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足球外围赚钱吗: 第二百五十一章 演武

    “娜娜,上!放倒那个臭小子!”蒂娜兴奋地嚷着,脸色绯红,靠近了还能闻到她口中呼出的幽香酒气,显然这位姑娘已经喝了不少了。(www.k6uk.com)其实不靠近,看到她手中的酒杯,和杯中仅剩不足一半的淡绿色佳酿,这位姑娘此时的状态也足够明显了。

    商队已经行走了半个多月,现在每天傍晚扎营时,刘璃和娜娜的对练已经成了常态,不少护卫和随行佣兵都为此开了赌局。很显然今天蒂娜再次压了娜娜获胜,为此甚至不惜威胁刘璃,“刘璃,今天再敢那么早使用法术,晚上就不给你睡帐篷了!”

    刘璃扫了一眼蒂娜,紧接着又扫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威廉、伊芙和席拉三人。很显然长马尾姑娘的老爹正身处修罗场中,暂时顾不上自己的女儿,刘璃也只能收摄心神,准备应对娜娜的下一次攻击。

    心武“静流”给娜娜带来了冷静的心态、敏锐的洞察力和丝毫没有先兆的突袭手段。娜娜年纪并不大,与蒂娜相差仿佛,虽然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端庄典雅,如同一位公主一般,却也有年轻人的好胜之心。她明白当刘璃启用魔法手段之后,胜利的天平必将严重倾向对方,是以在刘璃真正动用魔法之前,抓住每一次进攻的时机就成了她唯一的机会。

    刘璃在战斗中如此明显的走神不可能被她放过。娜娜疾冲向刘璃,却不带一点风声,武者强大的爆发力被她催发到极致。武者姑娘手中巨镰倒提,镰刃归于身后,与常见的横扫不同,在这次突袭中,娜娜是以长柄突刺的方式对刘璃进行攻击的。

    刘璃反应虽快,仓促之间却也来不及精准格挡,只有以躲闪的方式应对这次攻击,而这样的应对,对娜娜来说正中下怀。被她归于身后的镰刃如毒蛇吐信一般轻巧地一勾,作为暴风骤雨般攻击的前奏,而战斗的主动权,也就此完全落入她的手中。

    刘璃与娜娜虽然同样使用巨镰,但对这种武器的掌控方式却并不一样。首先巨镰的重量摆在那里,就算娜娜手中的那柄不似刘璃以元素结晶构造的那般沉重,却也绝不会是她这样的小姑娘能运用自如的。再加上巨镰的重心极难掌控,以娜娜的腕力和臂力,很难像刘璃一样,以自身的力量完全掌控这种武器挥舞的轨迹。

    不过娜娜也有属于她的独特技巧,传承自薇薇这位超阶武者的技巧。巨镰在娜娜手中仿佛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不再是一把冰冷的武器。不管是身影腾挪,还是攻守转换,娜娜的每一个动作,都与手中的武器融为一体。就好像是她将自己变成了镰刃风暴的一部分——并不是娜娜在掌控巨镰,而是这柄异常巨大的武器在引导着她的动作。

    比起刘璃充满力量感巨镰使用方式,在围观队长的护卫和佣兵眼中,娜娜如同舞蹈一般的攻击更加赏心悦目,自然也收获了更多的支持,四周传来的喧嚣声援完全呈现一面倒的倾向。只是即便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即便因为刚刚的走神落入下风,刘璃却也没打算就此动用法术,更不会宣告认输。

    “那就……试试那获得不久的能力吧。”刘璃心中如是想到。

    刘璃的身武源于长时间的苦修,但心武“归亡”的领悟,冥想空间中那枚包裹着湛蓝的元素结晶也是一大助力,结晶表层裂纹最终形成的镂空雕纹正是心武的象征。如今事实已经证明,仅凭心武“归亡”,是奈何不了修习武技时间更长的娜娜的,但“归亡”也不是刘璃心武的全部。

    在封印迷途荒漠深处的空间裂口之后,刘璃于龙城之中修整时,位于他冥想空间中那枚元素结晶又出现了新的变化——结晶上的裂纹,正向更深层蔓延。如今几个月过去,那一层裂纹虽然还未演化成完整的镂空雕纹,但刘璃的心武依然产生神秘的变化……甚至可以说,领悟了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心武。

    “娜娜,小心了,这种力量,我也是第一次使用,还没什么经验。”刘璃硬吃了娜娜一记镰柄扫击脱出战团,强忍着左臂刺骨的疼痛,开口提示道,语气中蕴含的高昂战意,证明他并未放弃对胜利的渴望。

    随着话音落下,刘璃的气势陡然一变,从死寂转为几欲喷薄而出的暴烈,那是心武的转化带来的变化。而这种新的力量,同样早在龙城时,于冥冥之中向刘璃揭示了自己的名字——心武“敌意”。

