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中国足球外围网站: 第189章

    这边宁诺恢复了正常意识。(www.k6uk.com)七月啧还处于一种极度的尴尬的状态,这种尴尬非常熟悉,熟悉到他想要仰天咆哮。

    那就是……他又没有衣服了。

    每一次重生都是没有衣服,这是闹哪样啊。七月摸摸自己的脑袋,看看自己一手的黏液充满了绝望。他之前只有一个脑袋,脑袋下面有许许多多的黏液,随着黏液的分泌,七月的身体被一点一滴的黏液聚集起来。虽然能够活动身体,但是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巨型史莱克。

    也可以叫做黏液怪、鼻涕怪。

    七月对亡灵战争不了解,他不知道现在这个形态是七大亡灵军之一的沼怪。沼怪,其实本来是被称为沼泽,最开始是在兽人较多的草原上出现。出现的地点又多数为沼泽,全身黏糊糊的,流动性非常强,所以被称呼为沼怪。

    可以说沼怪属于那种打不死、打不过,还打得非常恶心的生物。纳穗一眼就认出这个大麻烦来,他再三确认自己记忆中的阵法和现在所看到的,觉得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他明明要召唤的是尸人,怎么就变成了沼怪了?在森林里,沼怪的攻击力是下降了好几个档次,不过作为回馈他们不易被捕捉的程度是按照几何倍数增长,恶心精灵的程度也是一样的。

    不过这一次只要召唤出亡灵生物就可以。

    至于是什么亡灵生物那都不重要。

    “下面就看你了,克洛艾。”纳穗看着场地边缘仍然不死心想要靠近精灵神的人类,露出笑容,“和那位真的很相似,不愧是大贤者的转世者。”他话中带着明显的讽刺,鹰眼开启后,他连克洛艾脸上咬牙切齿的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墨菲妃凑过去,她知道的明显不多。对克洛艾的认知停留在纳穗告诉她的消息上。她说道:“那就是人类的大贤者转世。”

    “反正都是骗人的。”

    “让沼怪去杀了他吧。”纳穗询问道:“他对你有用吗?”

    “杀了吧。”

    纳穗点点头,他施展一个咒语,地面隆起接着是泥土裹挟着七月,把他像一个球一样送到了克洛艾附近。

    克洛艾察觉到不妙,他虽然在人类世界强大并且饱受赞誉,但是在比人类更加强大更加具有底蕴的精灵族中,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石块落在五米处的空地上。

    七月头昏脑涨,他迷迷糊糊爬起来,迎面劈头盖脸就是一道火焰。

    克洛艾挥舞长鞭,他的鞭子上还带着火苗。之前精灵神和母树对他造成的威压和伤害似乎全部都没有了。克洛艾甚至觉得自己还能吃下三碗饭。

    当他看清楚自己七月现在的全貌,他觉得自己能再吐出来三碗饭。

    他像一个女人一样捂住自己的口鼻,火焰咒语不要钱的爆发。有一个共同点:所有的魔法都是魔族魔法,在精灵族元素比较浓郁的精灵族却没有使用任何一个精灵族咒语。

    克洛艾卡西欧的前世是四族全能全知的大贤者卡西欧。

    按照推测,转世后的他应该也是四族全能的类型。但是克洛艾在出生后,就发现自己和精灵族的契合度为零。这就说明,他这辈子没有办法使用任何精灵咒语。

    其余三族的技能克洛艾都有学习一二,在学校和社会大众面前他都能装模作样的表现出来,但是精灵族咒语……他真的是怎么做都做不到。克洛艾想到家族里母亲的愁容、父亲的咒骂,他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腮帮子一口。

    口腔中血腥味浓郁。这一次绝对不能失败。不然就算自己平安回到人类世界,在帝都甚至是整个社会范围内都会质疑自己身为大贤者转世的真实性,也会质疑蔷薇家族的权威性。

    为了家族,他克洛艾绝对要得到精灵之心。

    想到当初那个矮人在自己面前展现的神奇机械球,克洛艾心中**在燃烧。他对着七月释放一个高级魔族魔法。

    七月身体是黏液,但是黏液也包含大量水分,如果水分被蒸发干净,七月可能只能做一个干巴巴的口香糖。火系本来就是对自己不利,心在还是高级魔族魔法,七月心中一动,他拉开自己的技能栏。

    自己应该可以使用技能的,有几个不错的水系……等等,怎么点不开。七月觉得自己心中我了个大草。他抿着嘴,手指在一片灰色中拼命按,却怎么都得不到回应。

    系统页面慢悠悠的弹出:试用期结束。

    七月:……所以之前那么长的异端时间全部都是试用期吗?

    系统页面继续:如要继续,请充值。

    七月:好烦啊,你到底是什么系统啊。他欲哭无泪,觉得自己简直是倒了大霉,一个瘫痪,身子软成一堆烂泥巴。这不是在开玩笑,七月现在唯一的固态物就是这个精灵的脑袋,其余的地方全部都是黑色的黏液。

    逃跑吧,七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逃跑。

    他随便找一个方向开始乱窜。先把自己安顿好再说吧。他带着一颗脑袋和一滩泥巴在森林和观众席边缘蹦跶。大部分精灵都被撤离出来了,在外围和内围只有少数人仍然坚持看戏。

    七月努力蠕动。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被烤干。

    不行啊,难道又要死了吗?七月欲哭无泪,他怎么死得这么快啊。他觉得下一次再投胎的路上,他要好好的思考人生。

    本人已经切身的体会到了投胎的重要性,求求天王老爷,不要再让我死了。我真的只是想要好好活下去啊。

    天王老爷可没有功夫听七月一个小菜鸡磨磨唧唧的念叨。

    藏在角落的宁长听到了。他探出一个脑袋。他自从被洗血之后,反应速度就比其他人慢,当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的逃跑时,他还能一个人慢悠悠地坐在位置上。等到人都撤出去后,才疑惑的四下张望,问道:“咦?人呢?”

    宁长抓抓头发,他像是真的小孩子一样,好奇地戳了一下七月那一滩烂泥巴,“唔……”小孩陷入了深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