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经纪人骗局有哪些: 第158章:董震来了(二更)

    从陈之媛之前住的地方回来后,祥子直接回了房间。(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董清儒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蒋止在半个小时之前才为她换了药,恢复的很不错。

    李恩和李盛直接也在别墅里的客房住下了,据蒋止说,这是墨涟专门为她留下来的人。

    一提到墨涟,君色这才想起他如今应该在岛上了,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按道理来说,岛上那群人应该会给自己打电话,来八卦一下事情的始末。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的安静呢?

    不对劲啊。

    “君色,后天可以我可以去上课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后天?”

    明天要去女监,后天似乎没什么事情,君色思考了一下:“行,后天一起去上课。”

    “那个……我有个事情要和你说,你别生气哈!”

    “什么事?”

    董清儒不好意思的搓搓手:“我爸这不担心我么?好几天没回家了,天天打电话过来,知道我在这里,就非要过来看看,我就把地址给他说了,可能过一会儿他就要到了……到时候,你可别露馅了。”

    “啊?”君色顿时脸色抽搐了两下:“你爸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怎么可能?”董清儒瞪着眼睛:“我爸可以很讲道理的。”

    “叮铃——”

    “叮铃——”

    门铃声响了,董清儒和君色对视一眼。

    看来说曹操曹操到,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君色硬着头皮起身,穿上拖鞋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皮肤黝黑,脸上留着络腮胡,眼中满是精光,再看见君色的那一刹那,嘴角一裂,笑的像是菊花一样。

    “这是清儒的同学吧?”声音粗狂,好似在喊叫一样。

    男人身后跟着的一名身材纤细,带着眼镜,穿着一身正装在身上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和董震粗狂的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叔叔好,我叫君色。”

    “好名字,好名字。”董震哈哈大笑,非常自然的就走进了别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女儿,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你在这里玩的开心哈,你老爸一天在家里担心的要死,你倒是潇洒。”

    董清儒有些尴尬:“这不和君色谈得来吗?,所以就多玩两天。”

    “叔叔还没吃饭吧?我立马叫人做。”君色上前来,非常有礼貌的说道。

    “没吃呢。”董震是个实诚人,立马就继续说道:“整点肉来,我喜欢吃猪腿肉,在整点酒来,红酒不要,要啤酒。”

    对于自个儿老爸的脾气,董清儒是非常清楚的,她有些尴尬的对着君色笑了笑,却见对方脸上毫无异色,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叔叔和我一样呢,都喜欢吃肉,哈哈。”吩咐了张妈,君色回到了客厅,看了两眼站着的瘦小男人,随即和董震大声的攀谈起来。

    “君色啊,你家这别墅装修的太冷淡了,你下次去我们家看看,那叫一个温暖,赶明儿我叫设计师来从新给你设计一下?”

    君色一笑:“这我男朋友喜欢,都是他自己安排装修的。”

    “男朋友?”董震的眼睛亮了亮:“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就有男朋友了。”说着,把话题指向了董清儒:“女儿啊,你学学人家小色,人家都知道找个男朋友,你怎么就不知道找一个呢?”

    “咳咳……”董清儒把脸转过去,意思不认识这个爹。

    “小色啊,你要是有什么认识的,各方面都比较优秀的男孩子,一定要给介绍给我们清儒啊,你都不知道,我们清儒这个性子,诶……”说着说着,董震一股哀愁涌上眉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心疼的不得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跑到你这儿来了,就是她这个终生大事,我一直担心……”

    “爸……我才十九……”

    “闭嘴!”董震一喝:“什么十九,当年你妈十七岁就生了你,现在不好好的,你得抓紧,等过几年,好的都被人挑走了,你就只有去捡些破烂。”

    君色坐在一旁,暗暗的想起了自己的年纪。

    二十四岁——

    莫非墨涟是破烂中的破烂?

    对于自己老爸的婚姻观,董清儒一直都不理解,索性也不再说了。

    张妈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没过一会儿,饭菜就全部烧好了,董震笑着起身去坐下:“你们家这保姆手艺真不错,闻着都香。”

    董清儒也慢慢的起身,为了不让董震发现不对劲,她没让君色扶着她,只是慢慢的走着。

    地上不知道时候撒了点水,董清儒一个没看清踩了上去,脚一滑,差点摔倒,君色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没事吧。”

    “没事。”

    伤口隐约开始做疼,仿佛伤口因为撕扯而裂开了。

    董震看着叹了一口气:“多大的人了,走路都不知道注意些。”

    董清儒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坐在椅子上,拿着筷子就开吃:“老爸,你吃完赶紧走,一会儿我和君色还追剧呢,没时间理你。”

    “没良心的。”董震也不理他,对着身旁瘦小的男人招了招手:“小舟,一起走。”

    名叫小舟的年轻人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了,在拿着筷子的时候,他突然好似定住了一样,鼻子动了动,眼神怪异的看向了董清儒。

    “怎么有血腥味?”