    刘璃尚不能完美掌握这种心武,或者说他根本达不到完成这种心武的心境。他还记得在面对空间裂口,领悟心武的契机出现时,于心底传来的声音。那一句“释放你的恨意,宣泄你的怒火”凭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做到。

    虽然是不完整的力量,但与心武“归亡”叠加之后,对刘璃整体的提升也绝不是一星半点。心武“归亡”与“静流”本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同样善于对战机的把握,区别只在于一个死寂沉凝,另一个静如流水。但此时刘璃的武技却带上了一丝暴烈的气息,在时机把握同样精准的前提下,这充沛的爆发力就成了刘璃制胜的关键。

    又一次镰刃的交击,却不复原本势均力敌的态势,娜娜被刘璃一记挥砍击退了近十米,若不是灵机一动将手中巨镰的镰刃狠狠地刨入地下,差点撞翻了场地边缘的马车。力量不足的武者姑娘之前应对刘璃的攻击,采用的是借力或者卸力的方式,将劣势转化为优势,只是这一记攻击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她能取巧应对的极限。

    “唔,这样……那我也不好继续留手了。”娜娜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手臂,再次紧握巨镰,没有等待刘璃回应便发起了攻击。与之前静如流水的攻势不同,她的攻击同样带上了一丝暴烈,或者说澎湃的气息。这是心武“静流”向薇薇掌握的心武“潮汐”转化过程中的第二个阶段——心武“激流”。

    两人的交战看得围观的武者和佣兵们心潮澎湃,这次伊芙选择的护卫人数不多,却各个都有正式武者的实力。虽然他们的实力最高不过中阶,现在还没资格接触心武这样高深的技巧,但观摩刘璃与娜娜之间的对战让依然让他们受益良多。

    伊芙选择实力高超的随行人员有她的理由,商队送刘璃去煌玉帝国也不过是受到兰朵莉雅的委托,原本的目的是一家人周游奥德大陆,让威廉看看这个阔别已久的世界几十年间的变化,安全方面自然马虎不得——威廉有高阶的实力不假,但遇到什么事都要亲自出手的话就没办法称作游玩了。

    伊芙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接受席拉这个“家人”的存在的,当她反应过来之后,也没有再拒绝这位鳞族姑娘同行,若说她心里一点芥蒂都没有自然是不可能的,但那点芥蒂与感激比起来,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比斗还在继续,刘璃和娜娜再次恢复到势均力敌的状态。不过以目前的状态来看,娜娜对心武“激流”的掌控要远比刘璃的“敌意”更加熟练,虽然短时间内刘璃仍然可以跟娜娜打得有来有回,但若是他依然坚持不用法术,落败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娜娜!加油!打倒刘璃!赢了之后一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蒂娜是所有人里兴致最为高昂的一个,她与观战的护卫和佣兵不同,长马尾姑娘对武技一无所知,完全不用费心思去学习场中二人的战斗技巧,她只需要借着酒劲看热闹,偶尔声援自己押注的娜娜,不需要关心其他事情。

    蒂娜毫无自知之明的一句话成为了娜娜失败的诱因——如果说正常人烹饪的食物分为“好吃”与“不好吃”两种,再差一点可以分为“能吃”和“不能吃”两种,那么经过她那奇葩的烹饪技巧做出的“食物”若是进行分类,或许只能分成“吃了会上吐下泻”和“上吐下泻之后再大病一场”,这从她最好的战绩就能看出一二——那次她亲手制作的“蛋糕”差点让刘璃死而复生的天赋起效一次。

    娜娜之前收到了蒂娜亲手烤制的饼干,仅仅半块就让这位体质强悍的武者姑娘在床上躺了三天,同时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一句耸人听闻的发言让娜娜脑子一懵、手上一松、脚下一软,等再次回过神来,已经被刘璃制住,巨镰“归亡”正架在颈项之上了。

    “蒂娜!”娜娜心有不甘,却没办法责怪刘璃,毕竟她也抓住刘璃失神的瞬间发起了攻势,此时只能把郁闷发泄在这位刚刚认识不久,却已经情同姐妹的长马尾姑娘身上,“你做出的东西能不能吃,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应该……还是……可以的吧。”蒂娜从来没有尝过自己烹饪的食物,被毒害的人实在太多,她没这个胆量,“上次刘璃吃过之后……好像也没什么事啊。”

    “嗯,除了差点死掉的确没什么其他的事了……”刘璃知道自己这算是胜之不武,却也没有放过蒂娜的打算,暗戳戳地落井下石。

    “可是你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蒂娜还想再挣扎一下,只是话还未说完就被刘璃打断。

    “那是因为我体质特殊,换个人吃你做的东西没准你都要背上毒杀的罪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