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大圈小圈什么意思: 第二百七十二章 符文传承

    “唉,这次丢人丢大了……”洛菲蹲在洞穴的角落,一边画着圈圈一边喃喃自语,那哀怨的样子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输给一名中阶对一向自傲的她打击太大,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www.zhangmengxiao.com.cn)

    同样没有缓过神的还有薇琪和萨拉斯这一对姑侄,此刻两个人正并排躺在那张大床上,接受床单上绘制的法阵中溢出的“生命元素”的滋养。

    刘璃这会儿也没有闲着他对妃莉施放的增益型法术数量庞大,而且包含了各色元素,尤其是最后的“众志成城”,导致刚刚与紫毛姑娘融合,还没办法被她熟练操控的“虚空之瞳”暴走。这件奇物本就蕴含着巨量蓝色元素,它的暴走虽然不会对妃莉造成伤害,但那喷涌的闪电却一时间无法止息,刘璃正手忙脚乱地处理这个问题。

    “呼……总算停下来了,不过总感觉好浪费啊。”终于停下了闪电喷涌的妃莉不顾形象地靠在刘璃身上,哪还有半点跟高阶同行硬拼的风采。从“虚空之瞳”中迸发的闪电足以支撑一场规模宏大的雷暴,而这件奇物又与她融为一体,那消耗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恢复过来的,妃莉此时只有一种整个人都被掏空的感觉。

    至于刘璃此时的状态,从他的形象上就能看出一二头发根根竖立,整个脑袋像是一颗愤怒的海胆。“空间行者”法袍上也遍布焦痕,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能自我修复,但此刻看起来却是狼狈异常。他刚刚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却忍不住猛咳几声,吐出了一团黑烟。

    ……

    “这么说,刚刚那只是一场考验!?你真的不是邪恶的法师?”洛菲早已看出刘璃的出手没有杀意,长公主薇琪也在战斗的尾声看出了一丝端倪,只有小王子依然处于懵懂之中,脸上惊讶之色不减地追问着。

    “姐姐,那我们这是安全了是吧?”小王子转头向旁边刚刚恢复一点力气,正支撑着身体坐起的薇琪确认道。

    “叫姑姑!”严厉的训斥伴随着熟悉的手刀,在这预料之外的攻击中,小王子抱头呼痛这可怜的孩子心神激荡之下又叫错了称呼。

    “……咦?那边的是洛菲阿姨?”

    在刘璃和妃莉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高阶女刺客顷刻间打起了精神,再不见半点颓然之色。只见她身形一闪,瞬间来到小王子面前,击出的手刀与长公主殿下不管是轨迹、角度还是力度都如出一辙,而她口中咆哮的内容是:“叫姐姐!”

    “黄沙组织的资料中记载,煌玉帝国七王子萨拉斯煌胆小怯懦,与之前持剑而立的形象不符。现在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评价了。”妃莉依然无法起身,只是喃喃自语。

    “啊,我也知道他刚才为什么能在连续的手刀击打下坚持把一句话分成几段说完了,明显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啊。”刘璃也没想到这就是煌玉帝国的皇室成员的相处模式,差点陷入三观尽毁的危机。

    ……

    “姑且我就相信这是一次考验吧,那么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考验吗?”薇琪终于冷静了下来,开口向刘璃问道……只是刘璃对这位长公主殿下平复心情的方式不置可否,可怜的小王子在两位长辈的亲切“教育”下,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再无半分之前面对“邪恶法师”的气势。

    不过薇琪的问题倒是把刘璃难住了。如今除了超阶存在和那些最顶尖的六阶,其他人对即将到来的灾变根本一无所知。刘璃也不敢随意透露这样的秘密,尤其对方还是煌玉帝国的王族,若是让大陆上的生灵陷入恐慌,没准几位太古龙王都要亲自找他“谈谈”。

    “呵,有什么难理解的吗,我的老师只是看你天赋和心性都不错,见猎心喜打算教你一点东西而已,当然要先考验一番。”妃莉适时地表现出了超人一等……至少超过刘璃不少的急智。尤其是那一声自然而然的“老师”,差点让刘璃都以为这只紫毛是真的如此尊敬自己,“还是说你看他太年轻,觉得年轻一辈施法者第一人没有资格指导你?”

