防御,琳也是如此,但此刻对上实力相当的托伦斯,却是陷入了久攻不下的境地。

    这位圣地出身的年轻天才将手中一杆长戟舞动得水泼不进,对武器的掌握妙之毫巅,甚至还要超过当初刘璃对长枪的掌控。战戟虽然属于长兵器范畴,但同样也是重武的一种,虽然挥击速度不够迅速,但那月牙形的狭长刃口却也给小萝莉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托伦斯之所以能与琳战得个势均力敌,与小萝莉尚未熟悉手中的武器也有一定关系。虽然琳手中双持的斧头同样被冠以一个“重”字,但在分量上却尚不足“莽”和“蛮”的三分之一,这轻飘飘的感觉让琳心里多少有些没底。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小萝莉已经越来越熟悉“莽”和“蛮”之间,通过“归返法阵”产生的联系,此刻却不得不抑制住将手中的武器投掷而出的冲动,这让她整体动作的流畅度也不及平常的一半。

    托伦斯同样惊讶,此时他那属于圣地武者的自信已经渐渐动摇,从一开始就抱持着防守反击态度的他,在琳密不透风的攻击下,完全找不到半点反击的机会。小萝莉以双斧划出的轨迹,在他周遭织成了一张大网,虽然还不至于抵挡不住,但那反击的机会,却往往是直觉敏锐的琳布下的陷阱,虚虚实实让人难以分辨,而且随着琳对武器的逐渐熟悉,这张网还有愈发严密的趋势。之前略微吃了点小亏的天才再也不敢轻视这个小女孩儿模样的外来者,渐渐地将刘璃最希望见到的东西展示了出来。

    心武——着重于一个“心”字,它展现的并非是一般的战斗技巧,而是一种综合了战斗的心态和武者的性格,最终形成的一种神奇的力量。“心武随心,心随意动。”说得正是托伦斯此刻的状态。

    刘璃最初还看不懂这种从未接触过的能力,不过他身边有一位尽职的解说,正是那个邀请二人下场比斗的中阶武者。

    费雷德是一名中阶巅峰武者,与“暴龙王”爵德境界相当,他是巨兵镇的中阶导师之一,也正是有他在一旁讲解,刘璃终于对这种名为“心武”的力量有了初步的认识。

    “托伦斯的心武是冷傲,当他启用心武战斗时,对自身的掌控力会进一步提高,一般体现在出手的精准程度上。”费雷德虽然还没有晋升高阶,但他的眼力与奥德大陆上那些初入高阶的武者相比却只强不弱,甚至在这圣地里,同境界的武者能超过他的也是屈指可数,他的讲解在刘璃听来每每都能切中要害,“你看,比如刚刚这一击,小姑娘在格挡时有个卸力的动作,这明显又是一个陷阱,紧随而至的应该是一轮疾风骤雨般的打击,若是没有开启心武,托伦斯没准又要吃个小亏。不过在冷傲状态下的他,却在兵刃交击的刹那察觉到了那细微的差别,这才果断后撤,利用武器长度的优势反身横扫。”

    刘璃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一幕,发现费雷德将两人交手那一瞬间的变化分析得一清二楚,不由心生敬佩。若是没有他的讲解,刘璃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短暂的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哪怕他一直开启着“全知”状态,亦是如此。

    “我们圣地的武者之所以普遍比外界的同阶要强,一是因为辉石的存在,可以毫无顾忌地跟同样境界的人交手,即使全力以赴也不会担心有性命之忧,但最主要还是因为心武的存在。”费雷德没有继续关注场中的战况,而是开始跟刘璃闲聊起来,“你们通常所说的武技,我们这里管那叫身武,只有将身武与心武结合在一起,才是真正完整的武技。”

    暂且不提费雷德的解说,场中琳的情况已经愈发不妙起来,进入“冷傲”状态的托伦斯,表现与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此刻他才是那个“织网者”,而小萝莉则变成了陷入网中的飞虫。

    “那么这种心武该如何领悟呢?”刘璃开口问道。他并没有太过在意这场比斗的输赢,能赢固然是好,即便是输了,琳也没有性命之忧,权当是一场历练,他相信与同阶武者交手,琳能从中收获很多经验。在刘璃看来,这就足够了。

