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驾照陪水什么意思外围: 第二百八十九章 幻界

    且不说封印法阵那里的一阵鸡飞狗跳,飞向空间裂口的刘璃同样听到丽丝的话语之后立刻镇定了下来,直接开启了元素化形体状态,将构成自身的元素转化成这里无处不在的“虚幻元素”,一来减轻自身的不适,二来也可以在元素浸润下恢复一些精力。(www.k6uk.com)他深知一条太古龙王都搞不定的麻烦,多了自己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但这却不是刘璃不全力以赴的理由。

    没过一会儿,刘璃终于“看”到了海渊空间裂口的本体在感知范围的边缘处,“虚幻元素”自一处暗流漩涡中喷薄而出。他这才终于醒悟为什么要在潮汐之力完全归于平静时才开始封印空间裂口若是不等到这个时候,在深海无处不在的暗流冲击下,这处空间裂口会在直径百米左右的海域中飘忽不定,刘璃此时“看”到的,正是它从飘忽到静止的最后一刻。

    虽然对醒眠龙王那一记飞踢有些不满,但刘璃也不得不承认她对自身的力量与时间的把握妙之毫巅,按照目前的态势,在空间裂口位置固定的同时,他会恰好从这扇“门”中穿过。既然醒眠龙王陛下把路都铺好了,刘璃也没有再做多余的反抗,少顷便被旋涡状的空间裂口卷入其中。

    这还是刘璃来到奥德大陆之后,第一次通过元素门扉进入主世界周围的次级世界,尤其是这门扉还是以活跃度著称的“虚幻元素”构成。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已经模糊不清,似是只有一瞬,又好像已过去百年,仿佛只走了一步,又似乎跋涉了万里。刘璃感觉整个人好像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一般,当他再次回过神来,却已站在了一片无垠的水面之上,天地间除了这一望无际的淡蓝,再无他物。

    “这就是……幻界?”刘璃从来没想过逐天龙王的“幻界”会是这样一副模样。不管是兰朵莉雅和松鼠的故乡“死灵界”,还是翠瓦曾经执掌的“天界”,包括威廉和席拉曾经生活的“源生界”,刘璃都做过一些了解那些次级世界除了蕴含的元素和元素导致的变化有异于奥德大陆,原住民的生活与主世界的居民相比也差不了太多,但在这个世界,一眼望去刘璃甚至连生命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刘璃轻轻地跺了跺脚,在脚下的水面上踏出一圈圈涟漪,却完全没有要下沉的感觉,仿佛站在实地上一般。紧接着他又俯下身来,发现可以将手轻易地伸进水中,感受到那并不刺骨的沁凉。

    “真的……只是水?”在奥德大陆,施法者对水并不陌生,尤其是主修蓝色法术的施法者,更是可以在任何地方凝聚出水球之类的法术,即使环境不同导致难易度有差,哪怕是在西部荒漠深处,无非也就是多付出一些精神力的消耗。刘璃可以确定脚下的“地面”是由纯净的水构成,但重新抬起的左手上却没有一滴水珠,仿佛刚才的沁凉只是自己的错觉。

    “怎么样,很有趣吧?”这个声音刘璃当然不陌生,毕竟两天之前才刚刚听到过,那正是逐天龙王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此时正从四面八方传来,包括脚下的水面。

    “德洛马……陛下?”刘璃只听到了声音,却没察觉到半点生命气息,蓝龙之王的真身究竟在何处更是无从得知,“您在哪里?”

    “你都站在我身上了还问我在哪里!?要不是之前为了你那点破事。我这里也不会闹出这么多麻烦!”德洛马心里也是怨气升腾,之前以化身之力压制几十条沉渊龙的同时,还要注意不能对那些深海鱼造成伤害。即便是强如太古蓝龙之王,隔着一个世界操控化身也要耗费不少心神。也正是因为当时放松了一下对“幻界”元素的掌控,德洛马才遇到这不大不小的麻烦它卡在“幻界”中出不去了。

    刘璃这才想起太古龙王与所处世界的关系龙王等同于世界。德洛马调整“幻界”的元素,压制“虚幻元素”的暴动就等于在调整它自身的状态,自然是将本体融于世界更加方便。只是蓝龙之王小看了这次灾变引起的元素暴动程度,现在本体转化成“虚幻元素”的它一个疏忽,导致构成自身的元素与“幻界”原本的元素一同暴动起来,虽然依然能逐渐平息元素暴动,但再想分离出来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需要将幻界的一部分掌控权交给同样拥有蓝色符文的你,然后你依靠专属符文的力量把我挤出去。”傲娇的蓝龙之王即便遇到麻烦,也不会忘记嘴硬两句,“哼,让你掌控一部分幻界可是我对你的恩赐,要不是现在灾变将至,我不能再这里耽误太久,哪里会便宜你这小家伙儿!”