    “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薇琪的心情有些微妙,她之前一直很崇拜这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一辈第一人,羡慕他的天赋与际遇,又深知得到如此成就与自身的苦修密不可分。而今天初一见面,那化身为风的元素化形体更是让她惊艳不已。

    但是之前刘璃唤出绿色小蛇的那一幕到现在还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虽然充斥着生命的气息,但法术的形态却是过于诡异,尤其是一口吻向妃莉右眼的一幕,让她实在有些接受不能……长公主殿下怕蛇,这个秘密别说“黄沙”那样的隐秘组织,就连煌玉帝国皇室中知道的人都寥寥无几。

    妃莉说话的声音不小,成功吸引了仍在一旁吵闹的洛菲和萨拉斯的注意。后者年纪尚浅体会不到话语中的深意,但前者虽非施法者,但作为一名高阶同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非亲非故无亏无欠,又需要历经考验才能得到传授的,即便不是师门传承,也是一位施法者最最珍而重之的力量。

    就像刘璃的老师,那位鼎鼎大名的“黑洞魔女”,在魔法学院中得到她教导的学员不少,但不管是威尔斯手下的那帮中阶,还是刘璃带队试炼的学员,包括布雷泽这个在黑色法术上天赋极佳的,无一能得到魔女那“空间要素”的传承,黑洞法术更是无从谈起。

    但这样的传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习的。刘璃在魔法上的确是全系全修,但同色元素也有不同的特性、不同的法术分支。虽然洛菲与两位煌玉皇室相处,很多时候表现得根本不像是一名护卫,也时常笑闹。但这种事情她可不敢让长公主殿下随意尝试,万一出了差池她担不起这个责任。

    “长公主殿下,请再考虑一下!”洛菲看到薇琪满脸的跃跃欲试,不得不开口提醒。

    “喂!你……”洛菲的一句话成功挑起了妃莉心中还未消散的怒意,脱离“黄沙”组织之后愈发放飞自我的紫毛,如今即使面对一位高阶,也不会忍气吞声。对于专属元素符文,妃莉不说知之甚深也是有所耳闻,深知其何等珍贵。刚刚还和对方打了一架的紫毛,这会儿看到洛菲居然还“挑来捡去”,自然怒意又起。

    “好啦,妃莉,有顾虑也是正常的。”先是安抚了一下紫毛姑娘,紧接着刘璃脸色一正,“我可以保证这东西对你没有任何害处,但能从中领悟到什么就看你自己了。我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最迟明晚就要离开,所以留给你考虑的时间并不多。”

    “另外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刘璃想了想,继续补充道:“这项传承虽然不算危险,但若是接受它,会让你感觉无比的疲惫,到时候别说继续历练,只要你还呆在这个岛上,就是对另外两人的拖累。”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刘璃忽然脸色一沉,他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个所谓“最后”的问题,甚至让他犹豫还要不要将蓝色元素符文的传承交给对方,“这项传承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极度危险的……敌人,所以是否要接受,你一定要考虑清楚。”

    “敌人?”洛菲心中一紧,“莫非这不是你的传承,而是从别的地方偷来的?”

    “洛菲,你太没有礼貌了。”长公主语气一寒。

    “对……对不起,长公主殿下,只是他说……危险。”

    “这个问题我自会考虑,而你现在需要向刘璃道歉。”

    “对不起,是我冒犯了。”

    妃莉还没来得及再次炸毛,薇琪几句话便将这小小的冲突消弭无形。

    “刘璃,我可以问一下是什么样的敌人吗?”薇琪明白,能让刘璃如此重视的“敌人”绝非泛泛之辈。

    “抱歉,这个……我现在不能说,至少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关于“此世之恶”,在没有得到太古龙王允许之前,刘璃可不敢将这个秘密随意暴露在世人面前。“我只能说高阶武者可以对付那些敌人,而传承给你的力量,更是那些东西的克星。”

    “好吧,我接受传承。”长公主殿下作为高贵的皇族,自有果决的一面。刘璃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份上,证明这项传承绝对是他自己的东西。至于危险……不管是作为帝国皇族,还是作为一名高贵的施法者,怎么可能因为畏惧就驻足不前。

    “喂,刘璃,为什么我没有传承啊?”眼看着薇琪做出了选择,妃莉又开始在刘璃耳边抱怨,关于元素符文的传承,她也是渴望已久了。

    “传承?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刘璃悠悠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漂亮姑娘,语气中满是揶揄他自然不会忘记在重新调制的“虚空之瞳”中融入蓝色符文的力量。

    “咦?是这样吗?嘛,不过再看一遍也没什么损失是吧?”

    “嗯……这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