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般买外围足彩在哪买: 第四百零二章答案

    李铭和想活着,哪怕自己的太医做不成了,可只要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与希望。(www.zhangmengxiao.com.cn)

    心中纵然再多的愤怒,他还是尽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垂下眼睑,忍气吞声着。

    莫明欢见状,继续道:“回答我的问题。”

    李铭和死死地抓着木栏杆,挣扎了良久,他才道:“是,我只是想要陷害陈煜,根本就没有下毒害莫初见。”

    “那毒药是从哪儿来的?”

    “我怎么知道!这你应该去问启阳那个罪魁祸首!”李铭和顿时激动起来,“是她先命人下的毒,那天清早我只是恰好碰见了,所以才会借此机会想将陈煜拉下来!至于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莫明欢皱眉,其实她心里是相信李铭和没有下毒杀莫初见的,被用来当做证据的药方根本不是最开始那张,本来她是想息事宁人,就此作罢,但从莫初见与陈煜相识,并且关系出乎意料的好开始,她就忍不住怀疑这其中是否有猫腻。

    “那为什么最后所有证据全都指向你?”莫明欢道,“你只觉得自己是冤枉的,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为何会如此巧合?”

    李铭和一怔,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你是说有人故意陷害我?”

    没等莫明欢说话,李铭和就自顾自道:“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

    莫明欢看着他的神色,问道:“那你知道是谁么?或者心中可有怀疑的对象?”

    此事事关重大,李铭和低头琢磨了半晌,犹豫道:“这……我也不好下定论。”

    莫明欢微微扬眉,道:“你不是很恨陈煜么?怎么不说是他?”

    “我虽然恨他,但他的确是把我当做师兄看待,这点不可否认,而且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偏见,让陷害我的人逃过一劫,逍遥法外。”李铭和已经冷静下来了,头脑很是清醒。

    莫明欢唇角掠过一抹浅淡的笑。

    “不过我想知道,弄清楚这件事对二小姐你有什么好处呢?”李铭和不傻,若是没有好处,莫明欢又怎么会来帮他?更何况最后的结果如此虚无缥缈。

    “怎么没有好处?”莫明欢给出了他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李铭和不解地看着她,“什么?”

    “真正的凶手下毒暗害的是我姐姐,你觉得我会不在乎么?”莫明欢反问道。

    好吧,是他思虑不周了。

    李铭和没再多问,其实无所谓了,反正他已经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哪怕莫明欢在利用他,自己还有能被利用的价值很不错了。

    “你打算从哪儿开始着手调查?这件案子了结的时日不算短了,皇上亲自判决……”

    李铭和话还没说完,就被莫明欢打断了。

    “你知道你为什么还没被流放么?”

    李铭和皱眉,从实说道:“是因为启阳与她那个暗卫依次被杀,他们怕我同样会遇害,所以这才延缓时间行刑。”

    莫明欢缓缓说道:“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你被关进来,除了每日送饭的狱卒、例行审问的刑部的人之外,根本无人问津。”

    “虽然你陷害陈煜,妄想置他于死地,但他仍旧把你当师兄看待,你被打入大牢,陈煜不顾前嫌替你求情,如今他也不可能一次都不来看你。”

    李铭和也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对劲,质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莫明欢并未回答他,反而继续着刚才的话题,“那你知道为什么启阳和暗卫都被抹了脖子,而你却还活得好好的么?”

    莫明欢下意识觉得这是关键点,“你和启阳的暗卫是同一时间被关进了这里,结果当晚他却逃出了重重把守的刑部大牢。”

    听着莫明欢的提示,李铭和若有所感,突然插话道:“我记得当时那个暗卫就在我对面的牢房里关着,他本来是在闭着眼睛休息,但是那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道不算很大的响声,就像是石头掉在地上。”

    莫明欢一听,心中微紧,但又伴随着点点喜意。

    “然后呢?”她追问道。

    李铭和皱着眉,看样子似乎在努力回忆,“我记不清楚了,这里的光线太暗,我们相隔的距离又挺远的,我只记得那个暗卫一扫等死的那种颓废,他像是得到了什么免死金牌,我还嘲笑他了,那个人看着默默无闻沉默寡言的,没想看到后半夜就直接越狱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铭和本在等着莫明欢的回答,但她却出奇意料的沉默了。

    此处应是无风,但两旁的烛灯却不停地摇晃着,映得莫明欢的神色晦暗不明。

    看着莫明欢略显鬼魅的模样,李铭和心中有不安蔓延,他不由得轻声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莫明欢看了眼李铭和,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心中则有了算计。

    按照李铭和的描述,莫明欢差不多可以确定那个暗卫并非是自己越狱,而是被人救走的。

    石子落地轻响是有人从牢房给犯人透气的窗户外扔进来的,上面也许绑着纸条。

    就在隔壁的李铭和之所以没有察觉,睡得那么死,恐怕是被人下了迷药。

    这么一想的话,启阳和暗卫的死就是被人蓄意谋杀,或者报复。

    莫明欢甚至可以想象,原本已经绝望,做好死的准备的暗卫被人救出,他欣喜若狂,才刚跟那个人道完谢,转头就要离开京城,结果刚出城门就被人抹了脖子。

    救他,其实是为了亲手杀他。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把这些线索一点点联系起来,莫明欢得到了一个令她心惊的答案。

    莫初见。

    也许那个人是为了替莫初见报仇,于是亲手杀了启阳与暗卫。

    但问题来了,凶手为什么没有对李铭和下手?

    按理来说,李铭和配制了毒药,要真的是为了莫初见报仇雪恨,那他是绝对跑不掉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不杀李铭和呢?

    难道凶手知道,李铭和其实根本就不是配制毒药与启阳合作,想要夺莫初见性命的人?

    得到了这个答案,莫明欢顿时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