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足球外围什么网站靠谱: 1112 第十七独立舰队,精神崩溃的哈曼

    晶莹剔透,闪烁着神秘幽光的棱形水晶静悄悄地在掌心中悬浮着。(www.zhangmengxiao.com.cn)

    而在其之上,更有着一道半透明的光幕张开,将三近一远,三白一红的四点光点展现在了始终注视着这道光幕的那双眼睛当中。

    “大将。目标已经确认了!我们在这数年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那股让这个世界出现异变的神秘波动终于被我们捕捉到了。”

    随着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响起,一名留有浓厚八字胡,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的中年男人站到了手托神秘水晶的老人身边。

    那是一名哪怕眼中有着一丝浑浊,都无法将深藏在眼底的智慧和锐利的目光遮掩的老人。

    他,便是在一年战争期间,主导了地球联邦向着如日中天的吉翁公国发起了大战役,并一举反败为胜的传奇将领,雷比尔。

    在全体地球联邦军军人心目中,这位传奇将领雷比尔是在一年战争之后,有感于战争的残酷,以及众多饱受战争折磨,家庭破碎的孤儿而最终选择了退役,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当中。

    直到此刻,这位本应该已经隐退的地球联邦军大将雷比尔,却手持着一枚神秘水晶,以总指挥官的身份带领着第十七独立舰队,不远千里地离开地球圈,在茫茫太空中寻找到了阿克西斯,并在关键时刻加入了这场怪异的战斗当中。

    “兰巴。”

    雷比尔手掌一翻,将掌心中的神秘水晶纳入掌心后,从司令官的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那道硬吃了一轮战舰主炮射击后,依然还被那股浓厚的黑光所遮掩的巨大身影,沉声说道:

    “全舰队散开!然后,在释放的同时,以战舰最大火力将目标身上的黑光击溃。”

    “是!大将!”

    昔日的青色巨星,今日的第十七独立舰队代理司令官,兰巴拉尔腰杆一挺,干净利落地敬礼应道。

    然后,兰巴转身看向全体舰桥成员大声喝道:“目标!前方异变体!全舰队以最快的速度散开,集中火力攻击异变体的躯干部位!不用担心!这一次的异变体足够庞大!”

    “另外,在全舰队移动射击的同时,以最快速度释放所有!”

    顿了顿,兰巴拉尔眼中闪烁着一阵兴奋的光芒。

    “告诉那两个混蛋白痴!这一次并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是!”年轻的妹子一看到兰巴拉尔那双凶光四射的双眼,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动作飞快地将兰巴的吩咐通知了下来。

    “哈哈。兰巴。年轻人有些争执总归是好事。毕竟一个拥有正常竞争关系的团队才能走得更远。”

    雷比尔抬手拍了拍兰巴的肩膀后,意味深长地说道。

    “可是,那两个混蛋竟然能够为了一首歌而大打出手。要不是其中一个是残疾人的话,我还真以为是两名身强力壮的男人在互殴!”

    虽然兰巴知道雷比尔话中的道理,但在想起了从一年战争结束后,便被何莫名一同收编到第十七独立舰队的那两名一碰面就是大打出手的混蛋后,便一阵头疼。

    “哈哈!不用担心!站在如今这个战场上,没有人会比他们更加清楚生命的宝贵。”

    雷比尔摆了摆手后,便意有所指地问道:“刚才那架红色联系上了吗?”

    “是!”兰巴点了点头。“对方自称是夏亚阿兹纳布尔。而那架白色正是当下阿克西斯的执政官哈曼卡恩。”

    “夏亚阿兹纳布尔?”雷比尔稍稍有些诧异,但很快就露出了然的笑容。

    “看样子,我们所要等待的人耍了一个小小花招呢!”

    兰巴看着雷比尔嘴角上那一丝的笑容,顿时想起了现在在奥古的亚加玛号上的那名金发男人。

    “原来如此!夏亚阿兹纳布尔并非只有一个。”

    “是的。并非只有一个。”雷比尔背负双手,抬头看着被第十七独立舰队吸引住了注意力的巨大身影,轻声道:

    “准备全频通信!我要和这甘愿堕落为恶魔的存在谈谈!自0083以来,我们都是追寻着这些恶魔的尾巴。这是,一次难得的交流机会!”

    “是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兰巴抬手示意,马上准备好了一切。

    转眼间,来自第十七独立舰队的全频通信传遍了整个阿克西斯,也传到了何莫名,以及基西莉亚的耳中。

    “鄙人雷比尔。导致眼前状况发生的人,若是听得到我的话,请回答。”

    简单的自我介绍,简单的话语却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让陷入了疯狂的基西莉亚为之呆滞,

    也让手忙脚乱地迎接将卡碧尼挥手的刹帝利返回格纳库的众多吉翁军人吓了一跳。

    之前就有提及,如日中天的吉翁公国之所以会败亡,有很大程度便是因为雷比尔在被俘期间,看穿了吉翁公国的底细,从而成为主战派的领袖,主导了一年战争的众多重大战役。

    因此,在一年战争幸存下来的老兵们在听到了雷比尔的大名时,不禁地心神震荡,面露惊慌之色。

    “不要慌!雷比尔的目标并不是我们!”何莫名离开了刹帝利的驾驶舱的第一时间,便呵斥了一声被雷比尔吓到的众人。

    之后,何莫名在落在卡碧尼的驾驶舱附近的同时,暗暗地说道:“没想到雷比尔竟然也来了。”

    第十七独立舰队的到来,何莫名并不意外。毕竟在上一次离开的时候,雷比尔就预见到泰坦斯的诞生,也得到了何莫名的亲口证实。

    因此,泰坦斯如此大规模地调动舰队,从而闹出了进攻阿克西斯的大动静后,隐藏在一边的第十七独立舰队自然是会闻风而动。

    “咔嚓!”

