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外围足彩靠谱吗: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太古地脉灵气

    天高云淡,阳光明媚。(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千里昆仑的一处不知名高山之上,凛冽寒风,就如同锋利的刀子般,吹动在这万丈高山之上。

    然而这种能够令得普通凡人瞬间化为冰块的恐怖寒风,对于面前这两个不是仙人,但与俗世神话中的仙人也没什么不同的两人而言,却是如同和煦暖风,微微拂面而过一般,毫无效果。

    苏泽仰着头,目光怔怔的凝望着那蔚蓝苍穹,似是透过这茫茫虚空,看到了无尽虚空之外,那一层薄的像纸,但又是这天下最坚硬的东西的天地胎膜,仿佛是已经看到了魔尊破界降临,世间大乱的场景。

    好半晌,他才蓦然回过神来,无奈的笑了笑,转而看向神色同样复杂,凝视着他,又再度流露出之前在太华道天仙宫之中那种凝视着稀世珍宝的古怪眼神的刘安言,轻声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我也就无须再隐瞒什么,索性就毫无保留的说一说这些事情吧。”

    顿了顿,又继续坦然地睁眼说瞎话道:“不瞒你说,我前段时间在剿灭一处魔宗分阁时,虽然顺利摧毁那分阁,但在与分阁宗主最后交手时,身中一种古怪诅咒,最终虽然擒住了那魔头,但不料他早已身中控制,什么都没说出来,就直接自杀,化为乌有。”

    “在那之后,我身上的那个奇怪诅咒也是缓缓发展成一种暗伤,极为难缠,动用各种手段却始终无法祛除。我也只能借助着那件至宝,一直压制着那诅咒的蔓延与壮大。”

    说罢,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阴郁,神态略显低沉的继续说道:“虽然这样能够压制一时,但据我观察,那诅咒似乎是能够借助我的元气增强自己,到了前几天时,与刚刚进入我体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样下去,若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等到我那法器压制不住这诅咒的一天,恐怕就是我彻底死亡,亦或是沦为魔道傀儡的时候。”

    “所以,那日在注意到刘兄与令妹经常看向我时,我便动用法器,勘破了刘兄布置的结界,就听到了那一番话。”

    正说着,便要朝着刘安言躬身一礼,却被一直注意着他,脸上泛起同情之色的刘安言眼疾手快的扶住,就嘶声道:“还请刘兄助我!”

    “这”

    纵然是天赋不凡,又饱读上完卷古籍,却也还是掩盖不住面前青年的一颗赤子之心,单纯而又善良。

    先是听到苏老魔苏大影帝一番绝对满分的倾情演绎,又见到他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方法之上。

    心中浓郁的同情,与骤然受人看重的激动与高兴所交织。

    这位堪称移动的百科全书,阅读量几乎远远超过所有同龄人,幼年时期就几乎看完那座浩如烟海的藏经阁。

    随后二十多年来,又是不知道看过了多少古籍珍本的刘安言刘涨红了脸,扶着欲要躬身行礼,满脸怆然的苏泽,呐呐的道:“我虽然在古籍上看到了那些东西,也学到了那门夺天地之造化的无上法门。但但是没有经验,就怕”

    “刘兄这是哪里话?”

    闻言,苏泽却是倏尔站直了身体,正色看向刘安言,朗声道:“我本就是只剩半条命苟延残喘,不知何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孤魂野鬼,如今有幸能得刘兄相助,有了彻底摆脱这诅咒的方法,纵然是只有一线希望,也该感谢刘兄仗义出手才是,又岂会怨怪刘兄没有经验?”

    话虽然是这么说,苏泽表面慷慨激昂,内心里却是暗暗吐槽,如果这法门真的是成功率低的可怕,要不要继续实施,他恐怕就真的是要好好考虑一番,再做出决定了。

    风云激荡,烽烟骤起的大时代固然是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能够令人疯狂,也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机会与资源。

    但如果与性命相比,就还是需要慎重考虑了。

    当然,只要不九死一生就好。

    这般安慰着自己,苏泽看向了皱着眉头,也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的刘安言,就态度温和的道:“刘兄,还未请教,你所说的太古地脉灵气,还有那什么特殊体质,大概都是什么意思?为何我从未在宗门典籍之中,看到过类似的记载!”

    闻言,刘安言略显黝黑,但也算是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便瞬间划过一抹激动的红晕,显然是对这些东西兴致浓浓。

    他笑了笑,看向苏泽,便正色道:“这太古地脉灵气,根据我所获得的传承记载,便是太古时期,如今的东荒与中土神州以及其他的无尽州域,尽皆都是同一块大陆,名曰神州。在那时,这些州域,乃至于东荒与中土神州这样大到不可思议的陆地,之所以能够汇聚为一块完整的大陆,便是因为这地脉灵气的原因。”

    “而到了后来,天地倾覆,太古发生惊天巨变,随后便是爆发了灭世之战。自那以后,神州陆沉,化作如今的中土神州,东荒,还有另外三块大陆。”

    “而那完整无损的地脉灵气,也是生生被人打的四分五裂。其中一块最大的地脉灵气,便是没入了如今的东荒之中。”

    “这些钟天地之造化,蕴含着无尽伟力的,便是我所说的太古地脉灵气了。”

    “而特殊体质,自然指的就是诸天之中唯一能够承受地脉灵气那庞大无匹的灵气,并且硬生生化为己有,一路突破至能够承受的极限的体质了。”

    刘安言神情自若,侃侃而谈,全然没有半点儿不适应,宛若一位学识渊博的夫子一般,充满了自信,继续说道:“这种体质,或许在修行方面没有任何额外的天赋,也无法觉醒什么恐怖神通,故而就与普通凡体无异,从古至今,也没有引起过任何的注意。”

    “也只有我所获得的这门传承,才发现得了隐藏在天地间,却无人知道该如何使用的地脉灵气,也才能看得出这种极为特殊,除了承受地脉灵气,再无其他作用的特殊体质。”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