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中的可液体啥意思: 第335章:轻浮,变态

    啪!的一声,身后好像某个重物倒在了地上,安沐迅速回头,看见倒在地上痛苦得蜷缩成一团的宁丘白,他脸色红的不正常,身上还不停冒着汗。(看啦又看小說)

    “唔好热。”他喘着气,倒吸了几口气。

    他那身素白的衣衫上很明显有一个鞋印,有人踹了他一脚,是因为他刚刚要在背后对自己做什么事吗?

    安沐转眸,便看见一身玄衣之人站在身侧,那人收回脚,极其淡定地看向安沐,“姑娘不必言谢,以身相许即可。”

    那人看上去也才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容英俊,额前有些许碎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若不是突然从嘴里吐出这句话,安沐恐怕以为他也是敌对之人。

    小八猛地跳出来,整个人呈现出花痴的模样,“小主人,这男生好帅啊啊啊!比宁丘白还要帅。”想了想,她又说道:“比阿夜还要帅!”

    安沐往后退了一步,盯着他说道:“轻浮,变态。”

    对一个刚见面的女孩说这种话,这人脑子进水了吗?

    不过仔细一看,那男人似乎又有些面熟的模样,见男人没有回话,安沐站定,“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那双伶俐的眸子,还有那身高和气息,都在暗示着安沐,确实见过这人。

    男生轻笑一声,“天井村,夜黑风高,河水边。”

    综上所述,安沐想起来了,“哪天在河边救我的人是你?”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感谢,“你是何人?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她的目光放在了宁丘白身上,小八扫描的结果是中了春药,还不是一般的春药。

    “小主人,宁夫人他们往这边来了。”宁丘白之前不舒服的模样怕是宁夫人也心疼,现在客人都走了,她也就抽时间让下人做了醒酒汤过来看看。

    安沐现在的处境很是不好,若是他们看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毕竟对两人的名声都不好,而且这里还多出了一个男人,那更是百口莫辩了。

    “有什么药能解掉?”

    小八绞尽脑汁都想不到,“按理说,这东西目前是无解的,只能那个那个了。”说着,她的脸蛋也红了起来。

    她总不能随便拉个女人来给宁丘白解决吧,那对宁丘白很不公平,正郁闷着,男人说话了。

    “接近你的目的,自然是有的,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解决他。”男人指了指宁丘白,一颗石子打过去,宁丘白晕了过去。

    “他中了春药,你能有什么办法,莫不成你来?”安沐一边嫌弃地看着他,一边搜索着解决办法。

    男人微微宠溺的目光被安沐忽略,他轻描淡写道:“他应该是中了一种虫毒,只要将那些虫引出来就好。”

    不知为何,安沐想起了阿夜,还想起了之前被自己装在铁盒子里面的虫,她赶紧让小八解析了一番,果然是同一种。

    “怎么引?”

    男人接过盒子,背对着安沐。

    处理方法很是迅速,将虫引出来之后,男人一掌将那些虫全都弄死,一点渣都没有留。

    小八:“哇,好厉害,这虫杀不死,他却一下就将它们震成粉末了。”

    对于小八崇拜的声音,安沐置若罔闻,“你到底是谁?”

    眼看着宁丘白的面色一点点地变正常,安沐的心也放了下来,男人靠近,冷冽的气息也扑面而来,带着一股威压,“在那之前,我们先离开。”

    习武之人能够感觉到附近的脚步声,他也知道快有人来,安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抱在怀里从窗口带了出去,和当时的姿势都一样。

    挣扎不开,安沐索性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闷不做声。

    好一会儿,他们在草地上降落,到达了安全的地方,安沐立刻松开手脱离他的怀抱,“现在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男人坐在地上,是那种很随性的姿势,却给人一种很成熟的感觉。

    “我叫墨泫翎,是阿夜的哥哥。”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墨泫翎才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刚在房间里面,安沐只是能隐约看到他的轮廓,现在出来了,他的容貌完全暴露在她的面前,确实是和阿夜很像,特别像长大之后的阿夜,跟安沐想象中他未来的样子更好看。

    即使他这么说,安沐也没放松警惕,“我凭什么相信你,阿夜呢?”

    由阿夜当面介绍的话,安沐才会相信。

    墨泫翎仰头望着天,神色中似包含了某些不能说的情绪,“他回去了,就很难再回来了。”

    意识到阿夜身后的势力可能多么庞大,安沐也咬起了唇,“他只是个孩子,不应该承受那么多。”

    “哦?你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墨泫翎对她心中的印象有些兴趣。见他对自己没有杀心,那黑衣人苏儿也去追了,安沐索性坐在了他对面的草地上,“阿夜明明才五岁,却像个老头子一样,我是说他的性格和行事作风,还有他时不时的沉默和欲言又止我都看在眼里,

    只是没有揭穿,他说他失忆了,我才不信,也许是不想回去罢了。”

    别看安沐平时有些马虎,但对身边人的感情还是能够感觉到的。“但他有时候又像一个孩子,患得患失,对自己不了解的世界充满好奇。”安沐叹了口气,“若是他能一直待在我身边,说不定能快快乐乐长大,我还能顺便扳直他的人生观,可惜他回去了,我不知道这

    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你真是他哥哥的话,为什么之前不出来?”

    翅膀扑腾的声音降落下来,灰鹰落在了墨泫翎的肩膀上,他垂眸道:“因为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让他回去,沐儿,你也是个孩子而已。”

    灰鹰的出现是对他身份的最好证明,安沐起身看向他,“既然你是阿夜的哥哥,知道我的名字不足为奇,只是,沐儿这个称呼,你不准叫。”

    她跟他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关系,才不要被他叫出这样亲近的称呼。

    “沐儿。”墨泫翎又喊了一声,完美的容颜加上已经变声结束的磁性嗓音,不知要迷惑多少人,安沐却抽了抽嘴角,一颗石头就往墨泫翎砸去。“轻浮,变态!”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