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电竞外围app: 第二百六十二章 学院长的口味

    “所以说,佐恩放我鸽子果然是因为你了?”在去学院长办公室的路上,蕾缇娅终于在交谈中了解了为什么那个约好要出现的人到现在都不知所踪,甚至连一条魔法传讯都没有发出。(www.zhangmengxiao.com.cn)她倒是不担心佐恩会遇到什么危险,这里是明珠城,整个煌玉帝国除了帝都之外最安全的地方。

    “你这么说……我倒是真没办法否认。”刘璃最终还是把这个锅背了,这件事他责任的确不小。主要是他也没想到佐恩的意志力会那么强,居然坚持把加工宝石的过程从头看到尾,“那个……可能有所冒犯,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你的血脉,是沉渊龙吗?”

    刘璃知道这个问题比较唐突,但最终还是决定问一下。他很快就要前往海族,而需要封印的那处空间裂口又是位于海渊深处,能多了解一下海渊中的霸主魔兽之一总是好的。

    “哼,果然是冒犯呢!”蕾缇娅听到刘璃的提问之后,怒气冲冲地盯着刘璃的双眼,却发现面前的年轻人目光沉静,打听这个定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好吧,你猜得没错,就是沉渊龙血脉。不过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种会故意惹人生气的人,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吗?”

    “我很快就要前往海族那边,而且很可能会深入海渊。”刘璃没有隐瞒自己的行程,他去海族的目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要不提及空间裂口,避免引起恐慌,其它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这次来明珠学府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通往余晖海渊学院的传送,顺便交流一下魔法。”

    “于是你和我之前那场决斗就是顺便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了?”也不怪蕾缇娅不满,她在明珠学府同样被人称为天才,但掌握的最强法术被刘璃轻而易举地化解还是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嘛,算了,虽然这次输得挺惨的,不过下次我会赢回来的!”

    刘璃诧异地看着这个在极短时间之内就重新打起精神的姑娘,不由对她刮目相看。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看蕾缇娅了,她的成就绝不仅仅是因为血脉带来的天赋,跟这种不服输的韧劲也是分不开的。

    “看什么看,你看我也没用,我有喜欢的人了!”

    “咳咳咳……”蕾缇娅的话差点让刘璃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不过这也确认了他之前的猜想,“所以,果然是佐恩了?”

    “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蕾缇娅面露绯红,恶狠狠地威胁道,完全忘记了自己和刘璃战力上的差距。

    “行吧,反正我也没打算跟谁说这种事情。”刘璃也不打算继续刺激这个炸毛的姑娘,“说说沉渊龙吧,毕竟要去那种地方,能多了解一下那里的主人哪怕是主人之一也是好的。”

    “唔,就算你现在要我给你介绍,我也记不全啊……这样吧,你要在明珠城呆多久?”蕾缇娅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跟家里打个招呼,“我可以回去问问家里人,能不能让你看看当初血脉融合仪式的资料,如果只是涉及到沉渊龙的部分,问题应该不大。”

    “嗯,那就谢谢了。我最多可以在明珠城停留七天,当然,如果传送法阵可以使用或许可以呆得更久,时间上应该还来得及。”

    “呐,我们到了,这里就是明珠学府的中心,前面那座就是学院长的法师塔了,不过我可不保证她现在有没有时间见你。”

    “你不和我一起进去?”刘璃看着驻足不前的蕾缇娅,疑惑地问道。

    “废话,你忘了我这算是逃班出来的?”

    ……

    “你们两个小家伙儿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明珠学府的学院长是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妇人,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温吞吞的,但刘璃丝毫不敢小看她。玛姬学院长根本没有掩藏那一身强悍无匹的元素波动,刘璃只感觉自己就像飘荡在大海中的一叶孤舟,现在海面平静时还可以享受柔和的海风,但只要风暴来临,就会瞬间倾覆,被浩瀚深沉的大海吞噬。

    刘璃和蕾缇娅是被玛姬学院长“抓”进法师塔的,不过与兰朵莉雅常用的黑洞抓人手段不同,玛姬的做法更像是将二人身处的空间替换到待客室之内,他们只感觉意识稍一恍惚就换了个位置。

    “唔,咖啡吧,我有些喝不惯红茶。”刘璃面色如常,在艾伦诺魔法学院时每天数次被兰朵莉雅用黑洞抛来抛去,他早已对空间转换习以为常,此时自然不至于一惊一乍,甚至还会觉得这种没有附加雷电的传送方式有些过于温和。不过他也没有失礼,不仅见到玛姬学院长的第一时间就以恭敬的法师礼应对,落座之后也一副随时接受教导的样子。

