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好一点的外围足彩网: 第515章 516 镇魂使之战开启

    一片灰暗的空间里。(www.zhangmengxiao.com.cn)

    容华神色清冷,一道似男似女,毫无感情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镇魂者之战已经开启,找出镇魂使继承人容华,杀了她,你们就可以成为新的镇魂使。”

    果然!容华的手紧了紧,轻声一叹。

    容华是突然被传送到这里的,没有一点征兆,被传送之前,她正在房间里打坐,感觉到空间之力的拉扯,她甚至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传送过来了。

    这片空间叫做镇魂空间,是专门弄出来给他们这些镇魂使候选人当做互相厮杀的场地的。

    容华扯了扯嘴角,这下可好,魂之大陆本源意识搞得这一出,直接把她变成了镇魂空间里所有镇魂使候选人的公敌了。

    容华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干脆不走了,拿出布阵的东西开始布阵。

    与此同时,镇魂空间其他地方却是响起了交谈声,便是原本不巧和仇敌碰上,打的你死我活的也都停了下来。

    “容华?容大师?她也是镇魂使候选人?我曾经见过她,完全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镇魂使候选人之间特有的感应啊。”

    “什么镇魂使候选人?没听见那道声音的话吗?人家可是继承人!咱们身为镇魂使候选人只是有机会成为镇魂使,而她身为继承人,却是板上钉钉能成为镇魂使!”

    “什么板上钉钉啊?你没听那道声音说的?只要杀了她,我们就能成为镇魂使。”

    “杀了她?一名神帝大圆满修士,还是九阶炼丹神师和九阶神阵师,怎么杀?怕是没到人跟前,就先被她手里的毒丹给毒死或者死在她布下的阵法里了!”

    “那你说怎么办?”

    “先等等吧,总会有一些傻蛋给我们当马前卒,去试探试探。”

    “杀了她就能成为镇魂使吗?”

    “你可别冲动啊,那位可不是好对付的,先等旁人去试探试探。”

    “嗯。”

    “哈哈!杀掉一个黄口小儿就能成为镇魂使?可真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什么黄口小儿?你难道不知道她”

    “知道知道,可她才多大,保准是名不副实,是她背后的容家,千羽家还有珏玥宫想为她扬名,这才把她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真碰上了,不过是一招解决的事了。”

    “算了,咱们还是分道扬镳的好,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了,我可不想被你这个蠢货连累死。”

    “你骂谁蠢货呢?看打!”

    “容华吗?听说是个美人呢,可惜却注定是个不偿命的美人。”

    “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呵呵,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多大本事?小菜一碟罢了。”

    “是吗?那我就先祝你凯旋了。”

    说来也是奇怪,旁的镇魂使候选人进入这镇魂空间都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唯有容华,却是孤身一人。

    不过这对容华来讲也是好事,最起码,在那群镇魂使候选人找到她之前,她能有好长一段时间进行布置了。

    而镇魂空间之外,来找女儿的千羽芷嫣敲门却无人应答,一惊之下她直接将门破开,却发现屋内已经无人。

    在她身边,容函紧紧皱眉,随后松开:“镇魂使之战怕是已经开始了。”

    千羽芷嫣捏了捏手指:“不是说,镇魂使之战得镇魂使候选人赶到宁希城,然后再由宁希城那些王者控制开启吗?”

    容函拍了拍千羽芷嫣肩膀:“镇魂使之战实则是由魂之大陆本源意识决定,魂之大陆本源意识要开启镇魂使之战,恐怕就用不着宁希城那些王者动手了。”

    话音刚落,一名千羽家族人恭敬上前:“小公主,姑爷,方才宁希城传讯,说是镇魂使之战已经开启,邀请各方前去观战,家主请你们前往。”

    容函和千羽芷嫣对视一眼:“知道了。”

    宁希城

    伤情王蹙着眉:“镇魂使之战怎么突然就开始了?明明已经压到半年后了。”

    桫椤王神色阴沉:“是大陆本源意识越过我们直接开启的。”

    伤情王拍了下桌子,怒道:“大陆本源意识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已经把事情交给我等了,为何还要越过我们自行办事?”

