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篮彩外围app: 第366章 儿子们的口粮他都抢

    ——————

    “不、不用,你……”栾宜玥望了望濮阳渠,看到他就是一动也不动,反而用一对鹰目锐利的盯着她直盯——

    她无奈的发现,这什么都做了,刚才他还给自己清洁身体…现在还矫情,岂不是给他机会作?!

    “嗯?”

    “没…老公,你先帮我喂宝宝们喝一点水润喉,青色奶**是团团的,蓝色奶**是圆圆的,不要搞错了。(www.zhangmengxiao.com.cn)”栾宜玥软软的说,边说边垂头解扣子,已经没脸去看丈夫的反应了。

    “好,听老婆的。”濮阳渠闻言很满意,精神力全程监控,行为上完全听着爱妻指挥。

    团团圆圆并不认生,濮阳渠温柔抵上前的奶嘴轻触了他们小小的嘴唇,见他们自觉张开了小嘴儿,奶嘴这才塞进去……

    栾宜玥仔细清洁了胸脯,感觉坠量不太饱满,她猛地想到,之前——啊啊,这混蛋男人,连儿子们的口粮他都抢了!

    只是,现在怂地没边的她,完全不敢怼丈夫。

    等她喂好团团和圆圆时,她已经困地睁不开眼睛,都是濮阳渠将两个吸奶吸到睡着的团团和圆圆抱进小床,事后,还是他给栾宜玥整理身体,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爱妻入睡。

    第二天,栾宜玥醒来时,发现天都大亮了,转边一看,哪里还有濮阳渠的身体,立即垂头看自己有衣裳,发现衣裳整洁:还好!

    身体虚软的坐起来,发现团团和圆圆都没有在屋里,她瞬间小脸就涨红了——不在她睡屋里,那就是被他抱出去了。

    这么一来,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和他——

    栾宜玥想要捂脸,虽然濮阳渠是她的丈夫,但是他这么明摆着宠她,不知道会给她拉仇恨吗?

    她不敢再乱想,起身胡乱扎好及腰的长发,一打开房门,发展家里静悄悄的,对哦,今天小珠宝还要上课,公婆和大姑子肯定是去送她了。

    然后顺带带着团团和圆圆一起下楼晒晒太阳,按照妇产医生的话,早上七八点到九点前的太阳,婴儿多晒,可以吸钙。

    所以从医院回到部队之后,排除下雨天,濮阳江和周云月是每天都会抱着团团和圆圆下楼的。

    没有长辈在,栾宜玥松了一口气,决定先洗个澡,昨晚实在是太累了,但是她可是知道,自己身上可是有不少吻痕,趁着这个时间点,她快速泡一下,不然要真被长辈看见了,真的狠丢脸!

    洗好澡,她还快速整理家务,一般她都是趁着公婆他们带着孩子下楼了,就整顿家务活儿,以及打理她的盆栽。

    栽种已经有二个多月了,植物们因有她的灵液加持,成长地非常的好。

    特别是小珠宝买的两株玫瑰花,随着它们的生长,被栾宜玥分枝又栽种了不少,两个阳台一片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让人一看到,夏天的炽热都淡了几分了。

    最惹眼的是,栾宜玥在房间里种的人参,长势意外的好。

    种子是丈夫提供的,听说她想要种些人参,他特意是找人要的野山参种子,对于药材植物,跟大阳台里种的那些花盆小菜等,完全不同的应对。

    她房间里种的人参全是用灵液来浇淋,而外头的植物,侧是以一定的自来水和灵液对兑,所以种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栾宜玥觉得再有大半年,她房里的人参应该差不多可以出售,因为有灵液的帮助,种上大半年,应该有小十年的年份了。

    何况,她空间的灵池好象升级了,她觉得等人参出柜时,应该会给她一个小惊喜。

    十点钟未到,周云月一行人回来了,这个时候,团团和圆圆也差不多饿了,因为她已经涨奶了!

    远远的听到团团和圆圆一路哭着回来的小声音,栾宜玥已经先一步打开自家屋门,果然看着公公和大姑子一人抱着一个,周云月正准备开门。

    “爸、妈,你们回来了,快进来,团团、圆圆乖乖,妈妈在,马上就喝奶奶了~”

    两下应该是一路上就哭了起来,要不然不会哭地如此凄惨。

    团团和圆圆可能是因为长期服用空间灵液的原因,智商明显高多了,而且,两小都不爱哭,所以,一看到孩子们都哭肿了眼睛,她便心疼的哄道。

    两小还配合,一听到栾宜玥软软的诱哄声音,渐渐的就收了哭声。

    周云月好笑又好气的睨了两个小孙儿,朝着栾宜玥说道:

    “啧,还真是有奶才是娘!这两孩子,可能是早上起床的时候没有喝到你奶水,这会儿才哭地如此凶。”

    儿子今早上班前,是将两小抱到了他们屋里,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周云月和濮阳江也是从年轻那会走过来的,当然知道昨晚肯定是渠生累着儿媳妇了。

    不然,渠生不会这么多此一举。

    想到渠生那个体格,周云月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儿媳妇从生了到现在,儿子都在外头,这么久才回来,这小别胜新婚,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所以,七点钟两小醒来时,周云月是泡了奶粉给两小吃。

    因为之前栾宜玥已经不够奶水喂养了,后来发现,奶粉用灵液来泡着,两小也喝,她就特意教了婆母和大姑子如何泡奶粉。

    周云月是完全严格照着儿媳妇的步骤的泡的奶粉,两个也就乖乖的喝了。

    只是可能太久没有见着他们妈妈,所以这会儿才会闹。

    要不然,之前,十点钟回来时,两小还笑眯眯的。

    “嗯,妈,爸,小柔,辛苦你们了,我做了点绿豆糖水,应该凉了,你们先喝一点,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虽然公婆乐意带着两小下楼,但是楼下到了八点多就开始热起来,一出月后,栾宜玥就变着法着煮些清热解湿的糖水来喝,要不是绿豆糖水,要不就是薏米水,再不然是雪木耳莲子水。

    总之,每次他们归来,栾宜玥都会用灵液煮好了糖水等着,喝不完当下午茶来喝也行,等小珠宝回来,她也能喝上一碗。

    因此,一家子就算是在炎热的天气,身体骨都好,一点儿也没有劳累中暑的现象。

    周云月就是满意儿媳妇这一点,识趣懂礼,也不偷懒耍奸。

    虽然他们一家子目前是半路亲情,但是不管渠生还是玥玥都是个好禀性又有良心的。

    现在,她也不用怕儿子儿媳妇对他们是面上情,因为大家都一起生活了四年,栾宜玥和濮阳渠是什么性子,濮阳家大都看地明白清楚。

    也就璩美英心瞎了,偏执的失了平常心。

    现在,濮阳大房一家子和和乐乐的,倒显得三房更加的凄凉。

    十一点时,濮阳渠居然难得回家来吃午饭了,而且,带回一个让栾宜玥非常不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