    一句话,牵动所有人的神经,君色下意识的看向董清儒的小腹,那里的伤口似乎已经撕裂了,开始流血,而鲜血已经浸透了衣服,泛起了一点血色红晕。

    “哪儿来的血腥味?坐下,吃饭没吃了赶紧走。”

    董清儒的嘴唇已经白了些。

    小舟愣了愣,也没说话了,拿起了自己的筷子,开始挑菜。

    董震却放下了碗筷,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女儿看,半响,他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董清儒身边,一下就把她拉了起来,在看见那个红晕后,脸色一变,直接掀开她穿着的上衣尾部。

    那里一块白色大纱布包住,红色的鲜血溢出来,微微还有些湿润,董震看的心疼不已,一双眼睛顿时就红了。

    “这是谁他妈干的!”

    声音震耳欲聋,和狮吼功有的一拼。

    “你瞒老子瞒得住,你瞒不住小舟,小舟以前跟着我是干什么的,你忘了?这儿是怎么受伤的?说!”

    君色顿时觉得脑子像是被人炸了一样,董震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直接惊动了楼上的李恩李盛两兄弟,祥子也听见了动静也跑了出来。

    看着突然出来的三个人,董震没有很意外,只是一双眼睛看着董清儒的伤口,心疼的不得了。

    “这让你妈看见了,还不心疼死。”

    “哎呀,爸爸没什么,就不小心被刀划了一下。”

    “我呸!”董震再次吼叫道:“你当你老子是智障吗?刀划的,哪儿会流这么多血,走,马上去医院。”

    “不去。”董清儒后退一步:“爸爸,你回去,你别管我,这里有医生的。”

    “你说的什么屁话!老子是你老子,我不管你,谁管你?”说着,拉住董清儒就要往外走。

    对于董震的个性,君色一时间也是看的清清楚楚了,连忙喊住:“董叔,你别着急,我立马打电话叫医生来。”说着,拨通了蒋止的电话号码。

    “董叔,先让清儒上楼,医生马上就来。”

    “好,好。”董震点点头,直接上手横抱起自己的女儿,就往楼上跑。

    董清儒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爸,我自己走。”

    董震理都不理她,君色在前面带路,等到了房间,董震小心翼翼的放下自己的女儿,满脸都是不愉快。

    “老子是你老子,你都受伤流血成这样了,未必还让你自己走吗?”

    董清儒不说话,转过头了,拒接和自己的老爸交流。

    “董叔,我们先出去吧。”

    看着董震不走,君色直接上手拉着他走了出去。

    等关好了门,君色一回头,看见的就是董震已经黑的像是锅底一样的脸。

    “君色同学,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君色叹了一口气。

    “董叔,不瞒你说,清儒为我挡了一枪。”

    “这是我的事情,让清儒跟着受牵连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董震才不管怎么受伤的,他只想知道是谁干的:“谁他妈开的枪?敢动我的女儿,不知道他有没有已经挖好坟墓的觉悟。”

    这语气,狂傲,但眼前的人说得出,必然也是做得到的。

    君色上前,深吸一口气说道:“董叔,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件事,我会去讨个公道回来的,你放心,清儒这一枪不会白白挨的。”

    “你这话我倒是听起来舒服!既然清儒都愿意为你挡枪,说明你们关系很好,我也不会责怪你,我董震的女儿自然和我一样是很有义气的,但是我提醒你一句,清儒为你做到如此地步,你以后可不能负她。”

    君色:“……”

    这话,前面听起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怎么听到最后,听到最后一句,就不对头了呢。

    “董叔,你放心,这个公道是一定要讨的,我跟你保证,开枪打清儒的那个人,我不会轻易的放过!”

    楼梯上传来蹬蹬蹬的声音,蒋止提着医药箱已经赶到了,直接进入房间,啪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董震眼皮子一跳:“这一声脾气不小啊。”

    “不用管他,董叔,我们下去坐着聊吧。”

    看着医生来了,董震也放心了不少,跟着君色下了楼,一坐下,董震的一句话差点让君色诧异了。

    “这房子主人,是墨老三吧!”

    一句墨老三,很是熟稔。

    “董叔是说……?”

    董震落落大方的承认:“墨家老三墨涟,怎么样,我说的清楚吧。”

    “董叔认识他?”

    董震摇摇头:“不认识,听得多,有一次偶尔听人提起过,刚才出现的那两个男人,以前跟着墨老三出席过一场宴会,我偶然看见,所以猜想这儿主人是墨老三。”

    君色点点头,而董震下一句话,让君色顿时有些尴尬上身。

    “墨老三年纪也不小了,三十多了,你和清儒是同学,应该也才十**岁吧,怎么就跟了墨老三?虽然那人长的又高又帅,但是毕竟墨老三年纪还是大了点啊……”

    这话,没法接!

