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投注网站: 第二百七十四章 托付

    “嘶疼!”可怜的紫毛姑娘在接受刘璃治疗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出声。(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会儿知道疼了?”刘璃以“生命元素”滋养着妃莉左臂那一块石化般的灰白斑痕,同时没好气地说道:“早就警告过你,注意一点,千万别被它们碰到。”

    “呃,习惯了,一时间改不过来。”妃莉系统学习魔法的力量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之前一直都是作为一名纯粹的武者,“风王之瞳”也只是作为一件奇物,用以对武技的补充,危急之间还是习惯以最熟悉的方式解决问题。再加上匕首这种武器的长度实在太短,一不留神被灰雾擦伤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也不能全怪我吧,我看洛菲阿姨就能用武技攻击到它们,谁知道我的攻击就造不成半点伤害。”直到现在,妃莉对昨天在洞穴中与洛菲那场战斗依然不能释怀。虽然阶位有差,但对方展现出那种美轮美奂如蝴蝶一般的武技压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这件事还是对她打击不小,是以这一声“阿姨”叫得恶意满满。

    “废话,人家洛菲姐是高阶!”刘璃这一声“姐”叫得极其自然首先他之前没少因为称呼的问题在某只白毛手里吃亏,此时自然长了记性另外……洛菲真论起来算是长公主殿下的长辈,而如今薇琪已经拜刘璃为师。

    不过刘璃转念又一想,顿时浑身一震,细思恐极地自问道:“真要这么论起来,萨拉斯小王子该怎么称呼我!?”

    “好了,回船舱去休息吧。”妃莉的伤处已经治愈,但那深及灵魂的痛苦却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消散,“薇琪,麻烦你照顾她一下,估计她还得疼上一阵子。”

    “好的,老师,那个……萨拉斯怎么样了?”薇琪一直记挂着自家小王子,却也是等到妃莉的治疗结束之后才开口询问。

    “啊哈……啊哈哈,他在船舱里休息呢,估计能一觉睡到明早。”刘璃讪笑一声,他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之前忘记了“此世之恶”的特性,亲手将小王子打晕的,“嗯……洛菲姐,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拜托你帮个忙。”

    ……

    在“和风号”上找一个空着的舱室并不困难,尤其是在所有船员都处于昏迷的现在,更是连可能出现的打扰都没有。至于锁,对于精研“空间”要素的刘璃来说形同虚设。刘璃和洛菲,此时正处于这样一个密闭的舱室之中。

    “好了,洛菲姐,你也不用忍着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萨拉斯要睡到明早,薇琪在照顾妃莉也不会过来,让我先看看伤口吧。”

    “还真是个敏锐又体贴的小家伙儿,明明年纪跟萨拉斯差不多,居然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你是怎么发现的?”洛菲没有扭捏,一边说着话,一边褪下了那身便于行动的黑衣。伏在床上的洛菲展现在刘璃面前的背部曲线柔和,却已是灰白一片。

    “我可是一名施法者啊,还是我这一辈最强的一个。刚刚的战斗我可是把感知扩展到极致了,又怎么会忽视你替薇琪挡的那一记侵袭。”代表“生命元素”的翠绿荧光自刘璃手中绽放,汇聚于“归亡”之上。随着一记快速而精准的斩击,洛菲背上那一片惨遭石化的皮肤片片剥落,殷红的鲜血飞溅,染红了床铺。

    “嘶……还真是够疼的,刚刚夸你是个体贴的孩子,没想到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就下这么狠的手。”洛菲十指紧握,捏着身下的床单,说话的语气故作平静,但娇躯的颤抖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显然是痛到了极点,“我也是大意了,没想到这些东西会这么诡异。”

    之前与“此世之恶”的战斗中,刘璃并未全力出手对敌,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三团灰雾对于如今的刘璃来说,凭一己之力解决也并不困难,最多就是要多花费一点时间,但他却没办法将全部精力都放在诡异的敌人身上。

    刘璃如今在魔法上的实力,得益于专属符文的存在,同阶之中再无敌手,法术的规模自然也随着实力的增长同步提升。“此世之恶”并不是简单的敌人,与之战斗的动静太大,八成会波及到“和风号”,就算没有导致船只损毁,也会让它偏离航线。刘璃可不想在海族之行迫在眉睫的现在经历一次迷航,是以刚才的战斗中,他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稳定船只上。这一场战斗下来,“和风号”的位置与开战之前相比,没有半分偏移。

    刘璃将自己的做法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并未隐瞒什么。他觉得洛菲的受伤与自己不无关系,虽然再来一次依然会做一样的选择,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自责。

