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竞彩和外围对冲: 第二百八十一章 怪我咯

    六阶魔兽就是六阶魔兽,就算刘璃有专属符文加持,能做到的最多也不过是打破沉渊龙的类法术领域,至于争夺元素掌控权施展自己的法术依然是力有未逮。(www.k6uk.com)虽然他有信心坚持一段时间不会落败,但不管怎么说,四阶武技哪怕是全力施为,面对巨大体形的敌人依旧十分吃亏,几乎看不到战胜的希望。

    “卑劣的小偷!今天你逃不掉的!”沉渊龙大声笑着,巨大的身体在深海中有着超乎想象的灵活。它虽然狂躁,但长久的生命带来的战斗经验却远不是刘璃能媲美的。随着一次次武技落空,刘璃的处境也愈发艰难起来。

    随着战斗愈发激烈,交手波及的范围也逐渐增大。虽然刘璃依靠元素化形体维持极速移动,一时半刻还不至于跟深海巨兽做硬碰硬的对拼,但沉渊龙凭借巨大的体型与深海的主场优势,让刘璃每一次突围都无功而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璃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知道自己是等不到威尔斯和安娜格里的救援了。诚然拥有元素符文的他在争夺元素掌控权上具备极大的优势,但四阶的精神力与六阶存在相比却是差得太远。沉渊龙根本没有再与刘璃争夺附近元素的掌控权,而是在刘璃的精神力触及不到的远端,以蓝色元素凝成了一层“壳”,将整个战场囊括其中,隔绝了这里的一切,临渊城根本察觉不到这边的动静。

    “这下麻烦了……”刘璃冥思苦想之下,依然看不到任何胜利甚至逃离的希望,他知道沉渊龙的要害所在,但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根本没办法对这些“弱点”造成足够的伤害,若非这条强大的沉渊龙没有以伤换伤的打算,刘璃此时或许已经失去了战力。

    虽然身处劣势,但刘璃也不会坐以待毙,沉渊龙不缺乏耐心,他也同样如此。能把战斗时间拖得更久,对刘璃来说是有利的。明天就是前往空间裂口准备封印的日子了,若是今晚没有按时返回临渊城,威尔斯必定会出来寻找,这就是他的机会。

    刘璃心中已经有了定计,却也不好表现得过于明显,沉渊龙本就智慧出众,更何况面前这条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怪物。另外刘璃还有一个想法想要尝试一下,若是成功,没准凭他自己即使不能赢下这场战斗,也可以更轻松地维持场面的僵持。

    刘璃始终记得,沉渊龙之所以对自己有这么大敌意,是因为跟费恩莱斯家族的接触,但他同样没有忘记,对方对于“渊影玉”的觊觎。这件刚刚完成不到一天的奇物,唯一的作用就是应对海渊之影。刘璃虽然没办法在沉渊龙的精神力影响下完美地控制外界的元素,但把自己的元素化形体扩散开来,模拟海渊之影的类法术能力,凭借元素符文的支持也并非不能完成。而他要做的尝试,也正是如此。

    “哦?这倒是有点意思,看样子我可以再等一会儿。”德洛马的元素化身刚来到这里,就看到刘璃正在调整自己元素化形体的结构,于是也不着急出去阻止这场战斗,而是开始暗戳戳地窥视起来。太古蓝龙之王也想看看,这个通过了真理试炼的“继任者”这么长时间成长到了什么程度。

    沉渊龙长尾一甩,再次将面前这个渺小的敌人击散,此时他尾根处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逐渐愈合,强悍的体质带来的生命力让它几乎可以无视一般的创伤,这也是它并不着急抢攻的原因它并不认为一个卑微的人类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中,能一直保持良好的状态。但它却不知道,这一记尾击能如此轻易地命中,却是刘璃主动迎上去的,不管是角度还是力量,都在对方的计算之中。

    被一击而散的刘璃并未像之前数次那样重新聚合,而是顺势均匀地分布在直径近五百米的水域之中。

    若是放在一天之前,即使亲身经历过海渊之影类法术领域侵蚀,刘璃也只能将这个领域模拟出五成效果,但亲自参与了“渊影玉”调制的现在,他已经将这类法术领域的原理完全烙印在脑海之中,即使模拟不出十成十的效果,**分的相似还是能保证的。

    “不!”沉渊龙的怒吼声震荡了周围的海域,一个卑微的人类施展出海渊之影的类法术能力让它措手不及。海渊之影这种东西,对沉渊龙来说虽然算不上是天敌,但哪怕是最强大的沉渊龙,遇到最为弱小的海渊之影,也拿对方毫无办法,其原因正是因为那消耗几近于无,近乎可以永久存在的类法术领域。

    沉渊龙的怒吼中没有恐惧,却充斥着无尽的纠结和无奈它知道这样一个领域的消耗,哪怕对于一名普通的四阶施法者来说,维持个十天半个月估计都不成问题,而这个卑微的人类更是掌握了元素化形体,领域的维持时间也会因此无限延长下去。

    “这小子……”偷窥中的德洛马摇头苦笑,对于一场激烈的战斗被刘璃硬生生拖进了垃圾时间表示无奈,不过它也不得不承认,刘璃做出了在当下是最为恰当的选择。

    “哼!别以为这样你就逃得了,我倒要看看你能维持领域到什么时候!”沉渊龙显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魔兽,眼见一时间奈何不了刘璃便再次吼了起来,“胆敢染指逐天龙王陛下权柄的人都要死!”