    思索间,何莫名摸索到了能够从外面强制开启驾驶舱的开关。

    伴随着机械传动的声响响起,卡碧尼的驾驶舱内部的情形便出现在了何莫名眼前。

    在这刹那间,何莫名的心神难以自抑地震动了。

    昔日以凌厉的目光注视所有人,威严十足的哈曼卡恩在如今却变成了无力瘫倒在驾驶座上,双目无神,仿佛是失去了所有人生当中应当拥有的光芒那般死寂,一副没有了任何生气的样子。

    而且,在哈曼的脸上,何莫名更读到了哈曼深藏在心中的那股恐惧。

    “哈曼!清醒一下!现在没事了!”

    何莫名回头摆手示意让人将担架拿过来的同时,更纵身进入了卡碧尼的驾驶舱。

    在何莫名的双手触及到哈曼肩膀的一瞬间,哈曼那死灰无神的眼睛突然出现了一丝光芒。

    “救,救救我!!夏亚大校!”

    声音。

    此刻,哈曼的声音不再是那凌厉逼人,清冷无情的声音,而是一名处于充满活力的怀春少女应有的柔软感声调。

    “哈曼?!”

    错愕间,哈曼在何莫名猝不及防之下,飞扑进了他的怀抱当中。

    “夏亚大校!夏亚大校!!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哈曼?”

    何莫名眼中闪过一道金光。

    在涌动的脑量子波感应之下,何莫名竟然发现此刻哈曼的脑电波极其地紊乱,几乎乱成了浆糊一般,根本无法从这一团乱糟糟的脑电波当中寻找出一丝能够让哈曼清醒的关键。

    “难道是受到那股黑光的影响?”

    回想起刚才,那股涌入了卡碧尼内部的黑光,何莫名心中便隐隐泛起了一丝寒意。

    仅仅只是一次短暂的接触,就能够让哈曼的精神崩溃。若是让普通人接触到这股黑光的话,恐怕就会在瞬间成为黑光的俘虏了。

    想必,基西莉亚便是如此堕落的吧!

    “夏亚大校!担架拿来了!”

    医护人员的声音正好在这时从外面传了进来。

    “稍等!”

    何莫名随口应付了一声后,回过头,一边轻柔地拍着哈曼的背部,一边安慰道:

    “已经没事了!哈曼。我们现在正在阿克西斯里面。这里已经安全了!不会有人再会让你感觉到死亡了。”

    在何莫名的安慰之下,因恐惧而哭泣的哈曼柔弱地抬起头,看着何莫名问道:

    “真的吗?夏亚大校!我们都是!你不许骗我!”

    何莫名点了点头,轻轻一笑,一边抬手抹去了哈曼眼角的泪水,一边说道:

    “不骗你!哈曼。我不是说过了吗?哈曼卡恩,由我来守护。”

    “真的?”

    “真的!”何莫名正色道。随后,何莫名侧身,拉着哈曼的右手,用脚轻轻一点,便带着哈曼飞出了卡碧尼的驾驶舱。

    “夏亚大校!哈曼大人!你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一看到何莫名和哈曼一起离开了卡碧尼的驾驶舱,隐隐中带着忧色的众人也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面色。

    “嗯!在刚才的战斗中,哈曼受到了一些冲击,现在神志或许有些不清醒,你们最好安排人手为哈曼检查一下身体。”

    何莫名面色严肃,低声地在医疗小组的组长耳边吩咐道。

    “是!夏亚大校。我立刻去做!”

    作为医疗小组组长,何莫名的话中意思,他自然能够领会到。

    于是,在何莫名再三的安慰并作出了无数保证后,变得十分柔弱的哈曼最终还是在医疗小组的簇拥下,离开了格纳库。

    “卡碧尼的浮游炮会被抢夺的话,那么,也就代表刹帝利的浮游炮也有可能会被基西莉亚抢夺。”

    何莫名打量着失去了所有浮游炮的卡碧尼,心中暗暗盘算着。

    “若是菲尼克斯高达在这里就好了,就算基西莉亚再闹出更大的乱子,也能够将她一刀给劈了。”

    在何莫名暗暗叹息时,整备班的班长突然来到了何莫名身边。

    “夏亚大校。卡碧尼的战斗数据,我刚才看了。不知道大校,你是不是在担心刹帝利的浮游炮也会被抢夺?”

    “嗯。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何莫名坦然地承认了这一点。

    “我没有想到任何办法。只是,在阿蕾特跟随舰队里面之前,她特地交待我一句话。说是如果夏亚大校有需要的话,便把3号仓库的机体给拉出来。”整备班的班长一边皱着眉头,一边说道。

    “三号仓库?”

    “是的。三号仓库的机体明明还只是出于测试阶段,并没有满足实战需求才对。”还没有等何莫名问出个究竟,整备班班长自己倒纠结了起来。

    “打开让我看一看吧!”

    何莫名回头看了一眼刹帝利后,便做出了决定。

    “咔!”

    “轰隆隆!”

    随着三号仓库的巨大闸门的缓缓打开,一架有着与一年战争期间,立下赫赫威名的扎古极为相似,但更为狰狞,更为厚实的红色机体便出现在了何莫名的眼前。

    “这是,扎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