    “那个……我,我……都可以。”相较刘璃的淡定自若,蕾缇娅则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小蕾缇娅,放松一点,你小时候可没少来这里玩,怎么长大了反而拘谨起来了。”玛姬学院长的笑容很温和,不过接下来一句话却让半鱼人姑娘吓了一跳,“你翘班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在西边林子里午睡那次我都看到了……睡觉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老实。”

    “啊哈哈……您,您都知道啦。”蕾缇娅现在只想尽快离开,面对学院长让她压力很大,尤其是作为一名学员,还有把柄落在对方手里这种情况,更让她待在这里如坐针毡一般。

    “唉,算了,要回去就回去吧。”玛姬学院长故作哀怨,“小时候那么粘人,被人欺负了就跑来找我告状,还那么喜欢我做的小点心……”

    “是啊,然后玛姬奶奶每当有了新奇的配方就拿我做实验,比如怒焰辣椒味的小蛋糕,或者龙炎果馅饼。”玛姬学院长的哀怨是故作姿态,蕾缇娅这就是吃尽苦头之后留下的怨念了。半鱼人姑娘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容量至少两升的巨大水杯,以法术召唤一颗水球投了进去,然后轻轻地将杯子递给刘璃她看到刘璃已经将待客的小点心放进嘴里了。

    充满怨念的人又多了一个,面对蕾缇娅小小的报复刘璃只感觉无可奈何,不过好在这姑娘还记得准备一大杯水,让刘璃从舌尖蔓延到整张脸的麻痹感得以稍微缓解一下。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慈祥的学院长那奇特的口味,不管是穿越之前还是来到奥德大陆之后,他第一次见到对“辣”如此偏好的人。

    ……

    蕾缇娅最终还是离开了,临走之前还是小心翼翼地悄声叮嘱刘璃,不要吃任何玛姬学院长给的东西,之后才在慈祥老妇人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下败退。

    “好了,小丫头也走了,来谈谈正事吧,海族那边的情况不太好,而你来得比我预计要晚了一些。”玛姬学院长静静地坐在刘璃对面,双手交叠在膝上,虽然面带笑容,却展现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隐而不发。

    “您果然知道海族的问题。”刘璃暗道果不其然,但在此时却不得不开口解释。看这位学院长的态度,似乎是对自己的迟到有所不满,“路上遇到了一次袭击,耽搁了一下,调整状态耗费了不少时间。”

    “不用那么紧张,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而且你也不算迟到,那边虽然比较紧张,但还能坚持一阵子。”玛姬的气势是习惯成自然,并非针对刘璃,“只是你现在才来有些麻烦,通往海族界域的最后一座传送法阵,在半个月之前已经关闭了,如今要前往海渊,除了出海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那边……很麻烦吗?”海族与明珠学府之间的法阵已然封闭出乎刘璃的意料,但仔细想想却在情理之中,即便海族与煌玉帝国关系再密切,这时候也应该避免多生事端,封闭空间裂口这种事,除了对色元素符文的掌控者,其他人基本给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倒也还好,你可以在这里停留一阵子,我会让学府图书馆完全向你敞开,关于海族的资料你也可以随意查询。”玛姬学院长慢悠悠地说道,但做出的决定可谓果决至极。将一座魔法学院藏书完全展示给外人,一般人哪怕是学院长也做不了这样的决定,“当然,本着施法者间盛行的等价交换原则,你最好也在这里留下些什么,我也方便跟其他人交代。”

    ……

    “糟了!”从睡梦中惊醒的佐恩忽然想起来自己究竟忘了什么,刚想爬起来完成那迟到已久约会,忽然眼前一黑再次倒了下去,他还远没回复到足以自由行动的状态。

    “哼,真难得你还记得。”推门而入的,是刚刚从学院长法师塔逃离的蕾缇娅。这位姑娘虽然嘴上抱怨,但眼中的关切却是不加掩饰的。本应返回家中,将刘璃的需求告知长辈的她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心上人。之前与刘璃交谈了一路,得知佐恩的冥想空间受到了震荡,对于施法者来说,这已经是极为严重的问题了。

    “蕾缇娅?你怎么在这里?”

    “看看你这家伙死了没有,居然放我鸽子……放心吧,我见过刘璃了,你的情况他都告诉我了。还亲自带他去找了一趟学院长。”蕾缇娅想到这里,噗嗤一笑,“我相信好客的玛姬大人会留那小子吃晚饭的,只希望他……嗯,他还是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