    “因人而异吧,虽然有些心武出现的几率比较高,但放在不同的人身上表现出的形式也多少有些差别。比如坚毅就是圣地中极其常见的一种心武,但放在不同的人身上,却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有人进入坚毅状态后,抗打击能力会大幅度提升,而另一些人,则可能获得强大的恢复力,还有些同样领悟坚毅心武的人,得到的却是力量上的提升……不一而足。”费雷德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撇了撇嘴,才继续说道:“正因如此,领悟心武的过程也各不相同,甚至有些……嗯,算是天才吧,可能睡一觉做一个梦就莫名其妙地领悟了心武,实在是……让人不知该作何评价。”

    刘璃听了也是一阵无语,他也没想到名字显得那么高大上的“心武”领悟的过程竟是如此匪夷所思,甚至没有一个定式,本来他还想尽快尝试一下,看能不能领悟这新的力量,现在看来只有随缘了。

    “嗯,其实说全无规律也不尽然,不然我们圣地的武者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领悟心武,虽然我也没试过,但听前辈说,在战斗时越是专注,就越容易领悟属于自己的心武。只不过我是那种喜欢算计到每一步的武者,领悟心武探的时候也是机缘巧合,所以完全不知道这种说法究竟是真是假。”

    就在刘璃和费雷德在场边讨论“心武”的话题时,比武场中变化再起。

    琳不想输,她并非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但唯独在这圣地之中,面对这些表现出高人一等态度的“天才”,她不想失败。让琳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她此刻虽然落入下风,但内心却一点也没有要输的感觉,战斗中的小萝莉愈发平静,只是她隐约能察觉到,被掩埋在这平静之下的,是那暴烈的火焰。

    开启了“全知”状态的刘璃能清晰地察觉到琳身上的变化,最显著的特征是她的双眼。小萝莉双目赤红,但那赤红却晶莹剔透,那是冷静与狂躁交织在一起形成的色彩,那双眸子,正熠熠生辉。

    再一次格挡住托伦斯长戟的挥击,琳的情绪仿佛终于喷发的火山一般,熔岩冲破了山岩的阻隔,猛烈地爆发开来。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长啸,小萝莉身上猛然迸发出一股滔天的气势,冲破了重重阻碍,直上云霄。

    “这是!心武觉醒!”费雷德惊呼出声,他之前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一个从未接触过心武,甚至连“心武”的概念都未曾了解过的小女孩儿,会在第一次与掌握“心武”的武者对战时,觉醒这种不可言明的力量。

    刘璃只感觉,小萝莉身上升起了一团绯红的赤焰。他知道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在这个魔力真空的圣地,“全知”状态的视野中并不会像外界时那样色彩斑斓,充斥着各种元素的颜色,最多也就是比常人更敏锐一些。只是此时此刻,那一团绯红却充斥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让你打了那么久,现在,该我了!”琳的声音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与浑身散发出的气势截然相反,但她手上的动作,却绝非声音那样不含半点烟火气息,反而暴烈异常。

    持在手中的双斧高举过头顶,随后疾挥而下,琳这一记劈砍形成的风压扩散至整片场地,罡风吹得围观的众人一时无法睁眼,天知道小萝莉这一击蕴含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刘璃甚至听到了音爆的轰鸣。

    在这一记挥砍的威势之下,托伦斯再也维持不住冷傲的心境,被琳震慑得直接从心武状态强行脱离出来,他拼劲全力将手中的长戟挡在身前。这螳臂当车的行为完全没办法保全他的性命,不仅手中的长戟应声而断,连托伦斯本人都在这猛力一击中崩碎开来。

    由于辉石的存在,围观的年轻武者见惯了生死,却哪里见过一个人竟然能死得如此之惨,竟然被巨力打得碎成一篷血雾,可怜的年轻人一个个跑到墙角,情不自禁地清空胃里的一切。

    费雷德自然不会像年轻人那样不堪,不过此时也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站在他身边的刘璃同样强忍着胃中的不适,却依然听到了费雷德的喃喃自语:“狂,这是……心武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