    “德洛马陛下,这……合适吗?”与翠瓦共生过一段时间的刘璃十分清楚这些世界对太古龙王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他真的获得了一部分“幻界”的掌控权,回去面对沉渊龙王时一定会倍感尴尬相比威尔斯创造了一种红色元素的新特性,刘璃这已经不止染指太古龙王的权柄了,说趁火打劫都不为过,即便主要原因还是德洛马自己玩脱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反正以你继任者的身份,这些早晚……糟……”太古蓝龙之王如果还能凝聚出形体,不管是人形还是龙形都会猛扇自己个嘴巴,它只觉得自己被翠瓦传染了,不然又怎么会说出现在还不能暴露的秘密,“咳……反正细节方面就不要在意了,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好吧,德洛马陛下,那我该从哪里开始?”刘璃也不是扭捏的人,只是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打算留待以后能力足够的时候再报答太古蓝龙之王虽然它做出这样的决定纯属无奈之举,但获得好处的毕竟是自己,刘璃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这个简单,你把自己的符文凝聚出来,保持与符文之间的联系不要中断,然后随便把它扔到哪,不管是扔到天上还是扔向远方,哪怕扔到水里都可以,之后就看它自己能扩散到什么程度了。”德洛马的语气淡然,听上去满满的不以为然,似乎分化世界的掌控权对它来说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不过我得提醒你,最好把符文做得结实一点,不然扩散范围太小你可得不到什么好处。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刘璃此刻是懵逼的,因为德洛马说的步骤实在太过随意,根本不像是分化一个世界掌控权的样子。但既然它这么说了,刘璃也只能依言照做,不然以印象中太古蓝龙之王的脾气,没准这傲娇又要说些什么。只是在真正开始之后,刘璃才知晓其中的困难。

    凝聚远古符文现于外界对刘璃来说本是轻车熟路的事,但这里是“幻界”,是逐天龙王经营了数万年的世界,每一处空间,甚至每一颗元素中,都烙印着德洛马的印记,想在这里构筑专属符文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将意识沉入冥想空间之中,刘璃完全摒弃了外界环境的干扰,专注于那神秘的湛蓝。五枚专属符文依旧流光溢彩,闪耀着属于各自的光芒,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身处“幻界”的原因,本就形态不定的蓝色符文,它的变幻速度似乎比平时更快一些。

    刘璃的蓝色符文,一直是在雾气、露珠与冰晶三种形态间变换不息的,其形态不定的特性在平时运用时极为方便。但此时需要将其展现于“幻界”之中时,他却发现,只有在符文处于冰晶形态时,构筑起来才更加得心应手,其它不管是雾气还是露珠形态都稍显滞涩。

    专属符文本是施法者对元素感悟的具现,他的符文却是得益于那神秘的湛蓝,不然以中阶的感悟根本无法将符文凝聚成形,既然并非完全依靠自己,无法操控得如臂使指也就不难理解了。

    “唉……果然还是时间太短吗?”德洛马一声叹息,它看到了刘璃凝聚符文的艰难,又怎么会猜不到原因,“继任者的的身份的确给你带来了不少便利,但走捷径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就让我看看,你……是否合格吧。”

    ……

    “蓝胖子,你那边究竟怎么样了?”虽然克罗希司已经返回,但主持“太古盟约”的依然是翠瓦这个刚刚获得身体,正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白龙姐姐,“真麻烦,为什么盟约只能看到奥德大陆的影像,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而其他世界又恰恰相反呢……当时我们建立这个盟约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

    “翠瓦……”挂在“太古盟约”中潜水的克罗希司此时不得不发出声音,“我记得当初是你提议这么做的吧?”

    “啊?是吗……我怎么记得是你说不该过多干涉主世界的发展,所以架设盟约时才禁止向奥德大陆传讯?”翠瓦一脸无辜。

    “但现在你想知道的是德洛马的情况,而当初你说的是不想在家里休息的时候被偷窥。”若不是现在还有正事,克罗希司很想当场教训一下这个最小的妹妹。

    “哼,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一点小麻烦而已,继任者一会儿就能解决。”德洛马此时有些庆幸,还好盟约不能监视次级世界的情况,不然被卡在幻界之中这种事,一定会被丽丝和翠瓦这一对姐妹嘲笑好久的要面子的蓝龙之王之前只是说遇到了一些小麻烦,需要“继任者”帮忙,具体什么情况它才不会老实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