    “叔叔,你喝茶吗?”君色错开话题问道,董震摇摇头:“不喝,不过虽然墨老三年纪大你许多,不过好在成熟,照顾你这样的小姑娘是没问题的,他一向风评还不错,你个丫头也算找到宝了。”

    君色认同的点点头。

    “丫头,你爸妈是干什么的啊?”

    “啊?”君色一愣,直接回答道:“我妈去世了,我没爸。”

    刹那间,董震的眼中就浮起了一丝怜悯和疼惜,连连摇头:“看来也是个苦命的丫头。”

    君色只有点头。

    这位董叔叔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没法接。

    “丫头,要不然,你认我当个干爹吧!”

    “你看你小小年纪没爹没妈的,也没个靠山,要是墨老三欺负你,你还没处跑,反正你和我家清儒关系好,我看你这丫头也顺眼的很,今天遇见也算是有缘分。”

    小舟在旁边听得流下了一滴汗水。

    不知道老板这个认干儿子干女儿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董叔……我……”

    “叫什么董叔,叫干爹!”

    君色话语断在口中,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蒋止这个时候提着药箱下来,冷淡的说道:“伤口已经处理好了,让她好好休息,至少还要休息三四天才能出门,就这样我先走了。”

    说罢,人提着药箱就走了

    董震摇摇头:“看来你家这医生真的脾气不太好。”

    “董叔,上去看看吧。”

    “好。”

    伤口从新上了药,董清儒也感觉不到那么疼了,看见自己的老爸进来,脑门顿时都大了:“老爸,你怎么还没走?”

    “老子走什么走?”董震走过来坐下,看着女儿的模样,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你这事情我都不敢和你妈说,你这几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回去给你再学校里请假,你妈那里我还不知道怎么说。”

    “我没事,你放心。”

    “刚才你同学已经答应做我的干女儿了,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你在她这里我也放心,老爸就先走了,明天再过来看你。”

    说罢,起身,看着董清儒那模样再次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门。

    “小色,好生照顾好你清儒妹妹。”

    君色:“……好。”

    越过君色,董震带着小舟直接离开了别墅,车子的轰鸣声一听就知道开的跑车过来。

    那句干女儿董清儒还没消化,带着疑惑的眼光,董清儒看向了君色:“我爸说啥呢?”

    君色摊手:“我也不知道。”

    “你爸……”

    董清儒头一歪:“我爸干啥?”

    “……脾气挺好。”

    “君色,真的,我才发现你眼瞎。”

    君色一笑,为她盖了盖被子:“你爸很好,是真心的很疼爱你,刚才闹着要认我当干女儿,要给我当靠山呢,还不是为了让我好好照顾你,真的,还有点点羡慕你呢。”

    这话,虽然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是董清儒从其中却听出了点伤感的感觉。

    她的爸爸对他是很好,也很爱她的妈妈,她一直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家庭氛围。

    而君色的那个爸爸,整天对着她不是喊打就是喊杀。

    人说虎毒不食子,可人有时候确实是连畜生都不如的。

    “那你以后就把他当靠山吧,放心,我不吃醋。”

    君色站起来脸上依旧带着笑意:“我自己就是自己的靠山呢,好了,你快点休息,明天不用去上课了,我先出去了。”

    窗吹起了风,雨点开始落下来,从最初的毛毛雨变成了倾盆大雨。

    君色坐在房间里,双手抱胸的看着窗外雨滴落下,心中好似也跟着地面的土地一起凉透了。

    “让你和你妈一样死在外面都没人管……”

    这句话像是一个烙印一样,深深的印在了君色心中。

    什么叫你和你妈一样?

    有些话,说起来无伤大雅,可有些话听起来,却细思极恐。

    窗外吹进来一阵风,吹起了君色的头发,微微泛黄,像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一样,愈发衬得她此刻的脸庞薄凉冷淡。

    过往像是一个沉重的包袱,此刻随着风一起吹来,压的她的心里喘不过气来。

    纵然她心志如铁,铿锵如刚,那原生家庭的关系和亲人的对待始终如一根刺刺在她的心里,久久不能拔出,偶尔沉默下来的时候,还会痛上那么一痛。

    可那又如何?

    她本就是冷情的人,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便好十分,别人挖坑一尺要埋她,她也只好把人往地狱十八层里踩!

    祁菲玲的胆子还没那么大,如果不是祁镇海指示她这样做,她也不敢做,对于这个便宜妹妹,君色还是比较了解的。

    她手上的股权,是母亲的遗产,要等到她三十岁才能动用,在这之前,谁也打不了这么股权的主意,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唯一不择手段想要抢夺这个东西的人。

    竟然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冷笑凝固在了嘴角,君色的双眸带着笑意,却始终不达眼底。

    亲情在她眼中,从来就是重要的,可对于祁镇海这样的人,从来就没有亲情,不恨到极致也已经算是她心宽了。

    ------题外话------

    二更奉上!今日万更完毕!亲们坐等明天的更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