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经纪人都怎么分成: 第五百九十五章 毛骨悚然

    在女帝凝视的目光中,有点心虚的周安只能老实交代了。(www.zhangmengxiao.com.cn)

    “白小葵她……在任务中重伤昏迷,所以臣便拜托妙严法师南下,将白小葵接回京城来……”周安说完,赶忙扒拉了几口饭,一副好饿好累好可怜的样子。

    “你让妙严法师去接白小葵?妙严法师就去了?”女帝感觉不可思议,两点都不可思议,一是周安竟然使唤妙严法师,二是周安竟然让妙严法师去接白小葵。

    你让天下第一武道宗师去接你的姘头?!

    白小葵这么重要吗?!

    你个臭不要脸的!

    “臣答应了妙严法师一些事……”周安小声道。

    “呵!”女帝冷笑了一声,要被气死了。

    她没追问周安答应了妙严法师什么,因为她知道妙严法师来乾京城的目的,青无曾向她透露过,说过周安的做法不太合适,也为江湖说了一些好话。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女帝劝劝周安,别让周安祸害江湖。

    而就此事,女帝没对青无做任何表态。

    女帝倒是不在乎江湖如何,周安搞的很好,女帝也不想搀和,她就在意周安让妙严法师接白小葵的事。

    都这么长时间了,妙严法师住在东厂衙门,对周安软磨硬泡,周安应该是什么都没答应,不然妙严法师会走的。

    这么久没答应,万万没想到,为了一个白小葵,周安就改变了一直坚持的对江湖的安排。

    “白小葵为朝廷出生入死,此次受伤一直昏迷没有醒来……”周安觉得自己该解释一下,但又有些说不下去。

    “你还说……”女帝要发脾气。

    “皇姐,白小葵怎么了?”云景公主突然开口,小眼神不断扫视两人,她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女帝看了云景公主一眼,好似气消了一般,脸色缓和道:“没什么,吃你的吧,小孩子乱打听什么?”

    “哪里小了……”云景公主也不敢顶嘴,就小声嘀咕。

    她跟周安同龄,也就比女帝小一岁,当然不小。

    周安看得出来,女帝不是真的消气了,而是云景公主在这里,她不好发作,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若是让她知道,自己这个身为皇帝的姐姐,管不了自己的男人,周安丢不丢人且不说,女帝肯定是要丢人的。

    这种糟烂事,女帝是不想纯洁的云景公主知道的。

    “圣上,金察土司现今在何处?”周安转移话题,跟女帝聊正事。

    “还在鸿胪寺,金察祭祀常伴他身边,朕还调遣了两千天策军驻扎鸿胪寺。”女帝道。

    周安点了点头。

    这配置还行。

    虽然跟之前相比,就多了两千天策军,但金察大祭司全天看护,与之前是大大不同的。

    “臣吃完饭去看看,有些事问他。”周安又道。

    “不睡觉吗?”女帝瞪眼看周安。

    “圣上您这么关心臣啊……”周安对女帝咧嘴一笑。

    正跟周安生闷气的女帝顿时更气了,周安太气人了。

    “别笑,牙上有菜叶,恶心死了!”女帝嫌弃道。

    “皇姐,你不吃吗?”云景公主又开口。

    女帝沉默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筷子,好多天没跟小安子一起吃饭了,女帝干嘛来了?还不是为了吃个“团圆饭”。

    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

    也没叫其他人来伺候,女帝亲自起身盛饭,周安跟着起身想要接过碗给她盛,她躲了一下,没让周安盛。

    “圣上,最近还出了什么事吗?”周安又没话找话似的。

    “南方战……流民已经……”女帝两度开口,全都停了一下,最后道:“缺钱,朝廷缺钱!”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问题都出在钱上。

    朝廷若是有钱,赈灾就不是难事,民怨就不会大,就不会有活不下去的穷苦人造反,各大世家门阀也就没有了造反的基础。

    周安沉默。

    钱的事,急不得。

    其实女帝如此回答也算是好事了,至少说明了,东乾内部局势没有进一步恶化,不然女帝肯定会说的。

    “小安子,你还要闭关吗?”云景公主又开口。

    “嗯!”周安点了下头,又道,“看情况,北戎天女之事……臣需要琢磨琢磨。”

    窗外夜色浓稠。

    这是晚饭。

    吃了很久。

    周安吃的特别多,因为这些天亏空有些大。

    女帝因为白小葵的事与周安生气,但没过多久,便又开始向周安询问天人宝图之事。

    说一千道一万,对周安个人而言,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周安也没隐瞒什么。

    荒脉通了一条,还要通八条,等九条荒脉全通,他将再次尝试进入天人宝图的世界,之后……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嗒嗒嗒。

    门外突然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小亭子来了,臣去看看。”周安直接起身,放下碗筷向外走。

    咚咚!

    “厂公。”随着敲门声,门外果然响起了小亭子的声音。

    也不知道小亭子是听说周安暂时结束闭关来汇报的,还是刚好出了什么事。

    周安开了门,扬手对外示意了一下。

    意思是外面说。

    别打扰女帝与云景公主吃饭。

    周安出门,小亭子回身跟着周安,一直走到院中。

    “厂公,这是这几日的重要情报,还有,白莲花回来了……”小亭子道。

    周安才从小亭子手里接过几份必须要过目的情报文书,便猛的抬头看小亭子,紧接着抬手比划了一个“嘘”的动作。

    “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回来?”周安聚声成线,只有小亭子能听到。

    小亭子不知道周安为何突然搞的如此神秘,也不敢乱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白莲花,指的就是白小葵。

    好巧啊!

    周安才结束闭关,白小葵就回来了。

    “妙严法师护送她回来的?”周安又传音入密。

    小亭子再次点了点头。

    “可还有什么紧急之事?”周安再问。

    小亭子摇了摇头。

    “去吧!”周安说道,拿着文书返身向屋门走去。

    推门进了大殿,手里捏着一叠情报文书的周安一边向桌边走,一边道:“圣上,臣得去东厂衙门一趟……”

    “白莲花是谁?”女帝斜眼直接问。

    她果然在偷听!

    天罡的耳朵就是灵。

    女人的直觉是可怕的。

    “嗯……是白小葵。”周安只能承认。

    “你去看她?”女帝又斜眼问。

    “是……”周安硬着头皮道,又解释一下,“白小葵伤势极重,需要臣去诊治一番。”

    “朕跟你一起去。”女帝也没说什么发脾气的话,但这话说的,让周安毛骨悚然。

    修罗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