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体育投注: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找上门来

    向老板汇报,和留下来,这二者之间,没什么关联吧?

    张文定直直地望着白珊珊,心中有些异样。(www.k6uk.com)

    珊珊,你可不要再得寸进尺了啊,我最近很受不住激的,你再这样,我可就真留下来了啊!

    白珊珊迎着张文定的目光,没说话,但眼中闪烁着极为大胆的光芒。

    张文定觉得她这个目光极为危险,想着她年纪其实也不算小了,而且又是常年没有男人,现在自己跑到她家里来,颇有点羊入虎口的感觉啊!

    叹了口气,张文定边往房间外面退,边说了一句:“珊珊,你不要惹我啊!”

    “我就是要惹你。”白珊珊突然就抱住了他,语气有几分急促地说道,“你和你老婆两地分居,她那么忙,根本就没时间去看你,你也没时间去找她。你这样长时间一个人呆在燃翼,难道你就不难受?”

    张文定真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也太大胆了!

    不过,貌似她以前就喜欢去酒吧玩,这样的女孩子,一般都是敢爱敢恨的,对于爱情,没那么害羞。

    而且,一直以来,都是白珊珊在对张文定展开爱情的攻势,而张文定不是假装没看出来,就是变着法子拒绝。

    以往,白珊珊的攻势还颇为收敛,而这一次,她的攻势变得很是张扬,甚至是有些疯狂了。

    也许,她是怕张文定过不了这一关,所以急着要在这事儿发酵之前,就把关系彻底改变一下。

    她总是心里很烦躁。

    她需要把这个烦躁的情绪释放掉,最好的释放办法,当然就是找张文定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张文定不明白白珊珊为什么要这么步步紧迫,只能半是诚实半是借口地说道:“我一心只想着工作,没那些啊!县里的工作那么多,那么忙,天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借口!”白珊珊抱住张文定,有点生气地说道,“今天晚上你不准离开这儿。哪怕你穿着衣服,也要你睡在这儿,不准你离开。”

    张文定道:“你这是耍赖啊。”“我只是想任性一次。”白珊珊看着他,很平静地说道,“我今天都这么做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也都做了。我会尽我所能,把你留在这儿,哪怕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就在你

    身边,和你仅仅只是聊着天,聊得困了就睡着了,我也认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文定还真的没办法再拒绝了。

    本来想要回酒店的,可现在如果真的回了酒店,那真的就一点都没有照顾到白珊珊的面子了,那就算是真的把白珊珊伤透了,其实说伤了她也不对,应该说是,对她的尊严一点都不在意了。

    对于白珊珊,张文定一直都是心存欠疚的。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他发现自己就算是有天大的理由要离开,这理由说没办法说出口了。

    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复杂心情,张文定伸出手,也抱住了白珊珊,身子定定地站在那儿,脸在她头发上轻轻摩挲着。

    白珊珊再次轻声开口:“留下来好不好?”

    “好。”张文定说出一个字,抱得更紧了一些。

    感觉到了张文定的温暖,感觉到了张文定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白珊珊心情大好,略带欢快地说道:“其实我今天来大姨妈了,你留下来也完全可以放心,不会让你配合我生孩子的。”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顿时心神大定。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那还犹豫个什么劲?

    既然今天晚上不会再有发生什么不能发生的事情的风险,那留下来聊天,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至少,不会比在酒店里难受。

    张文定想得简单,但实际上,白珊珊却有简单地只想着聊天。

    所以,这天晚上,张文定连自己选个房间睡觉的权力都没有,只能跟白珊珊一起睡在卧室。

    用白珊珊的话讲,她现在有大姨妈护体,不怕张文定变成禽兽。

    她都不怕,张文定也不能怕啊!

    所以,两个人最终还是都睡在了白珊珊的主卧室里。

    好在,到底是大姨妈威力太强,白珊珊没有借机把张文定给吃了,但也是时不时抱一抱他,或者亲一亲他,弄到了凌晨三点才睡觉。

    这一晚上,可说是特别折腾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张文定精神倒还可以,毕竟修为精深,但白珊珊却顶着两个熊猫眼,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好一顿化妆,出门的时候还总是担心自己今天不够漂亮。

    对于女人的妆容问题,张文定一直都是理解不了的,所以,也没附和她的话。

    二人在小区门口就分开了,白珊珊要去上班,张文定还有厅局要跑,县里那么多的项目,能够跑下来一个是一个。至于说纪律方面的检查,这不是还没发生吗?

    干工作,在岗一天,就要好好地把工作干好一天,不能因为担心一些有的没的,就不干工作了吧?

    跑了一上午的厅局,中午吃饭的时候,张文定接到了楚菲的电话:“张文定,你来白漳了?”

    张文定就不明白了,自己的行踪虽然说不上隐密,但也没有多张扬啊。

    要说那些平时有来往的厅局里的人,知道他来了白漳,这不奇怪,但是楚菲为什么会知道?她这是专门了解他的消息了?

    张文定不太相信,楚菲是偶然间知道他来白漳的消息的。

    所以,楚菲这个电话打过来,他没错得,她应该是故意打电话来的,有些刻意。

    “来白漳了,怎么了?”张文定对于楚菲还是比较欣赏的,但有时候也有些头疼,这姑娘做事有点天真。

    “我们见个面吧,有点事情要跟你说。”楚菲说话没有那么多客套,说得很直接,“你下午有时间吧?是你定地方还是我定地方?”

    我都还没答应呢,你就料定我下午没事了?张文定心里嘀咕了一句,嘴上却答道:“行,你定地方吧,定了告诉我,我直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