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足彩靠谱吗: 第四百九十二章 还有吗?

    女帝虽然已经在心里做出了决定,但窗户纸还没捅破,周安如此“肆无忌惮”,嘴脸非常嚣张,女帝气的非常想要抽他!

    周安是已经横下心了,其他策略已经用了,他现在的策略是……让女帝感觉到威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周安会让女帝明白,自己对东乾的威胁有多大。(看啦又看)

    女帝瞪眼看周安,看了好一阵。

    周安躬身一副恭谨的模样。

    “哼!”女帝冷哼一声,拿起了汤勺。

    跪在周围的小宫女马上站了起来,伺候女帝用膳。

    周安转身便向餐桌另一头走。

    “你干什么?”女帝喝问。

    “圣上……”周安回身,“您先前,不是让奴才坐嘛。”

    “刚刚让你坐你不坐,现在也就别坐了,站着!”女帝沉着脸道。

    “是!”周安躬身领命。

    女帝坐着吃饭。

    周安站着看着。

    这……很正常!

    原本是很正常的!要知道,康隆基都不会轻易与女帝轻易与女帝一同用膳,当然,康隆基也不会每天早上来蹭吃蹭喝,他都是吃好了,算准了时间,才过来与女帝一同去上朝。

    而皇帝用膳,总管太监在一旁看着,这真的无比正常。

    但对周安来说,就是不正常的。

    这是一种惩罚。

    周安被罚站了!

    几个宫女太监伺候女帝用膳,所有菜肴女帝最多吃三口,挪来挪去的,他们都将头垂的很低,现在他们不是怕无意与女帝对视,而是怕与周安对视。

    女帝又对大总管发火了。

    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他们怕大总管脸上挂不住,迁怒于他们。

    “圣上,那道菜得和着酱汁吃,味道才鲜,这样吃未免太寡淡了……”周安看着女帝吃饭,主动开口。

    “要你多嘴?”女帝横眼回了一句。

    周安闭嘴。

    他好像要拿出小本本,把今天的事记下来,等翻身的那天,跟女帝算总账。

    就是这么“记仇”。

    “圣上……奴才饿了。”周安又开口。

    “忍着!”女帝冷声回道。

    周安不再说话。

    看来是真气了,其实生气也是好事,对你发火,就是发泄,这要比用其他方式发泄好的多。

    女帝沉着脸吃完了早膳。

    其实也没多少,比以往要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吃不下。

    啪!

    女帝撂下筷子,拿起手帕擦了擦嘴,长身而起口气冷硬道:“拟旨!”

    周安马上小跑去了长案前,拿出空白的圣旨摊开,研磨蘸笔。

    等他忙活完,女帝刚好走过来。

    周安让开。

    女帝却对周安瞪眼道:“看朕干什么?朕让你拟旨!你写!”

    “唉唉唉!”周安连连应声,又去拿起笔。

    女帝负手在长案前踱步,沉吟一下才道:“朕闻褒有德,赏至材。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周安……”

    周安拿着笔的手抖了一下,给他的圣旨,让他自己写?

    “宿卫忠正,宣德明恩,心思社稷,担朕之忧,行返万里,诛剿不臣,朕心甚慰。朕嘉先圣之道,开广门路,宣招四方之士。盖古者任贤而序位,量能以授官,劳大者厥禄厚,德盛者获爵尊。故武功以显重,而文德以行褒……”

    周安已经快要听不懂女帝在说什么了。

    不过大概意思,还是能知道的。

    这是封赏圣旨!

    ******

    天亮了有一阵了。

    奉天殿外,群臣汇聚,却比昨日少了一些人,甚至连内阁首辅贾临博还没来,眼看着早朝就要开始了。

    李广山在闭目养神。

    一副不想跟任何人说话的样子。

    他不想去蹚浑水。

    “阁老!”

    “阁老您来了。”

    几个老臣的招呼声先后响起,李广山睁开眼瞥了一眼,又闭上了。

    贾临博姗姗来迟,他来晚了,很多人都知道他为什么来晚了,因为昨晚出事了。一群老臣全都围了上去,神色皆不正常,焦急有之,忧虑也有之。

    “阁老,可是真的……”有人问。

    “嗯。”贾临博点了下头,脸色不大好,又回身去看,扫视了一下,而后低声问:“田大人没来吗?”

    周围几人摇头。

    田文卫没来!

    “田大人昨夜突发疾病,身体抱恙,已经差人请下官代为告假。”都察院一监察御史低声与贾临博耳语。

    贾临博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的样子。

    他是从刑部尚书包明镜府上赶过来的,并未去见田文卫。

    虽然贾临博与田文卫意见相驳,但前前后后算起来,也是同朝为官数十年了,并未交恶,情分还是有的,他自是不希望田文卫出事。

    铛!铛!铛!铛!铛!

    钟声响起。

    上朝了。

    李广山睁开眼睛,又望了另一边的贾临博一眼。

    两人带人上台阶,向殿内走去。

    大殿内,女帝坐于高台龙椅之上,周安与廖福分列女帝左右,这种配置是很少见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与秉笔太监一同陪女帝上朝,但也说得过去。

    几乎所有人全都偷看了周安。

    “上朝!”周安宣道。

    “参见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圣上!”

    过场走完。

    “有事启奏,无本退朝!”周安一甩拂尘,再次尖声宣道。

    “启禀圣上,昨夜左都御史田文卫田大人突发疾病,卧床不起,已无能来上朝议事,请微臣代为告假。”一中年言官走出来,躬身道。

    “朕知道了。”女帝面无表情的道。

    这言官退回去,马上又有人站出来,恭敬道:“启禀圣上,礼部侍郎魏怀宇昨夜突发疾病,身体有恙,无能上朝,特请老臣代为告假!”站出来的礼部尚书。

    “还有吗?”女帝面无表情的直接问。

    “启禀圣上……”

    “启禀圣上……”

    “启禀圣上……”

    前前后后,竟然有十一人站出来,代替请假。

    这当然不是巧合,谁都知道不是巧合,是有事,但是什么事,谁都知道,女帝问都没问,就一句,朕知道了!

    其实,不问是最好的。

    问了对谁都不好。

    究竟有几人是真病了,是说不准的。

    而假装生病不上朝,那可是欺君之罪。

    请假之事后,朝堂一下安静了,女帝又问:“还有吗?”

    “启禀圣上!”贾临博站了出来,拱手躬身道:“昨夜子时,刑部尚书包明镜突发疾病,虽经医救治,却无力回天,暴毙于丑时三刻。”

    贾临博不得不站出来!

    因为这个谎,只能他来说。

    包明镜是自杀的。

    但到贾临博口中,却成是生病暴毙。

    女帝脸上毫无波澜,又问:“还有吗?”

    还有吗?!!

    从女帝的神色,以及她的口气,满朝文武明白,女帝显然是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她这态度,却是让所有人把心都提了起来,这究竟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还是想要大事化小,没人说的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