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有名的体育外围投注: 第三百六十二章 历史遗留问题

    当刘璃悠悠转醒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布置堪称奢华的卧房之中。(www.zhangmengxiao.com.cn)说奢华倒不是因为这里金碧辉煌,而是不管房间内的装饰,还是精致的木质家具,上边都隐隐散发着元素的波动。身处其中的刘璃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这样的环境中反馈出“舒适”的信号,之前被强制激发“龙王之相”时,冥想空间的轻微震荡也在元素浸润下迅速平息。

    “是瑕……吗?”刘璃还记得自己失去意识之前,于脑海中的争吵被一声冷哼压下的一幕——那个声音虽然清冷,却仿佛有着无上的威严。尤其是刘璃那一瞬间感受到的,三个同属于神明的人格争执不休,却在那个声音出现的刹那,变得噤若寒蝉。

    “刘璃!你醒了?”恰在此时推门而入的松鼠,看到已然起身的刘璃,惊喜地叫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等一会儿,我去叫克罗希司陛下过来!”

    “等等……我昏迷了多久?”瑾的回归为刘璃带来的可不仅仅是一场发生在他意识深处的争吵,还有兰朵莉雅发现的秘密——有关“死灵界”被“此世之恶”侵蚀的秘密。

    “已经快一个星期了,怎么了?”看到刘璃一脸焦急,松鼠也不禁心生疑惑。

    “糟了!希望还来得及,我和你一起去见克罗希司。”刘璃暗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发现之前的精神力损耗并未留下什么后遗症,于是翻身而起。也多亏刘璃对元素化形体掌握得愈发熟练,“空间行者”这件被他留下精神印记的法袍如今早已与他融为一体,倒是不需要再考虑衣着的问题。甚至他连洗漱都可以免了,元素化形体足以解决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直接去面见太古黑龙之王也不会失礼。

    ……

    “你的意思是,死灵界早在万年前就受到了此世之恶的侵蚀,只是这个过程比较隐蔽,我才没有察觉,而那些肆意运用死灵法术的恶徒,便是侵蚀的结果是吗?”克罗希司神色凝重,毕竟刘璃带来的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是这样,克罗希司,而且因为一周前与原初之力的对冲,那些被污染者应该不会像万年间那样安分,你这段时间又一直在这里等我苏醒,我担心世界本源会出问题。”刘璃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在试炼之地与琳有过数月交流的他,对万年前的灾变绝非一无所知,甚至可能比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生灵更加熟悉。如今灾变即将再次爆发,若是此刻最强大的太古巨龙之王受伤,或者没办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实力,整个世界几乎没有可能安然顶过这次更为严重的浩劫。

    “很好,我明白了,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克罗希司点了点头,随后陷入了沉思。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多,刘璃逐渐能从黑龙之王那面部表情的脸上看出一丝他内心的想法,他这会儿明显陷入了犹豫,“这一万年间,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世界本源那边短时间内不会出什么问题。不过你也做好准备吧,虽然我知道你想在这里多陪陪这只小黑魔,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多给你一个月,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到时候我会将一部分世界权限交给你掌管。”

    与松鼠对视了一眼,刘璃从恋人的目光中看到的除了不舍和担忧,还有支持与鼓励。

    “好的,大哥。”刘璃的语气再没有半分迟疑。

    “另外,凯文,你作为暗语帝国大公爵,清缴那些未在编的死灵法师的任务,就由你传达回王都吧。”作为这座城堡的主人,凯文大公对招待黑龙之王除了感到荣幸,绝不会有半分麻烦的感觉,此时同样呆在会客室内也是理所当然。

    “啊……哦!是!陛下!”凯文大公这会儿还是懵的呢。虽然他相信女儿不会欺骗自己,说刘璃和克罗希司熟识也绝对是确有其事,但此刻听到黑龙之王亲口承认要将“死灵界”的部分掌控权分给刘璃依然让他吃了一惊。尤其是刚刚刘璃那一声“大哥”,让他认识到,这个拐走了自己宝贝闺女的臭小子,跟黑龙之王的关系绝不仅仅是熟悉那么简单。

    “放松点儿,不用这么紧张。”克罗希司脸上难得地挤出了一丝微笑,虽然怎么看都觉得别扭,但那也是实打实的微笑不假。黑魔一族不仅仅是黑龙之王的子民,更是他亲手创造的智慧生灵,面对这些孩子,即使是古板的克罗希司,也想尽量表现出自己温和的一面。

    “好……好的,陛下。”凯文的状态已经从懵逼变成忐忑不安了。这就好像在地球上,女娲造人变成了一段真实可考的历史,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件事的真实性。然后女娲出现在某人面前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那这个人大抵可以理解凯文大公此刻的心情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不过刘璃既然没有避讳你,就证明他有足够的自信,在即将到来的灾变中保证你女儿的安全。”克罗希司注视着黑魔一族的繁衍生息何止十万年,又怎么会看不出凯文这不加掩饰的担忧,“而且说实话,松鼠的天赋不错,却并非体现在元素的力量上,不管是亡灵法术还是魂击技巧,她的元素绝缘体质来说都不适合学习,反而是主世界的武技,她修习起来倒是得心应手,速度飞快。”

    克罗希司停了一会儿,留给凯文思考的时间,之后才继续说道:“灾变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它波及到主世界和其周遭的所有次级世界,你总不希望看到在遭遇没法躲避的危险时,自己的女儿毫无自保之力吧。”

    “我……明白了,克罗希司陛下。”凯文看向刘璃的目光很复杂,这个拐跑了自己宝贝闺女的年轻人,之前展示出了常人无可匹敌的力量,但力量也意味着责任,他实在不知将松鼠托付给对方是不是最佳选择。

    “凯文叔叔,将希赛娅交给我吧,在即将到来的灾变中,我会拼尽全力保证她的安全。”刘璃知道,此时正是自己开口的时候。

    ……

    “呼,还真是够远的,前面那个就是了吧?”威尔斯此时稍显狼狈,他是一名纯粹的施法者,并不以体力见长,而“死灵界”又绝不是一个适合他大展拳脚的地方,在这只有“死亡元素”存在的环境中,他施放每一个法术都必须精打细算,在密林间赶路这种事对他来说并不轻松。

    “没错,那就是暗语帝国的都城……”兰朵莉雅口中喃喃,那熟悉的城市勾起了她年幼时的记忆,“还真是……好久没有回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