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优德娱乐网(www.zhangmengxia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赌球的外围网站安全吗: 第824章 重新求婚

    ♂

    这一句话让欧广盛的脸色变得难看,欧家长子的身份,欧祁如此不屑一顾,在他的心里面,把欧家放在了哪里?

    欧广盛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依旧怒气难消,抬脚把沙发踹翻。(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马路上,迈巴赫汽车里。

    安可可紧张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耳边想起的都是欧广盛哼哼怒不可遏的声音:以后和欧家没有任何关系。

    不想欧祁和家里面决裂,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相比起她的紧张兮兮,欧祁则是若无其事,甚至还有心情打开音乐,听起了歌。

    “老公,你和你爸爸吵架了,你不担心吗?”安可可,小心翼翼的问道。

    欧祁一挑眉,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我们两个又不是没吵过架,这有什么可在意的,没有事的,你放心,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不严重?欧广盛都把他扫地出门了,这还不严重。安可可不知道欧祁怎么会这么神经大条,她是真的紧张死了,低着头想着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够缓和欧祁和欧广盛的父子关系。

    欧祁抬起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丝,好笑的说道:“今天不许生气,不许难过,必须要开开心心的。”

    “为什么今天不许难过?”安可可下意识地反问道:“因为我,你和爸爸吵架了,我怎么还能高兴得起来,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这么神经大条吗?”

    神经大条?这是第一次有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欧祁。

    “傻丫头,你真的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欧祁轻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带着一丝丝的魅惑。

    安可可明显的一愣,今天是什么日子?她仔细的想了想,才猛然瞪大了眼睛,“今天是五月二十,是我的生日。”

    欧祁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真笨,连自己的生日都可以忘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大咧咧的女人,偏偏这女人还是他的老婆。

    如果不是刚好前几天看到了她的身份证,欧祁还不知道她的生日。

    原本以为,安可可会和他提起的,可是等了那么多天,安可可却一个字都没有提起。原来安可可是忘记了。

    “好多年没有真正的过生日,我都已经忘记了呢。”安可可没有多想,小声的呢喃着。

    在黄家的这几年,每一年她的生日都没有像安婷婷那样的大操大办过,甚至是连一个蛋糕都没有。

    认识林云云以后,只有林云云会陪着她一起过生日,昨天又发生了李正元的事情,恐怕林云云也忘记了吧。不然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一条短信。

    欧祁的心狠狠地一痛,同样是女孩子,他的妹妹每年过生日,都会收礼物收到手软,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而这样的生日在安可可看来,却成了奢侈。

    “这个生日,老公和你一起过。”欧祁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一脚油门,把汽车开得更快。

    “生日不需要怎么过,你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安可可说道,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没有心情过生日。

    欧祁摇了摇头,固执的看了安可可一眼,这是安可可和他结婚以后的第一个生日,怎么能够草率的度过?

    “那你打算怎么给我过生日?”安可可有了些许的期待,黑白分明的眼眸望着欧祁。

    “和你一起吃个饭,买个蛋糕,还能怎么过?”欧祁一边开车,一边随意的说道。

    “好吧。”安可可眼睛里闪过明显的失落,却没有多说什么,安慰自己这样也不错了。

    相比起在安家的没有人陪着她一起过生日,能够有欧祁和她一起度过,已经很好了。

    欧祁把安可可眼睛里的失落看在了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

    汽车在一家珠宝店的门口停了下来,安可可微微的一愣。这家珠宝店,她和欧祁一起来过,就是在这里欧祁给她买了戒指,最普通的那一种。

    “下车,愣在车里做什么?”欧祁下了车,好笑的看着车里的安可可,对着她伸出手。

    “来这里做什么?”安可可下意识的问道,把手放在了欧祁的手里。

    欧祁拉着她的手走进了珠宝店,一路上引来了许多顾客的侧目,两个人男才女貌,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加上两个人身上精致的衣服,更给他们增色了不少。

    “你不用送我什么东西,我什么也不缺。你不觉得过生日买珠宝,太奢侈了嘛?”安可可挣扎着想要回去,却被欧祁固执地牵着手,根本不让她挣脱。

    安可可惊讶的发现,欧祁竟然把她带到了当初一起选戒指的柜组,而且这是专门卖钻戒的柜组。

    当时,安可可嫌钻戒太贵,领着欧祁去买了最普通的黄金戒指。

    安可可怔怔的看着那些光彩夺目的钻戒,姚松把一大束鲜红的玫瑰递到了欧祁的手里。

    “老婆,本来准备今天早上提前买好了戒指送给你的,可是临时有事耽搁了,只能直接带你来这里选戒指了,嫁给我,好吗?”欧祁单膝跪在了安可可的面前,鲜红的玫瑰高高的举起。

    安可可心跳快到了极点,看着眼前娇艳的红梅管,只感觉有一瞬间不真实的眩晕,欧祁在和她求婚吗?可是……

    “答不答应?”欧祁拉了拉她的手,不满小女人的出身,大声的问道。

    “老公,不要闹,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安可可无奈的笑了笑,一点儿也不懂得风情的说道。

    欧祁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是自己的表白方式不够让安可可感动,还是这个女人神经太大条了?换作其他的女人,不是应该感动的痛哭流涕吗?

    欧祁想了想,才接着说道:“我说过,结婚的时候,我说过等我有了钱就给你换好一点儿的婚戒,现在我有钱了,我要把最好的婚戒送给你,顺便补个求婚。”

    欧祁的声音轻柔,漆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安可可,固执的跪在地上,“老婆,我向你求婚,嫁给我好吗?”

    老婆我向你求婚,嫁给我好吗?

    听着欧祁的话,安可可只感觉眼睛有些湿润,控制不住的泪水滴答着落了下来。

    “好。”安可可点了点头。