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怎样买外围体彩: 第二百二十章 闲适

    如果说娜娜的武技给人的感觉是静如山间的溪流,润物无声,静谧中带着微不可查的凌厉。(www.k6uk.com)那么薇薇手中的巨镰所展现的,就是暴风雨下的海潮,汹涌澎湃,让人有一种窒息其中,不可力敌之感。虽然看得出是一脉相承,同样似流水一般无孔不入,但后者比之前者,境界的差距却是有如天渊。

    刘璃被薇薇挑在身后,尤其是当着心上人的面,起初还一阵羞赧,不过时间长了倒也习惯了……没办法,别说现在状态不佳,就算是全盛时期,他也没那实力去反抗一名超阶武者啊。

    抛弃了节操……羞赧之后,刘璃终于能静下心来,虽然刚刚苏醒时挥出的“归亡”上,已经带上了一些属于超阶的特性,但一来不好掌控,天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成功,再者说那副作用也不是他现在可以承受的。他必须摸清楚自己的极限,在极限之内尽量让那几分感悟起到应有的作用。

    脑海中不断地回放薇薇之前的一击,从各个细节上分析之后,刘璃沮丧地发现,若是薇薇的随手一击从各个方面综合来看,威力是十分,在不超过极限的前提下,他最多只能发挥出不到半分威势。虽然面对同阶乃至高一阶的武者都可以技压全场,但想像之前扔出去的魔法球那样,达到堪比高阶的力量,却是决计不可能的。

    其实这已经足够骇人听闻了,刘璃此时的武技修为依然处于三阶巅峰,仅凭对这一击的领悟就能做到应对四阶武者的围攻,还能力压全场,本已足够惊艳。只是他并不满足于现状,不知为何,自从在林中对上刃鳞蛟王那一刻起,心中就莫名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虽然还不至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却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这种仿佛构成身体的每一颗细胞都发出哀嚎的不适感恢复期极其漫长,竟然足足用了半个月时间要知道当初在沼泽区域,断肢重生也不过用了一个礼拜而且刘璃现在的恢复速度比之当初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恢复期间,虚弱的感觉却始终缠绕在刘璃身上。虽然日常生活倒是麻烦不大,但在这种状态下,别说施展武技,不管是力量还是灵活程度,比之完全没有修炼果的凡人都略有不如。每一个动作都要消耗极大的心力,就好像整个身体变成了一台老旧锈蚀的机器,活动一下都要咯咯作响。

    并未将松鼠与琳留在身边,他清楚,能以三阶境界进入圣地,对两位姑娘来说可谓一场莫大的机缘,刘璃不想让她们浪费这大好的机会。奥德大陆上,绝大多数武者甚至晋升四阶并达到巅峰之后,都要耗费好大力气,才能取得这个资格,刘璃可不想让她们把时间全都花在照顾自己这件事上。

    “刘璃,今天感觉怎么样?”娜娜的声音将刘璃那不知飘飞到哪里去的思绪拽了回来,她过来看看刘璃的状态,顺便帮他带来了今天的早餐。

    “唔,还不错,至少早晨可以自己从屋子里走出来,然后躺在这里晒太阳了。”身体状态不佳的刘璃心情倒是不错,这些天他难得闲下来,除了之前在精灵之森恢复时,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真是麻烦你了,每天都要爬这么高的山给我送吃的。”

    刘璃此时所处的位置位于圣山接近山巅的一座木屋门前,木屋属于薇薇,但她却不常返回这里,而是常年居于那处属于议会的石窟之中。圣地中有资格抵达这个位置的武者不多,再加上此处地位偏僻,除了薇薇、娜娜和库恩,很多时候刘璃一整天都见不到第四个人出现。

    圣山的阶梯,越是行至高处,对武者的压制力就越强,尤其是对那些心武修习不到家的武者更是如此。能以自身的毅力沿着阶梯攀至此处的皆属于真正的天才,至少是那种可以在与高阶过招时坚持一段时间不露败相的存在,比如娜娜就是这样。

    “不麻烦不麻烦,那么今天可以施展魔法给我看看了吗?”自从见到刘璃以法术击杀王兽,娜娜一直对此念念不忘,但凡有一点机会就要刘璃表演一下,只是至今未能如愿。

    倒不是刘璃有多矜持,不愿意在她面前展示魔法世界的神奇,他只是不敢妄动,在圣地魔力真空的环境中,刘璃根本没办法如外界那般冥想,而冥想空间中的诡异变化,他暂时也没有找到原因。

