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球赛赌外围什么意思: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反噬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反噬

    一旦被金袍青年成功,其不仅可以重新恢复大罗一级的实力,掌握完整的主神殿,更是能吞噬林东来的道果,开辟出另外一条道,为自己增加了一条命都不为过,勉强算是有了一点自保之力。(www.k6uk.com)

    能成就大罗的存在,心思算计可谓都是深沉到了极点,谋算千古都是轻的,在大罗的眼中,世界都不过是棋盘,众生亦不过是棋子,身在局中,不到发动之时,根本看不出蛛丝马迹来。

    仿佛命运在操控被选中者的人生一般,一切都命中注定,无法挣脱,亦是无法反抗,只能随着时间,一点点步入早已经被注定的结局当中。

    然,大道五十,留有遁去的一,而此刻,林东来的现在,在金袍青年的眼中,就是变数,改变祂生死的变数,而对林东来而言,此刻,便是他穿越诸多世界以来最大的危机!

    在这一刻,不仅是主神殿的权限被剥夺了,便是其穿越的起点,气运金环亦是被剥夺了,一身气运跌到了谷底,而金袍青年还窥视着林东来的大罗道果,一旦大罗道果被吞噬,那么林东来连自身存在的概念都会彻底消失。

    为此,大罗道果绝对不容有失,否则就是天蛇都救不了林东来。

    如果金袍青年真的成功了,那林东来本人必然被彻底从时光长河当中抹去,从此之后,诸天万界,过去、现在、未来,都只剩下一个借体重生,获得他一切积累的金袍青年,也即是主神殿旧主!

    “哈哈…哈哈…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没有用的!”

    在林东来大罗道果前方出现一道亘古永存的长河--时光长河,刹那之间,金袍青年的身影彻底虚幻,整个人都已经化为了黑色的气流,便是那残缺的真文,亦是彻底涌入林东来的真文印记之中。

    “你的一切,我都知晓,而你最大的底牌、一切的起点--气运金环,原本就是我的东西,你拿什么来跟我抗衡?”

    主神殿之内,回荡着金袍青年的声音,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林东来的神魂出现了恍惚,心底浮现了无数的杂念,好似有着无数的声音在劝告林东来,让他放弃。

    “你能崛起,依靠的就是我的力量,现在,到了你偿还的时候了!”

    金袍青年的声音在林东来耳边响起,而那一道残缺的真文彻底缠绕在了林东来那剑形的大罗道果之上,而在金袍青年的身影彻底化为虚无,一丝丝黑色的气流,蜂拥而入剑形真文当中,使得原本淡金色的剑形真文浮现出了一层深沉的黑色,却是正向着某种不知名的状态转化。

    在金袍青年融入之后,此时的大罗道果已经气息大变,这并非是林东来自我概念凝聚的真文,但是又与金袍青年的也不相同。

    而这这就是金袍青年想要的,通过这种方式,彻底改变自身本质,便是大道都无法将其判定为以前的存在,从而瞒过死敌的视线。

    “果然…唉…外力果然是最不可靠的啊!”

    此时,大罗道果之中,已经被金袍青年的力量挤压到了绝境之中的林东来神魂,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叹,只是,金袍青年却是没有发现,林东来的目光无比的平静,透露着一种自信与坚定。

    “如今醒悟又能如何?一切都来不及了……”

    金袍青年还在试图打消着林东来的反抗,这却是怕林东来鱼死网破,虽然金袍青年自信,此刻的林东来已经是板上的鱼肉,任由自己揉捏,但是,大罗道果毕竟是林东来一切概念的聚合,一旦林东来彻底绝望,引爆了大罗道果,这对于金袍青年而言,绝对是要损失不少本源。

    “不用再白费心机了,你以为我会自暴自弃,你以为你能得逞么?你既然知晓我的一切,那么,你如何能忘了以我的心志之坚韧,纵然你将我打入轮回世界,轮回百世,我的意志也不会有着丝毫变化!”

    越是危急关头,林东来的道心仿佛是被千锤百炼了一般,好似一颗钻石闪闪发光,又岂会因为几句话而动摇半分?

    相反,越到了绝境,在这个时候,林东来反而越是心如止水,冷静的骇人,目光冷厉的说道:“你以为我将主神殿当成了自己底牌与依仗?以为,我就没有防备气运金环,你错了!自始至终,我都从来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它之上,我一直信任的,一直都是我自身的实力啊!”

    在金袍青年惊愕不定的目光当中,林东来存在与外界的肉身,化为了一道灵光,那是一抹心灵之光,无法形容,那是却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而后将剑形真文侵染,势如破竹,金袍青年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那怕只是一瞬间。

    “出来吧,万星剑界,绽放你的力量!”

    嗡嗡!嗡嗡!