    “闭嘴!”德洛马再也藏不下去了,当初是它亲自开启了真理试炼,刘璃才第一次有机会接触到蓝色远古符文,这会儿听到沉渊龙的话,似乎自己万年前养的“宠物”正是因为这个才找刘璃的麻烦,这让太古蓝龙之王的脸色有些难看。

    随着太古蓝龙之王进场,整片海域中所有蓝色元素都回归了平静,不管是沉渊龙掩盖此处战斗痕迹的那层“壳”,还是刘璃模拟的海渊之影领域,都被瞬间击溃。若非有专属符文支持,刘璃甚至感觉连元素化形体状态都无法继续维持。

    “谁!?出来!”正在气头上的沉渊龙怒意满满,“敢让逐天龙王的侍者闭嘴,胆子不……不……陛下!?您……您是来亲手惩处这个妄图染指您权柄的卑微人类的吗?”

    “我惩处你个锤子!”德洛马心中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当然不可能把这种不符合太古龙王身份的话语诉诸于口。不过不能说不代表没有行动。太古蓝龙之王身上散发出的超阶威势可不是假的,纵然只是以蓝色元素凝聚成的临时躯体,但把一条六阶的沉渊龙按在水中一顿胖揍却是绰绰有余,尤其是在对方不敢反抗的前提之下。

    “陛下?陛下!我哪里做错了?陛下……啊!”可怜的沉渊龙之前还在怒吼,现在已经只剩下惨叫了,一头雾水的它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挨这顿打。

    “一万年前就知道你笨,没想到过了一万年,你不但一点长进都没有,反而变得更笨了!”德洛马心里也有气啊,且不说本体在“幻界”的它分出一具化身到奥德大陆的消耗,若是自己的“宠物”能仔细感知一下刘璃的状态,这场战斗本来不该发生,“你的脑子是做什么用的?六阶的感知难道是白给的吗?没看到这个小家伙儿身上带着真理试炼的印记吗!?”

    “真理试炼!?可是这个卑劣……咳,这个人类还只是中阶……”沉渊龙对“真理试炼”并不陌生,那是存在于万年前的一种仪式,是五条太古巨龙之王考验高阶眷属是否具有继承元素符文资格的考验。

    刘璃遭遇的这条沉渊龙,正是万年前参加过真理试炼的高阶魔兽之一,也是灾变之前最后一个成功通过太古蓝龙之王考验的个体。只可惜在得到符文传承之前,灾变的降临打乱了一切,让它与蓝色远古符文失之交臂。

    “唉,算了,你们两个的矛盾先放在一边。”对于德洛马来说,之前沉渊龙与刘璃的战斗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了解一下。太古蓝龙之王的化身出现在这里,这片大海中再没有任何秘密能瞒得住他,这其中自然包括孽海龙与沉渊龙族群对阵营的选择,“我需要一个解释,你的那些孩子是怎么回事,它们为什么要阻碍空间裂口的封印?”

    “陛下,请饶恕它们,是我管教无方。”沉渊龙的语气中出现了明显的惶恐,“它们只是想前往幻界,瞻仰您的荣光。”

    听到沉渊龙的解释,不仅是德洛马,就连刚刚开始便无所事事的刘璃都感觉一阵无语。沉渊龙之所以阻碍封印,甚至一次次冲击海族的防线,正是出于对德洛马的敬意。

    刘璃这才知道,“沉渊龙”一词最初指的并非一个种族,它仅仅是太古蓝龙之王给自己的宠物取得名字就是他面前这个家伙。万年前的灾变过后,德洛马切断了“幻界”与奥德大陆的联系,而沉渊龙则不幸地被留在了“门”的这一侧。

    万年时间流逝,当年的宠物已经繁衍出一个族群,那些新生的“小家伙儿”无一不是听着老祖宗讲述蓝龙之王的传说长大的。而那一场“真理试炼”,更是让它们将德洛马的敬意铭刻在血脉之中。吸引它们开启空间裂口的,正是德洛马维持幻界平衡时,那愈发不稳定的空间裂口中,泄露出来的那属于太古蓝龙之王的气息。

    德洛马那张龙脸的表情远比沉渊龙要丰富得多,此时静候在一旁的刘璃明显看到蓝龙之王一脸崩溃的表情,仿佛在说三个字“怪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