    “呵呵,战斗哪有不受伤的?”作为一名行走于黑暗中的刺客,洛菲早就做好了在未来的某一天,于保护薇琪或是萨拉斯时失去生命的觉悟,但刘璃的坦诚还是让她心中一暖,“而且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在大海中迷航即使是内海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年轻一辈施法者第一人啊……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你这样的心态不对,太天真了。”洛菲严肃地说道,“战斗中难免会出现意外,没有任何人能做到面面俱到,不要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该取舍的时候千万不要犹豫,不然很可能会出现更糟糕的结果。”

    “是,洛菲姐,我知道了。”刘璃表现得从善如流,内心却有不同的看法正是因为他去过战场,切身体会过那种因自身渺小而出现的无力感,才更希望竭尽所能做到最好。

    “好了,你有自己的想法,不必因为我的话勉强做出改变。”洛菲如今年近九十,又怎会听不出刘璃的口是心非,“不过你单独把我叫过来不仅仅是为了帮我疗伤和道歉吧,刚才你说需要我帮忙的事难道只是借口吗?”

    “呃……还真有事情需要你帮个忙。”

    “是为了那个紫毛丫头吧?”洛菲轻笑一声,“话说你们两个真的是师徒吗?看那小丫头的表现可不像啊,我可从来没见过哪个学生在老师面前可以表现得那么放肆。”即便是行走于黑暗中的刺客,洛菲的年纪放在地球上也不过二十七、八,同样有一颗八卦的心。

    “嗯,确实是妃莉的问题。你也看到了,就算不考虑魔法,她的武技也已经稳定了四阶巅峰,我想拜托你带她去圣地,短兵镇那边,洛菲姐你应该很熟悉的。”

    “你居然连圣地都知道!?”之前的战斗中,刘璃并没有展现多么强悍的武技。此时他骤然提起“圣地”,还能明确地说出“短兵镇”这个名字,这让洛菲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总能给人“惊喜”的年轻人。

    “托武技老师的福,前一段时间有幸去那里修习过一段时间。”刘璃没必要隐瞒这种事情,他去过“圣地”这件事又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刘璃需要洛菲帮的忙还不仅如此,“到了圣地之后,还得麻烦你去一趟圣山,告知山顶那几位存在……此世之恶已经现世。”

    “你还去过山顶!?”洛菲忽然觉得,自己看不透面前的年轻人了,这已经不是“惊喜”,完全就是“惊吓”了。武者“圣地”她也去过不止一次,但山顶的景色却至今未缘得见。

    ……

    “回来了?这次航行还顺利吧,那小家伙儿有没有给你添麻烦?”海滨酒馆后门,莫洛格里瞥了一眼曾经的大副,心不在焉地问道。不过很快他就瞪大了眼睛,“公主……不,长公主殿下,您怎么会在这里!?”

    “哈,果然是傻大个儿叔叔,您这个样子看着顺眼多了。”哪怕是在授勋的正式场合,莫洛格里那淡蓝色的皮肤和苔藓般的疤痕,配上严谨的煌玉海军军装的违和感也会让薇琪忍不住笑出声来,长公主殿下觉得还是现在这样粗犷的打扮比较适合自己的傻大个儿叔叔。

    如小时候一样,薇琪轻车熟路地奔向莫洛格里,踩着后者的手臂反身坐上对方的肩膀,陷入童年回忆的长公主完全没有去在意自家小王子目瞪口呆的注视,“还是这样视野比较开阔,不过大个子叔叔你可得注意,不要再像那次去找你的时候,把我的头撞到门框上啊!”

    “小薇琪,你怎么会跟卡拉瑟在一起?”莫洛格里虽然摆脱“坐骑”的身份好多年,但这个做过超过百次的动作却丝毫不见生疏,从薇琪开始助跑到将姑娘扛在肩上,整套动作可谓行云流水。

    “我正带着萨拉斯在暴风眼修行,遇到卡拉瑟大叔就一起回来了嘛。怎么?傻大个儿叔叔你不欢迎我啊?”

    “哈哈,怎么会呢?”看到美丽的小公主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份的转变而改变相处的态度,莫洛格里也久违地开怀大笑。

    “舰长,我先去前面喝一杯,你也知道,上岸之后我有点晕。”卡拉瑟又变成了那副没精打采的状态。

    “去吧,臭小子。”莫洛格里知道自己曾经的大副也是身不由己,并非有意在长公主面前失礼。

    “傻大个儿叔叔,我怎么感觉卡拉瑟叔叔晕陆地的症状更严重了?”薇琪掩口轻笑,在莫洛格里耳边小声说道。

    “唉,的确是更严重了,他当年就不该跟我一起退役……”莫洛格里和“乘坐”在自己肩膀上的长公主说笑着,转身走进酒馆之中。

    ……

    “所以,我们怎么办?”刘璃、妃莉和萨拉斯三个被丢在原地的可怜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至于洛菲,已经悄悄地跟上了薇琪小王子跟在刘璃身边,安全问题无需担忧,但长公主身边却不能没人照看她自认还是一名尽职尽责的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