    在林东来的意志波动之下,又是一道唯有金仙一级的存在,才能看到的本源光芒,骤然在主神殿之中浮现,那是林东来万星剑界所散发的世界本源之光。

    “就凭你那个小小小千世界?简直可笑?”

    金袍青年如今已经收回了气运金环,自然是知晓万星剑界的存在,为此,不禁戏谑的说道。

    但是,金袍青年所不知道的是,林东来一直都警惕着气运金环,而在林东来走上心灵之道,便隐隐感到气运金环的危险,而在突破坐忘境之后,林东来的心灵更是彻底的发现了,气运金环深处的一点点意志,为此,林东来早就封锁了气运金环对自己的感知。

    “小?呵呵!”

    林东来的意志同样波动着,更是以玩味的语气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太轻敌大意了,你说得都是老黄历了!”

    轰隆!轰隆隆!

    林东来话音落下的瞬间,出现在主神殿无限空间当中的万星剑界,骤然绽放出明亮的光芒,而后,好似爆炸一般,开始猛地扩张起来。

    整个世界的体积,在金袍青年无比惊骇的目光当中,飞速暴涨,顷刻之间就占据了半个主神殿。

    “这是…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一息的时间之后,金袍青年醒悟过来,大惊失色的说道:“你的世界,怎么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庞大…呃?!…等等,这次的世界潜力晋升,混沌海开放…你,你…”

    “没错,这次收益的绝大部分好处,并不全是我在秦时明月本源空间孕育的五行法宝,而我的万星剑界,亦是吸纳了近三成的混沌本源,毕竟,这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力量,甚至,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道胎!”

    此刻,林东来意志长啸,好似神音在开天辟地:“我与道胎对话,那不过是为了蒙蔽你罢了,我一身的力量,都与你纠缠不清。

    为此,今日,我便彻底舍弃一切修炼出来的力量,只剩下心灵之力,我以五行为烘炉,以主神殿为养料,孕育属于我的世界,而我的道胎便是这个世界的天道,主神殿虽然是你之物,但气运金环毕竟在我手中多年,你如此顺利的收回,就没有想过其中会有问题吗!?

    经过我日积月累的侵蚀,气运金环当中,我可是留了一点小东西,希望你会喜欢哦!”

    轰隆!

    主神殿之中,诸多空间震颤着,原本属于万星剑界的光芒,开始猛地扩张,顷刻之间就占据半壁江山,而后,万星剑界开始同化主神殿,亦或者说是开始了吞噬主神殿的过程!

    “天蛇衔尾,逆反轮回!”

    林东来根本就不给金袍青年任何喘息的时间,又一道底牌揭开了,只见一道天蛇之力化为一头三寸小蛇,一口咬在了有些变黑的剑形真文之上。

    瞬间,原本被金袍青年夺走的主神殿权柄,顿时便有一半都开始回流,再加上万星剑界的力量,短短的时间当中,所产生的影响,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呈现指数增长的,在真文之中,林东来的意志猛然抬头,好似狂浪一般,将金袍青年迫入下风。

    “不!该死的,该死的,你这个该死的小偷,卑鄙的窃贼!”

    在这一块,金袍青年的意志变得惊慌失措了,为了今天的谋算,祂付出的代价何止是多可以形容的,那根本就是破釜沉舟了。

    特别是现在,祂同样燃烧了自己的一切,汇聚真文,融入林东来大罗道果之内,根本就没有退路了。

    而一旦彻底失败,同样是代表着金袍青年整个存在的概念,从时光长河当中被抹去,所有的一切都被林东来继承。

    弱肉强食,胜利者获得一切!

    大道之争,就是如此残酷,容不得半点侥幸。

    “该死…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

    伴随着万星剑界光芒的不断扩张,金袍青年的抵抗也越来越虚弱,祂咆哮嘶吼着,在大罗道果当中浮现出了一条细小的金蛇:“本尊纵横诸天,血统生而高贵,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下场?”

    “因为,你终究不是祂!”

    看到眼前的存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居然变得如此歇斯底里,林东来却是恍然大悟:“原来你的意志当中,并非你的本尊居多,而是器灵的意志占据主导,最多算是一个侥幸复生的化身而已,连心性都有着如此巨大的缺陷,你不失败,难道是我失败?”

    “缺陷?!”

    金袍青年的意志闻言,顿时一怔,却是又被林东来抓住机会,狠狠吞噬了一大块,让林东来的心灵之光越发的璀璨。

    同时,万星剑界不断扩张,最后终于将整个主神殿都囊括进去。

    这似乎是压倒秤砣的最后一根稻草,伴随着主神殿易主,权柄的再次回归,林东来的大罗道果光芒大放,一下宾主异位,将黑色的残缺真文彻底吞噬。

    “果然啊…反派…就是死于话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