    晋升四阶施法者时,晶簇融合而成的那块完整的晶体,如今表层已经是遍布裂痕。龟裂的范围占据了整颗晶体差不多五分之一的厚度。如今已经不再有新的龟裂产生,而那些已经出现的裂纹则构成了一副完整的图案,在晶体中心处湛蓝的映射下熠熠生辉。

    纵横交错的裂痕交杂在一起,所构成的并非文字,也不是什么形象的画面,甚至不同于魔法阵之类的规整构图。它们杂乱无章,偏偏组合在一起却能让人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能下意识领悟裂痕组合成的意义归于沉寂的死亡那是刘璃的心武。

    “刘璃?刘璃?”娜娜的声音把刘璃的意识从冥想空间中唤了出来。

    “啊,没什么。”回过神来的刘璃对娜娜投以一个抱歉的表情,“现在可能不行,冥想空间好像出了点变化,在搞清楚产生变化的原因之前,可能没办法向你展示法术的神奇了。”

    “没关系,那我先回去了。”娜娜略微有些失望,却也没有过于纠结,与刘璃道别之后便离开了这处位于山腰上的露台。

    ……

    娜娜离开之后,刘璃没有继续悠闲地晒他的太阳,虽然这处小世界的阳光与奥德大陆并无不同,但心中那若隐若现的不祥预感却让他没办法长时间安心休息。

    武技的提高是一个熟练的过程,虽然他的身体目前经不起继续折腾,思想却不会受到任何限制。这些天他一直也没有放弃回想薇薇那一斩之威,希望能从中感悟出更多的东西。

    虽然没办法切身实践,但刘璃也并非一无所获,至少在梦境中感受过的那种思想变慢的状态,他已经逐渐找到了在现实中启用的方法那根本不是什么思想变慢,迟钝的思维根本没办法维持清晰的样子,就像放空自己也并不代表意识溃散一样。

    这个小世界是属于武者的圣地,虽然是魔力真空环境,却并不意味这里不存在其他形式的神秘。相反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与空间两种作为世界基石的要素能更清晰地被人感知。而那种思想变慢的状态,正是时间要素被拉伸延展的表现。

    随着对时间要素的感悟逐渐加深,即便是在现实世界中,刘璃依然能清晰地察觉到思维速度的加快,而四周的一切在他眼前仿佛慢镜头一般,整个人进入到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

    可惜好景不长,时间要素可以延展,自然也能收缩,刘璃只觉得自己刚刚走了个神,上午温暖的阳光就变成了午后的暴晒,至于娜娜送来的早餐……早就冷掉了。

    ……

    “成功了吗?”波塞冬挥舞着手中的三叉戟,与周围的海族施法者一起看着海渊之下那个若隐若现的巨**阵。

    法阵位于海渊深处,距离海族之王所处的位置足有千米之距,但那莹蓝色的辉光在漆黑的深海中依然清晰可见。一条条蓝色元素凝结而成的锁链自法阵中伸展出来,紧紧地束缚在那竖立于海渊深处的空间裂口之上。

    只是伴随着几声几不可闻的声响,那些凝聚了巨量蓝色元素的锁链一一崩断,就连那巨大的法阵也在空间要素的震荡之下溃散开来,飞溅成美轮美奂的莹蓝光屑,消散于海渊之中。

    “又失败了吗?看样子需要求助了,这样的状况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处理。”叹了口气,强大的海族之王无奈之下终于放弃了仅以海族的力量封印空间裂口的打算。无数瘫倒在他身后,魔力告罄、精神力透支的海族施法者都证明了,没有远古符文的支持,要封印一处即将开启的空间裂口完全是痴心妄想。

    如今海族之王波塞冬,加上法师团**二十余名高阶施法者,还要算上包括海族公主爱丽儿在内的总计接近千名中阶与初阶巅峰,同心协力布置的封印法阵已然失效,一名名海族施法者累得如同咸鱼无误一般,伟大的海王才不得不动了求援的心思,只可惜一时间,对谁能帮助海族解决空间裂口的问题毫无头绪。

    “父亲,难道你忘了吗……不久之前出现的那种感觉。”作为波塞冬最宠爱的小公主,爱丽人虽然同样将魔力消耗一空,却并没有透支自己的精神力,她那二阶高级的力量对于封印法阵来说不过杯水车薪,海族施法者们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小姑娘身上,是以状态尚佳的她第一时间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对啊!”波塞冬茅塞顿开,“快,派人前往克洛诺斯帝国与拜尔帝国的交界,去那里寻找蓝色元素之主的踪迹!”

    “可是,伟大的王,据说那两个帝国正在交战……”

    “那又怎样!解决这里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决不能让海族跌入幻界!”波塞冬的眼中有怀念,也有挥之不去的哀伤,“我们已经回不去了,那里……已经不适合我们生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