    桫椤王叹了口气:“怕是我们的拖延叫大陆本源意识不满了。”镇魂使之战其实十年前就该开启,只不过被桫椤王和伤情王想法设法的给拖到了如今。伤情王咬了咬牙:“不满?它明明也不希望魂之大陆有镇魂使,不然,之前那些镇魂使纵然因为没有完全满足条件,算不得真正的镇魂使,可也不该那么快就没命,怎

    么着也该撑个几十万年才是。”

    桫椤王淡淡开口:“它怕是打着杀掉魂之大陆真正认可的那个镇魂使,然后再推一个残次品上位的主意。”

    伤情王愕然的看向他:“你是说”

    桫椤王却是突然微微一笑:“你怕是还没有看过镇魂空间的情况吧。”

    然后将镇魂空间里发生的事情略说了说。

    伤情王听完先是一怔,随后就笑了:“借刀杀人之计?怪不得本源意识会着恼,原来是本尊与你破坏了它杀人的计划啊。”是的,魂之大陆的本源有了自己完整的意识,偏偏那意识却不算是个好的,想着自己做魂之大陆的主宰,所以才会哪怕镇魂使至关重要,只有镇魂使存在,魂之大陆

    的规则才算完整,魂之大陆的本源意识也只想杀掉容华,这个真正被认可的镇魂使。

    桫椤王挑眉:“不气了?”

    伤情王挥了挥手:“都到这里了,本尊还气什么?”

    她好心情的看着桫椤王:“你既然早就知道了,之前本尊生气的时候,还在本尊面前摆出那么一副阴沉的神色是做什么?”

    桫椤王语气中添了分戏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生气尴尬,所以本尊也就陪陪你。”

    伤情王白了他一眼:“得了得了,谁不知道谁啊,你故意憋着不说,还摆出那么一副阴沉的样子,增加你的可信度,不就是想瞧本尊笑话?”

    桫椤王笑了两声:“哈哈知本尊者唯有你伤情也。”

    伤情王又白了他一眼:“不过,婆娑和绝殇也该发现不对冲过来质问了吧?”

    桫椤王语气不屑:“发现?他们这会儿怕是都没心情搭理镇魂使之战。”

    伤情王闻言坐直了身子:“发生什么了?”

    “那两个,现在可都是为情所困着呢。”桫椤王眸带鄙夷。

    听了桫椤王的话,伤情王顿时也显出不屑来:“情爱之事最是无用,他们居然会为此而感到困扰?真是两个蠢货!”

    另一边。

    婆娑殿中。

    绝殇王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婆娑王在一边陪着他一杯又一杯的喝酒。

    两人沉默对坐,自个儿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婆娑王才开口问道:“你后悔吗?”

    绝殇王嫌酒杯喝酒不过瘾,早就直接拎着酒坛往嘴里倒,听着这话,他往嘴里倒酒的动作一顿,幸而坛里的酒已经被他喝光了,才没有因为他的动作泼他一脸。

    绝殇王随手将酒坛甩到了一遍,摔的粉碎:“怎么不后悔?简直悔不当初!”

    他难得呵呵笑了两声,却苦涩无比:“本尊一直计较着当初为女儿身,如今却是男儿身,若回去找他们,他们怕是会怪罪本尊欺瞒,所以一直躲着。”

    “可现在却是真正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会是如今这么个状况,本尊一定在当初苏醒之后便去找他们,何至于浪费了这么多年时光。”

    他微微偏了偏头,露出俊美苍白的脸来,若叫熟识白虎无争的前来,准能认出,这么一张脸,和无争简直一模一样,只除了眸色发色不同,也太过苍白了些。

    绝殇王眸中似有水光划过:“本尊最悔的,便是明知此次情况严峻,却没有听你的去和他见一面,畏畏缩缩,却没有见他最后一面,再想相见,还不知何年何月。”

    绝殇王知道,像白虎这等由混沌本源孕育而出的至尊神兽,哪怕生祭了神界本源,也是有一线生机的,而绝殇王相信,只要有这一线生机,白虎他们就能抓得住。婆娑王此刻也是拎着酒坛喝,闻言,将坛里的酒尽数倒入口中,学着绝殇王的样子将酒坛一甩:“呵呵本尊也后悔啊,后悔当初没有拦住他娶百媚王那个贱人,后

    悔没有来得及救下他可最近本尊才发现,本尊就是一个蠢货!”“本尊为了救他,向那位镇魂使继承人俯首称臣,甚至愿意将属于那位镇魂使继承人生祭魂之大陆本源的命运揽到自己身上,还怕不够的想要拖着伤情,桫椤两个家伙

    一起。”

    “可结果呢?人家根本就是还活着,甚至就在本尊身边,只是改头换面了,本尊又正好没认出来了,一直被蒙在鼓里而已。”“要不是无意中发现,本尊还不知道有多蠢呢!自以为深情无比,愿意为他付出所有,连自个儿都感动了,却没想到啊,在他眼里,本尊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让他看的开心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