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靠谱的外围app: 一九八

    就好像云寂说的那样, 船队里的人都没什么事。(看啦又看)

    卫恒也检查过, 确认只是被迷晕了, 他弄醒了几个人,然后让他们去救助别的人。

    很快的,整支船队重新开始喧闹忙碌起来。

    月留衣从敞开的门外看到那些人在修补甲板和上的破损。

    “夜长梦多, 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她对着低头帮自己重新包扎断臂的卫恒说道:“我已经让人把巧儿接到了上京,只要一下了船……”

    卫恒抬头看她, 让她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离开之后, 巧儿她……”

    “我现在不是问巧儿。”卫恒盯着她的眼睛。“月留衣, 你从什么时候决定, 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接近我的?那一次受伤是因为……你暗算了翠微君,被他反伤的是吗?”

    月留衣强忍着想要避开他视线的的冲动,用力点了一下头。

    “好。”卫恒也点头:“真的是很好。”

    “阿恒,我……”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卫恒面无表情地对她说:“你出去吧!”

    月留衣想要辩解,但是最终还是默默地走到了门口。

    “你怎么想我都没什么关系,我只要能救巧儿就可以了。”她背对着卫恒说道:“我去看一下殷十二那边,然后让船队。”

    在殷玉堂的命令之下, 船队很快就动了起来,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在这个诡异的地方继续待下去了, 所有人都加快了速度准备。

    月留衣站在甲板上, 看着后方逐渐变小的千莲岛,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月翠微, 你是个多么聪明多么厉害的人物。

    可你怎么杀出千莲岛, 又转身进了朝暮阁?

    我不知道你后头这些年过得快活还是不快活, 可只要一想到你多年前站在船头,唱什么“笑人间碌碌多无为”,就觉得这世上的事情真是太讽刺了。

    “真蠢。”她嗤笑了一声。

    回到上京之后,一旦将那些人这些年的记忆都消除去。从此之后,这世上会记得他的,也不过寥寥几人。

    月翠微的这一生,尽是幻梦一场……

    她抬头看了看卫恒所在的舱室,吸了口气,往那里走了过去。

    船队穿行于浓密的大雾中时,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

    因为来时的遭遇,大家都聚集在甲板上,保持着万分的警惕。

    月留衣敲响了云寂紧闭的房门,因为她发现云寂非但没有出来,屋里也没有光亮。

    但敲完门过了许久,里头都没有回应。

    “云阁主?”她尝试着推开了门,朝里面问道:“你还好吗?”

    屋里面一片漆黑,她探出头勉强能够看到云寂的衣角,知道他站在屋子中间。

    “云阁主,你怎么了?”

    云寂还是没有答话,月留衣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云寂就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看到她进来,或者说根本不在意她进来了没有。

    月留衣先走到桌旁点了灯。

    “云阁主怎么醒着也不点灯?”她对着云寂的背影问道:“我还以为你一直在休息,也不敢过来打扰。”

    云寂依然没有动静。

    月留衣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步,站在了能看清楚他表情的地方。

    云寂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目光倒是定在某处。

    月留衣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顿时心中咯噔一响,脸都白了。

    床铺上整整齐齐的叠着一件婚服。

    她脑子转得飞快,立刻就冲过去想要拿起那件红衣,嘴里一边在说:“真是的,谁趁着我们不在乱闯阁主的屋子啊!”

    在就要碰触到的前一刻,她停了下来。

    一小簇银白色火焰悬停在距离她手指至多一寸的地方……她手指颤了一下,默默地收了回来。

    “这是我的。”云寂的指尖轻抚过红色的婚服,他半闭着眼睛,神情有些恍惚:“是我的……”

    “喔?”月留衣看着他的脸,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慌张:“原来是阁主的啊!那……那你好好收着……”

    那银白色的火焰突然猛地跳动了一下,绕着屋子转了一圈。

    月留衣吓了一跳,撞到了屏风上面。

    云寂光洁白皙的额头上冒出了一粒粒的冷汗,他手里抓着一块红色的轻纱,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

    “不对……”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不是这样……”

    月留衣挪动脚步,想要往门外走去,可房门无风自动,突然就自己关上了。

    云寂走到窗边,想了一想,推开了窗户。

    窗外是浓浓迷雾。

    “不对,不是这样的。”云寂又重复了一遍。

    然后那团火焰突然就从窗户里面跑了出去。

    月留衣觉得也就自己眨了一下眼睛的工夫,窗外的大雾突然就彻底的消失了。

    这时再望出去,只见天空明月高悬,繁星如织,哪还有半丝雾气?

    她甚至能听到门外传来的惊呼声。

    云寂走到窗边,伸出手……

    敞开的窗外,有明月、清风与大海。

    红色的轻纱在海风与月光下轻曳飞舞。

    “不论……都不能……若是……不会原谅……”他断断续续的说,却连不成句子。

    就好像眼前场景,如同被人从其中剜去了什么……

    是什么?

    云寂闭上眼睛,银白色的火焰在他面前不停跳动,还有那些飘飞在半空的轻纱,一起在他脸上投射出古怪的阴影。

    卫恒在外头敲门,月留衣伸手打开让他进来。

    “他怎么了?”卫恒看到微仰着头站在窗前的云寂。

    月留衣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突然,云寂笑了。

    月留衣一个激灵,一把抓住卫恒的手臂。

    云寂笑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

    紧接着,那些银白的火焰扑向了他,钻进了他的身体。

    准确的说,是火焰缩小之后,全部从他的脸颊钻了进去。

    卫恒挪动脚步想要靠近,却被月留衣给按住了。

    风向的改变让红色的轻纱贴合到了云寂的脸上,柔和的海风好似有人隔着轻纱,轻吻了他的脸颊。

    云寂隔着红纱,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想象着这是另一个人……

    对!是他……他的手上沾满了紫色的亮片,那是因为他故意摸了一下那只蝴蝶……这是那只蝴蝶的翷粉……

    他喊了自己的名字,血从他的身上流淌出来,一滴一滴地溅落在自己的胸口,他说……

    云寂猛地张开眼睛,那些猩红如潮水一般退去。

    火焰再一次地凭空出现在他面前,在它的中央,有一粒十分微小又十分闪亮的紫色珠子。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用手掌覆了上去。

    他穿着黑色的衣衫,离开封镇之时也是通过水路,所以……就算有曾经沾到过鲜血,也已经消失了……

    过了好一会,他在抬头看向面前银白色的火焰,伸手从里面取出了紫色的闪亮珠子。

    只是这颗珠子却只是翷粉凝聚而成的,在他手指间散成了薄薄的一层,被风一吹就消失不见了。

    云寂突然松开手,任由红纱在风里飞走了。

    红纱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内的时候,他抬脚跨上了窗户。

    “云寂!”月留衣上前两步。“你做什么?”

    云寂转过头来,却不是看她,而是看着床上的那件红色的婚服。

    接着,他轻飘飘的从窗户里飞了出去,落到了海面上。

    “云寂!”月留衣三两步冲过去,趴在窗口大声喊道。“你要去哪里?”

    云寂却头也不回地,朝着明月升起的方向,缓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